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的日月(二)

第二天醒转,已是早上九点。这一觉竟睡得出奇的安稳,连续一个星期闯入梦境的那个人,却在这个雨夜没有出现。

揉一揉惺忪的眼睛,扭头向窗户的方向,不强却足够晃眼的光线大喇喇地照在脸上,下意识用手覆盖上双眼,只留一条缝,才记起昨天晚上忘了拉上窗帘。

雨还在下着,较之昨夜温和了很多。

梁霄对阴雨天有着莫名的喜爱,拉上窗帘,让整个卧室陷于刚刚好的昏暗之中,点上落地灯,躺在床上可以睡一天,是莫大的享受。可是昨晚和今天的雨让她烦躁,却说不出来由。

翻了个身,想再赖会儿床,手机铃声却不合时宜地响起。在心里骂了一句,也不管是谁,直接伸手摸到枕下的手机挂掉。几秒后,铃声再次不厌其烦地响起,梁霄心想,哪个家伙大清早的找抽,却也只好妥协,拿起手机,划开接听。

“喂”,那边的人说了一个音节。

脑子里的一根弦“嘭”地绷紧,身体一下子僵硬起来,这个声音,即使对方只说了一个字,她也能分辨出来。

手微微颤抖着,把手机移到眼前,一串熟悉的号码闯入视线。两年过去了,有时候她突然想起来,觉得自己已经忘了,结果还是无比顺利地背了出来,这个时候总是感叹自己的记忆力还是那么没有原则。

“喂?” 见这边迟迟没有说话,电话里的人又问了一句。

反应过来以后,“啪”地挂断电话,将手机静音,扔到桌子上。梁霄顾不上什么礼貌,直觉让她这么做了。

头脑嗡嗡的,手指还在颤抖着,她试着不断深呼吸来让自己冷静下来,却感觉整个脑袋涨得厉害,仿佛下一秒就要像鼓满了气的气球一样爆掉。她一屁股从床上弹起来,拖鞋都没穿就冲进卫生间,拧开水龙头,捧了一把凉水往脸上拍,冰凉的水让皮肤的温度骤然降下来,抬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头呆毛诡异地乱着,不甚清明的眼睛下面两抹乌黑,嘴唇干得发白,右边脸颊一颗新鲜的痘痘鼓鼓地立着。盯了半晌,镜子里的人扯了扯嘴角,硬是笑了出来。

笑屁啊。


梁霄把自己洗漱好,回到卧室,鬼使神差地朝着桌子上的手机走去,心里竟然在隐隐地期待着什么。意识到自己不该有的想法的时候,手指已经不由自主地划开了屏幕。

一条信息,发件人是刚才的那个号码。

“你在杭州吗?”

——果然是他。

毫不犹豫删除了信息,梁霄想,这样算是回复了吧。

何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