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灵格2016中国行丨北京站 媒体见面会专访环节

海灵格2016中国行丨北京站 媒体见面会专访环节

2016-06-27

海爷爷携团队接受采访

海灵格专访环节

开场

主持人:所以我们很荣幸请到伯特·海灵格先生和索菲女士和海灵格的团队。特别是海灵格先生对中国人民和中国文化,他有特殊的感情。他十分推崇我们古代老子的事情,就是道的事情。所以我想也是比较有缘,跟中国比较有缘。既是请到海灵格夫妇这个团队,是在北京做三天的工作访,然后到杭州做三天的工作访。

由于海灵格先生对中国人民的友好感情,他要求在收费的工作访之前,各办一场免费的公开课,就像今天下午。我想他也是想让更多的中国人来了解和学习,来分享海灵格的智慧、经验和体会,来更多的分享海灵格学校、海灵格团队的创新思想的方法。我讲得太多了,把话都交给海灵格先生、索菲女士。我们的掌声再热烈一点。

伯特·海灵格:我在这里能够和大家讲话,我觉得十分容幸。与我的妻子索菲一起,家族系统的排列是我自己多年前的一个发现。所以我有一位朋友叫做美国(音),他写了第一部与家族系统排列有关的书。他在工作访当中,观察了我用家族系统排列所做的事情。接下来在全世界家族系统排列,对于许多人来讲都变得很重要了。

所以问题是家族系统排列是什么?过去没有任何人知道它是什么样子的,因此我就开始设立排列。这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同时家族系统排列也得到了发展。现在很多人学习、了解了家族系统排列,他们试着去给予他们自己的维度。我也将家族系统排列发展的越来越远,因此在这里,在中国,我们要展示新的家族系统排列

索菲和我会手把手的展示,这个就是现在你们可以在中国期待的。当然,有很多给别人做家排的人不了解什么是家排?他们用他们自己的方式做,有些人还需对其他人讲,告诉别人什么是正确的家族系统排列。他们在讲之前自己甚至都没有看过,有一个很大的排列,排列当中有很多人。他们想要通过这个很大的排列去展示家族系统排列是什么,但是很少有人看了我给他们展示家族系统排列。

现在和索菲一起,我会把家族系统排列展示给中国人。现在我是一个中国人吗?我是。因为在这里,人们所提到的就是我不断的在一个新的维度里所展示的。所以有很多做家族系统排列的人,他们到这里来,希望能够辨别什么是真正的家族系统排列,有时候不知道家族系统排列真正是什么。

现在我如何做家族系统排列?关于家族系统排列,我会展示一些什么?我展示的时候,一个词也不说,新家族系统排列是静默的排列。这样我们所有人都能够看到我们是如何被带入一个生命的不同维度的,这就将会是我所展示的。对于新的家族系统排列,我能讲的就这么多了。你们所有的人都可以看,看他真正会展示什么,我说了重要的话。

问答环节

主持人:欢迎来到我们的提问采访环节,所以现在我们可以以提问来开始了。

记者:您好,伯特·海灵格先生,首先非常感谢您不远万里在夏日炎炎中来到我们的中国。我们手里都拿着您最新的一本著作《洞悉孩子的灵魂》,通常我们了解到我们的家族系统排列,都是作用于成年人的个人成长与心灵的疗愈。所以我们很好奇当家族系统排列作用于儿童和切换模式上的时候,会发生怎样的不同和故事?

所以我们想请您介绍一些,您这些年来和孩子一起工作的一些经历,以及您在这方面的一些研究成果,谢谢。

伯特·海灵格: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那些给别人做家族系统排列的人知道我吗?或者认识我吗?他们做好准备听我讲了吗?或者他们追随的是自己对于家族系统排列的想法、看法,这就是问题。在这里我就会听到这样的问题,家族系统排列是什么?家族系统排列展示的是什么样的方式?家族系统排列的秘密,家族系统排列的秘密是什么?比如说我在这里给别人做排列,经常我对于家族系统排列什么也不讲,我一句话也不说,就是展示出来。新家族系统排列很大程度上讲是静默的,对于每个人来讲,都自然而然的消化,并不需要去解释。还有其他问题吗?

记者:我们知道就是中国的道教对您影响很深,所以我们想知道是什么机缘让您接触到中国道教的?然后道教的思想是如何影响到您的这个家族系统排列?谢谢。

伯特·海灵格:没有人知道《道德经》,或者说没有人了解《道德经》,《道德经》是一个谜洞,没有人知道他将带领我们走得多远。因此我经常阅读《道德经》,我可能读了一百遍了,但是我不理解它。这个维度是没有任何人可以真的跨过去的,如果我们在这里展示家族系统排列,我的灵魂当中永远都有着《道德经》。

因此在中国人当中,他们每个人的灵魂当中也了解《道德经》,而我了解的比他们每个人都少。以这样的方式和索菲一起,我们一起到另一个维度去。因此像家族系统排列,它就可以带领我们到另一个维度,不断的继续、继续、继续。我们是被《道德经》所引导的,以谦卑的方式。还有其他问题吗?

记者:我想问两个问题,第一个就是我在伯特·海灵格先生的书里边,也看到在家排的过程中,可能会需要经常会看到一个被堕胎的孩子。那我们就是说这个被堕胎的孩子在这个家排中,我们应该是怎样去看见他的?除了他,还应该看见什么?

