杀死那个庄稼人

同里间的破房子里住着一条没有名字的老狗,每当有人经过,它都会象征性的犬叫两声,有人说它寂寞了,有人说它该去找一条母狗,这样就会安静些。

可狗的思想又有谁懂呢?说不定它只是在埋怨过路人人太过噪杂,惊扰了它的美梦。又或者是它只是渴了饿了,希望人们给它一点儿吃的,谁知道呢?

老杨住在老狗的隔壁,是个很老实的种地人,只有他会带给老狗一些果腹的食物,他说,老狗的主人生前救过他的命。狗主人也没有子孙,那就报答这条狗吧,可也是条生命。

这天儿又暗了下来,本就幽静的村子显得更加阴沉。

今年的收成不太好,上半年闹旱灾,下半年闹水灾,老天爷是要跟老杨作对似得,除了那半袋子苞米,一点儿吃的都没了。

“给,还新鲜着呢”,菜贩子阿山递给老杨一篓子菜叶儿。

老杨掂了掂,嘴里傻呼呼嘀咕着:“大村儿好,这是我儿子,我的好儿子"。

老杨早早的就到了集上蹲着,等着收集的时候能捡点儿还算新鲜的叶子,回家就着苞米糊糊能饱餐一顿,未了还能给老狗一口,日子也就这么凑合着过了一年又一年。

阿山在县城里读过几年书,算的上是村子里的知识分子。

四年级的时候家里老娘重病,就辍学继承家里的菜摊儿,挑起了养家糊口的担子。阿山为人心善,也就他愿意和老杨搭话,虽然老杨没应过他,倒也不在意,犯不着和一个傻子计较。

大村儿是老狗的主人,是个被爹妈丢弃的痴呆儿,去集上捡吃食的时候阿山送他一条流浪狗,他拿命养着,把屋子腾给了一只狗,自己在旁边搭了个窝,勉强能住人。

说到这狗,也是个命不好的狗。

本应在主子家里吃香的喝辣的就此过完一生,偏偏贪玩儿,没看好小主子,让小主子从炕上摔了下来,脑瓜子着地,傻了。

家里医治了几年也不见好,就随他去了,小县城里哪儿有什么好条件,这一家就这么完了,独苗儿啊,惨咯。

老杨刚从地里回来,大村儿的狗不知从哪里窜出来对着老杨的腿脖子就是一口,老杨又疼又慌:“村儿,大村儿,我的好儿子啊,别咬我,别咬我啊,我给你糊糊吃,乖哦,乖哦。”

许是狗有了灵性,松开嘴撒欢儿跑了开去。

大村儿死了。

老狗只叫了两声就住进了大村儿的房子,那时候老狗还不算老。

后来城里来了人,带走了老杨的遗物。

大村儿临死前告诉老杨,这狗喜欢吃苞米,叫两声是饿了。

老杨死的时候告诉村子里的年轻人,这老狗啊,也想大村儿咯,死吧死吧,都死了也就解脱了。

同里间的房子里没有老狗,住着一个庄稼人,叫老杨,没人知道他到底叫什么名字,只有个婆婆偶尔唤他大村儿,想必是叫杨村吧。

这婆婆也挺是奇怪,总是自言自语,不与人说话,但特别喜欢小孩儿,经常蹲在村口的枣树下给孩子们讲故事。

听婆婆提起,三十年前,这杨家也算是个小康家庭,靠倒卖蔬菜起家。

杨村17岁的时候家里就给他找了个邻村的漂亮媳妇儿,嘴甜还做的一手好菜,邻里有啥喜事儿都请她去帮忙。杨村对这媳妇儿宝贝的不得了,重活都不让她干,怀孕的时候怕媳妇儿无趣,就买了条狗陪着。

也是命苦啊!孩子出生不到半年就傻了,从炕上摔下来去了半条命,救回来也是个傻子。

杨村执意要丢了重新生一个,他媳妇儿却不肯,这事儿闹了几年也没个结果,最后杨村还是背着媳妇把孩子给丢了。

从此啊,这漂亮媳妇就跟丢了魂儿似得,满城找儿子,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儿子找没找到。这杨村,没了儿子,媳妇也跟着不见了,造孽哟。

“婆婆,那后来呢?”

“后来呀!后来?后来呢?我儿子去哪里了?我的儿子啊,我苦命的儿子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