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记》研读385:西南夷列传(一)


      西南夷列传(一)



西南夷国家的君长用十来计数,其中夜郎国最大;夜郎以西的靡莫夷国家也用十来计数,其中滇国最大;从滇国以北的君长也用十来计数,其中邛国最大:这里的人都头梳锥髻,以耕田为业,有聚集在一起的城池和村落。再往西从同师以东,北面直到楪(音dié,谍)榆,名叫巂(音xī,西)、昆明,这里的人都把头发扎成辫子,随着牲畜迁徙,不常在一个地方定居,也没有君长,地区方圆达到数千里。

从巂往东北,君长用十来计数,其中徙、筰最大;从筰再往东北,君长用十来计数,其中冉駹(音máng,忙)最大。这里的百姓习俗,有的是士箸,有的四处迁徙,位置在蜀国以西。从冉駹往东北,君长也用十来计数,其中白马最大,他们属于氐族人。这些都是巴蜀西南外的蛮夷。

在楚威王时期,曾经派将军庄峤(?~公元前256年)率军沿着长江往上,攻略巴郡和黔中郡的西面。庄峤是原楚庄王的后裔,他一直前进到滇池。这里土地方圆三百里,旁边是平坦的土地,肥沃富饶的地区达数千里,他依靠兵威把这里划入楚国疆域。庄峤正想返回报告,却碰到秦军夺占了楚国的巴郡和黔中郡,道路被堵塞。他只好返回,率领自己的部众在滇地称王,改变服装,遵循当地的习俗,成为当地的统治者。



秦朝时,常頞(音è,扼)攻略并修通了五尺道,在一些国家中设置官吏管辖。十多年后,秦朝灭亡。汉朝兴起后,舍弃了这些国家,而将蜀郡原来的边塞作为边境。巴蜀的百姓经常偷偷越过边塞做生意,换取筰马、僰(音bō,波)国奴隶、牦牛等商品,因此巴蜀都很殷富。

公元前135年,大行令王恢进攻东越,东越人杀掉东越王郢后报告汉朝,王恢借助兵威,派鄱阳县唐蒙告诉南越他们出兵的意图。南越人拿出平时食用的蜀地枸酱给唐蒙吃,唐蒙吃完,感觉味道鲜美,就问这东西是从哪里来的。当地人回答说:“取道西北经过牂柯,牂柯江宽达数里,然后流到番禺城下。”

唐蒙回到长安后,询问蜀地的商人。商人们说:“只有蜀地出产枸酱,当地人很多偷偷拿到夜郎去卖。夜郎国紧邻着牂柯江,这条江宽达一百多步,能行大船,向西一直到达同师,南越想拿出财物贿赂役使夜郎作为属国,但没能让夜郎臣服。”

唐蒙就上书汉武帝说:“南越王平时违规使用黄屋左纛,土地东西长达一万多里,名为外臣,实际上只是一个州郡的规模。现在从长沙和豫章出发,水道很难行进。我私下里听说夜郎有很多精兵,加起来有十多万,如果浮船沿着牂柯江进攻,趁其不备、出其不意进兵,这是一着意想不到的制服南越的妙着。凭借汉朝之强,巴蜀之饶,开通夜郎国的道路,设置官吏管辖,这事很容易。”

汉武帝答应下来,封唐蒙为郎中将,率领数千人,负责运送粮草辎重的有一万多人,从巴蜀筰关进入,见到了夜郎侯多同。唐蒙赏赐给他很多财物,晓喻汉朝的威德,约定给他们派驻官吏,把多同的儿子封为县令。夜郎旁边的小城都贪图汉朝的缯帛,认为到达汉朝的道路难险,汉军肯定不能攻占他们,就接受了唐蒙的条件。唐蒙派人到长安报告汉武帝,汉武帝把令郎国改设为犍为郡,征发巴蜀的军兵修建道路,从僰道直指牂柯江。

蜀郡人司马相如也对汉武帝说,西夷的邛、筰可以设置为汉郡。汉武帝就派司马相如以郎中将的身份前往任命,就像其他南夷一样,设置了一名都尉,下辖十多个县,隶属于蜀郡。



黄其军

      作于2020年11月26日(古历庚子年十月十二)

    文中照片来源于网络,对作者的辛勤劳动表示衷心的感谢!


近期同类文章链接:

朝鲜列传

东越列传

南越列传(三)

南越列传(二)

南越列传(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