伯特·海灵格:我来回答,家族系统排列正如我和索菲将在这里展示一样,经常发生的是不需要任何语言他们就展示了,他永远没有结束,这就是为什么在我的灵魂当中我跟随《道德经》。因此经常我不需要对家族系统排列说任何话,索菲和我展示出来,我们能展示多少,就展示多少。我是以一种十分谦卑的方式看《道德经》的,因此我们可以不讲任何话而展示一个排列。

因此有人举手说他想和我们做一个家族系统排列。所以我不去问他他的议题是什么,他的兴趣是什么,所以他坐在我的身边。然后我从其他人中选一个人,我告诉他们,他们要站在哪里。突然之间他们就被另一个维度所移动了,他们会以一个移动为开始。他们一步一步的被其他的东西所引领。然后议题对每一个人来讲就都清晰了,然后我就停止排列,什么话也不说,我只是偶尔加一点点东西,然后我就停下来。那里有那么多的人,有多少人呢?不止七百个。没有任何人能说的出任何话,他们都被往这个方向移动了。他们了解最精髓和根本的东西,什么都不用说。所以我不问他们议题是什么?他们的议题通过移动已经展示出来了。他们和我都被利与不利(音)所移动,这个是比家族系统排列更伟大的。

我可以多讲一点,但是我不知道是不是现在。你是否可以跟的上,是否可以理解家族系统排列它的秘密以及它服务于谁的。我认为我讲的够多了。

记者:第二个问题我看到有报道说海灵格先生在全世界各地做的工作访中,好象中国女性在排列过程中会展现出来的悲痛会更剧烈一些,在此做一个求证是这样吗?如果是这样的话,他怎么看?谢谢。

伯特·海灵格:我可以给你讲一个故事,和索菲一起讲。不久前我们在伊尔库兹克(音)做了一场工作访,俄罗斯。那里有一位女士,那位女士对索菲说她有一些困难,因为她堕胎了一个孩子。我当时觉得索菲来讲会比较好一些,因为她处理了很多流产的案例。

索菲:这个排列是这样的,这位女士的问题是她想有一个孩子,但是没能有孩子,一直没能有。她是否以前有过孩子,或者她以前有意愿有过孩子的时候,她说是的。所以我不再继续特别讲这个排列,是因为世界上这个是为所有女人所做的。最终所有的男士和女士都参与到一个移动当中,当女人们觉察到自己做了什么之后,痛苦就变得非常的深。那一个被堕掉的孩子只是身体上面死去了,但是在灵性层面上孩子仍然在长。因此我想回到之前所问的问题,我们如何与孩子工作,在意识层面上孩子并不是一个孩子,或者一个成年人,成年人是过去当过孩子的人。这个人说我是一个孤独的孩子,问题是这是真的吗?如果不是这样的话,那么所有死去的兄弟姐妹都对现在是成年人的人产生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如果说那些死去的兄弟姐妹没有被看到的话,这个活着的人,他的人生当中会遇到很多的困难,甚至有疾病发生。即使那个人去世了,那个人没有离开,虽然身体很早以前就离开了,那我们如何与孩子工作呢?比如说有一些注意力缺陷的孩子,我们会设立排列,在排列当中会排出所有的兄弟姐妹并且按照次序,然后这个孩子就可以平静了。这个孩子知道也许我不是第一个孩子,我是第五个,这个孩子就可以获得和平了。或者我们邀请所有逝去的兄弟姐妹都一起来到这个教室。或者我们邀请父母过来,不是说身体上,孩子马上就会平静下来。

所以我就再重复一遍,孩子只是身体上是一个孩子。家长们没有能力向孩子隐瞒任何事情,在更高的层面他们知道一切。如果孩子爱惹麻烦的话,这已经展示除了在这个家庭当中有很大的失序。系统排列是在一个系统当中建立秩序,一旦序位被重新建立起来了,幸福的大门就敞开了,成功的大门也敞开了,健康的大门也敞开了。所以这是我的总结性的回答。

记者:尊敬的海灵格先生,亲爱的索菲欢迎来到中国,我有一个问题关于女性的问题想请问您。女人总是要求男人或者自己的伴侣来符合自己的要求,如果是不符合的话,就会非常不满意。这种习惯是意味着什么呢?谢谢。

伯特·海灵格:在第一位的永远都是母亲,只有当孩子出生几年之后男人才变得重要,男人就去支持母亲,谢谢。

主持人:因为外边还有学员,我们媒体再来最后一个短的问题。我们欢迎媒体朋友们后面可以跟着听我们的公开课,多理解,多听。

记者我的问题是,我不知道海灵格先生怎么看比如家族系统排列和占星学之间的关系,占星学可以看出来家族占星当中,这个人可能是他的家族,可能是他的祖父去世了,再回到这个家族,会不会有这样重新的序位的出现这样的?

我在占星当中看出来说比如说会有这个家族当中的长辈去世之后再回到这个家族当中,从家排当中有没有可能出现这样的问题?这个序位会怎么改变之类的?

伯特·海灵格:对此我要讲一讲,所有的占星都是一场游戏,好了,我能讲的全讲了。

主持人:谢谢大家,下午三点马上就有公开课,另外让海灵格夫妇稍微休息一下,我们欢迎记者朋友继续接着听。谢谢。

---the end---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