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书包

字数 3175阅读 52

好像很多人都有过这样一段时光,因为一个人的存在,而想要变成更好的人。

合上书,小心的移动椅子,看着已经空空的座位,犹豫再三,还是决定回去。

图书馆有六层,中间有一部电梯,下楼的时候往下看了看,她在人群里,正拿着手机在看着什么。偷偷的躲在人群后面,直到电梯门关上那一刻,也没有敢上前打一声招呼。

电梯速度很快,急忙背起那个旧旧的灰色书包,匆匆从楼梯往下跑,因为二楼有个走廊可以直接看到一楼大厅。

图片发自简书App


二楼设计很妙,楼梯口出来时,站在那个“应急通道”口就可以往下把一楼尽收眼底。急急忙忙往下赶,她正好出电梯,站在那里可以看到她,一支手拉着身上红色书包的肩带,一手拿着手机啪啪的回复着什么。看得有些痴了,直到她消失在图书馆门口。你看,一切刚刚好。

四楼到二楼还是有点距离的,因为跑的急,下楼的时候崴到了左脚小拇指,可能是因为着急,开始没觉着有什么,渐渐的便感到有些痛了,图书馆看书的人很多,没有勇气脱下鞋子去给小拇指做拉伸,于是只好一拐一拐的跑去按二楼的电梯门。

忍着痛出了图书馆,伸长脖子往四下看了看,却已找不到她的身影了,心里有些失望,使劲踹了下旁边碗口大的树木,顿时招来保安大叔的一阵呵斥,唯唯诺诺承认错误,保证没有下次了,这才逃过一劫。

图书馆出门是个三岔口,往前往右都可以去二食堂,往左可以到一食堂,进校以来,便挨着二食堂住着,熟悉些,便放弃了往左的路线,前和右各有便利,思量再三,一瘸一拐的往右走。

二食堂底下有个药店,买了一点云南白药,老板真黑,一小瓶喷雾硬是要四十八。出了药店门口,很是对开药的资本家诅咒了一番。脚很痛,人同样也很多,没办法,只能继续忍着。

二食堂共有两层,二年来所有小店轮流吃了个便,唯独钟爱二楼的“川湘盖饭与右侧的快餐”,食堂没有电梯,上去只能走楼梯,尽管没多长,但是带着受伤的左脚,还是有点望而生畏。

犹豫着要不要上去,前面出现了一抹红,于是暗暗的想着,想着她默默看书,时而凝笑,时而思考的样子,便不觉那么痛了。用四拇指在鞋子里死死的对小拇指进行镇压,用四指走路(四拇指按在小拇指上面,诺大脚掌便只余四指)的方式登上了二楼。

食堂人很多,很是热闹,径直往快餐走去,只因为这家店离门口更近些。

“鸡肉,豆角,土豆,白菜”快递的选好几样菜,拿给店家称,不多不少,9块整,刚刚好。看着还在选菜的男男女女,心里暗自得意(快餐店所有菜品全是按斤算,用电子秤称,做过一个调查,好多食客们都把握不好食用量而多挑了好多,往往这类的就只能浪费掉了。大概是因为吃的久了,就掌握了每次拿9块量的本领,大约也是项技能了,则个先鼓励自己)

拿着盒饭,乘着没人注意,迅速的拿起一个饭盒,在免费提供的汤里捞来捞去,看到有排骨在勺里了,才勉为其难的往饭盒装着汤,心里哈哈直笑(其实这事也不是经常干,也没有什么挑食癖好,只是单纯的觉着好玩,有时会为舀到了一大碗免费的排骨而高兴一整天,满足感爆棚的那种)。

端着饭,正犹豫该占哪个桌子好,她又出现在视野,心扑通扑通的越来越快的跳着, 她在最左边小店排着队,前面有好几个人挡着,看着店家慢腾腾的速度,如果能,真想上去给老板说:“你丫的,这么慢,还开什么店啊,快点,不然揍你丫的。”

找个她不容易看见的地方坐下,我也不吃,拿出手机装着正在认真玩的样子,眼睛狠狠的盯着她,似乎有感应,她回头看了看。于是,赶快低下头,呼呼的扒拉着饭。吃得有些急,有些快,连嚼的动作都没有,直接就吞了下去,直到她回了头,才敢抬头拿起装满排骨的汤喝以避免消化不良。

喝完汤,又开始假装正在吃的样子,默默的盯着眼前的那个身影。

图片发自简书App


有时,我会想,如果允许,我能这样看一天。

前段时间,和朋友们聊起“恋人”这个话题,有人说起:“当你爱上一个人时,你会在她身上看见彩虹,会发光的彩虹。”那时,我觉着他们都在开玩笑,“发光”那岂不是要成佛或是给人家涂荧光粉了。

现在,我也能看见彩虹了,那么炫目夺彩

时间总是匆匆,她接过老板打包好的饭,便往楼下去了,我有些着急,急忙跑到走廊望下看,等了一会儿,她提着饭往宿舍走去,红色书包很轻快,步伐也很轻快。我望得有些痴了,直到她消失在进入宿舍的那个岔路口。这时才想起,自己的饭还没有吃完,回到座位一看,庆幸没有被阿姨收走,扒拉了几口,心空空的,却没什么胃口了。

回到宿舍,把自己往床上一扔,准备日常午休,翻来覆去也睡不着,心心念念都是红色、红色、红色。

想着便爬下床,使劲的往小拇指喷了好几口喷剂,套上袜子,拿上书包匆匆往图书馆去了。神奇的是,从宿舍到图书馆三四千米距离,我是跑着过去的。

还是原来的位置,可以悄悄看着她的位置,拿着最喜欢的飞野姐姐的书,无力的乱翻着,眼睛转来转去。

等啊等啊,也不见她来,莫明的,心里竟有些空空的

下午3点,她才姗姗来迟,似乎遇到了什么难事,她拿着手机和谁打着电话,声音有些大,可能是觉察到了有些不妥,捂着电话去了厕所。于是,自己空空的心添加了些担心。

很快,她回来了,头发有些乱。自己低着头偷偷的观察着她,尽力的用自己200度近视眼去仔细的瞧着,然而距离有些远,加上她这次是背对着的,便看不出什么了。

很想冲上前去说:“怎么了,我可以帮你做些什么的。”但是自己以什么身份去关心呢?于是只能默默的看着,祈祷着,揪心着,希望她一切安好。

图片发自简书App


冬季江城天黑很快,不像家乡,七八点才黑透。

当图书馆的灯光越来越亮的时候,我知道,又到了一晚上的分别时间了。偷偷的跟在她后面,偷偷的看着她坐电梯下楼,偷偷的在二楼看她出电梯,出图书馆,然后扬长而去。

悄悄的张了张手,对着她消失的方向默默的说声“明天见”。

韩飞野在回答好友“因为独身一人,是不是更加寂寞孤独呢?”的提问的时候说“孤独不就是独身者人生包裹中的一件物品吗?就像玫瑰必然与刺相伴一样,独身和孤独是被捆绑在一起的。我不可能单单选择自由,而把孤独抛弃。自由不是独立包装的,它必须与孤独捆绑销售。”

所以,属于我的孤独也会存在。我只能承认它的存在,与它一同生活。就像夏天会有酷暑,冬天会有严寒一样,感到孤独寂寞的时候,我就会想,又来了。

前段时间问自己,想成为什么样的人。好像年少时,我们总想要变成除了自己以外的任何一人,想现在越来越想要试着接纳自己,接纳自己全部丑陋与美丽得灵魂,想要诚实表达自己,喜欢就说喜欢,不喜欢就说不喜欢。想要不顾忌,开心了就放声笑,伤心了就给自己时间治疗。

前段时间问自己,想成为什么样的人。好像年少时,我们总想要变成除了自己以外的任何一人,想现在越来越想要试着接纳自己,接纳自己全部丑陋与美丽得灵魂,想要诚实表达自己,喜欢就说喜欢,不喜欢就说不喜欢。想要不顾忌,开心了就放声笑,伤心了就给自己时间治疗。

前段时间问自己,想成为什么样的人。好像年少时,我们总想要变成除了自己以外的任何一人,想现在越来越想要试着接纳自己,接纳自己全部丑陋与美丽得灵魂,想要诚实表达自己,喜欢就说喜欢,不喜欢就说不喜欢。想要不顾忌,开心了就放声笑,伤心了就给自己时间治疗。

这样想着,便又开心了起来。

下课的时候,悄悄放缓脚步,待她近了又提心吊胆起来,慌慌的往前走着。

人群过多的时候,只能赶快往寝室赶,放下东西然后又急急忙忙冲下楼去,往来路的地方走去,期许再次遇见。熟人看见了就招呼“干嘛去呀?”装作云淡风轻的模样轻声回答“去吃饭。”又问:“回来的时候怎么不买?”有些急了,就只能紧张的回答“人太多了,挤不进去。”那一刻,自己一定是红了脸的。

电影《志明与春娇》中,张志明说:我小时侯就很喜欢吃便利店的肉酱意粉。那时候很多人都问我,你为什那么喜欢吃?它真的是有点咸,肉也不多。喜欢,就是喜欢,我自己喜欢的就是最好的。我喜欢她是因为,我觉得她好,她什么都好。

这样想着,自己就有了勇气,看着人一茬一茬的迎面而来,抬头、挺胸,骄傲的逆流而上。

嘘,小心哦,亲爱的,有一个人在角落里看着你呢。他像勇士像演员像小偷,就这样悄悄的看着你。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