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黑请闭眼,医生请杀人(14)

杀手可以选择自爆,从而让本轮不经过发言直接进入黑夜

所有人同时睁开了眼睛。

少帮主不可思议地看了看周围,居然他没有被放逐到上帝视角的空间中去,身边也不是那些已经死掉的人,而是姜潮,杨冰,大小姐和梦瑶。

梦瑶一脸迷惑地看着几个人,又看了看对面那个空着的位置,神情不知道是欣喜还是落寞。成仔被杀了,但是该解决的事情,还是要回到现实中去解决。

“这一轮被杀的是,成仔,请死者下方第一顺位的,少帮主首先发言。”

少帮主还沉浸在恍惚当中,他努力眨了眨眼睛,明明在那一刻他感觉到眼球都被姜潮的枪戳进去了,那种剧痛让他感觉半个脑袋都像刀割一样。之后他听到一声在脑子里面炸裂的巨响,就什么也不知道了。或者说,他就回到了这里。

他看了看姜潮,姜潮一副非常失望的样子,严肃地看着她,虽然没有说话,但感觉她就像一只毒蛇一样吐着信子,在等着向自己进攻。

少帮主笑了笑,而且越来越大声。

“原来是没子弹了啊姐姐,那可真不能怪我啊哈哈,我是设计出来放在那里给杨冰出气的,也没想到一梭子子弹都给他霍霍光了啊!10发子弹全给成仔爽了,多大仇啊。”少帮主看着杨冰铁青的脸色,又看了看旁边已经猜出一些事情的梦瑶。

“梦瑶啊,杨冰可是帮你教训成仔了,而且还教训了两回,先是橡胶子弹打成筛子,然后给他用心得安,直接导致哮喘大发作。”

梦瑶突然间心里紧了一下,但同时,心里似乎有一口气突然放下了,她从少帮主轻描淡写的言辞当中,感受到了很多很多。感受到了成仔因为负罪感被杨冰泄恨,也感受到了他哮喘发作时那种无力的濒死感。她们在一起太久了,她知道成仔发作的时候,每一次都很可怕。她突然有一股莫名的心疼,那个阳光健硕的给他温暖的男人,离开自己的感觉。

梦瑶不争气地留下了眼泪:“这算什么,这样就可以被原谅么?……”她与其在和别人说,不如说是在说给自己听。她一边用手抹着泪,一边心碎地哭起来,明明是一个刚刚报仇雪恨的狮子,但不知为什么,却更像是一只被遗弃的小狗。

少帮主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我是杀手,这个我没什么好辩解的,你们的姜老师慧眼如炬,我服输。而且,我想要做的,也做完了,突然觉得,这心里吧……也有点不是滋味,这什么烂游戏啊……”

说完他看着天空,努力睁着眼睛,眼圈一阵泛红。

姜潮看向少帮主忍着不落泪的样子,也沉默着。

大小姐笑嘻嘻地在凳子上晃悠着腿,打量着她这几位大哥哥和大姐姐们。姜潮斜眼看了一下她,眼神有些异样,想说什么,又克制住了。

大小姐回头看了一眼姜潮,满眼的寒意,反而看的姜潮有些不自然。

杨冰搭了个话:“梦瑶啊,其实,我觉得我有点精神不正常了。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在尼伯龙根里面的我,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就好像你当时准备杀西子的时候,你是不是也觉得自己不一样了。就好像中毒了一样,失去了所有底线,也有些迷失了自己,我好怕那样的自己。”

梦瑶轻轻地点了点头。

大小姐抬起头来:“当痛感达到100%的时候,所有一切都似乎是真实的。刀刀到肉的痛感,使得这个游戏被你们生生玩成了复仇主题。当你们用手杀死对方,也能感受到对方享受了那种所谓的痛苦之后,作为人,你会心虚,你会觉得自己是不是有那个权力来制裁别人,自己是不是有资格施展所谓的正义,而这本身又是不是正义。所以,我猜你们几个,都觉得不那么恨了,过去了?”说着便玩味地看着梦瑶和少帮主。

杨冰沉思了一会,他抬起头来,对着少帮主说:“其实,你真的没有必要恨成仔,他不是有意地,他曾经很多次夜晚找我喝酒,喝大了就自己一个人哭。其实我们每个人手底下又何尝没有犯过错误呢?”

杨冰指了指自己:“我当年,就是因为没有把白血病的分型学明白,没有给一个M3型的白血病病人抗凝,导致一个本来很好治愈的白血病死于了血栓栓塞。”

姜老师也低沉地说道:“是的,我啊,那会儿年轻的时候,有一次值夜班,碰到一个肚子疼的小姑娘,我看也就是个高中生,给开了点止疼药,也因为没有问月经史,结果后半夜就发现小姑娘休克了,后来才发现是宫外孕,那个晚上没抢救过来人就没了。”

梦瑶很没落地说:“虽然,我很谢谢你能够帮我教训那个孙子,但是我也不得不承认,他一直都在自责了。而且,我还记得我刚开始做近视眼激光手术做的不熟练,结果有一个孩子到现在干眼症都很严重。”

大小姐这个时候也不忘记补刀:“而且少帮主大哥哥,因为没有及时给病人用甘露醇,您似乎也有一个车祸的病人直接脑疝去世了吧。”

伤痛在彼此心中炸裂开来,带来的不是悲伤,而是缅怀。所有人都默不作声,因为没有一个人能够反驳,医生就是这样的一种职业,你站在高高垒起的骷髅堆之上,看尽生活的本质,还能勇敢地面对工作,像个英雄一样冲锋者,哪怕让自己的余生多拯救那么一个病人,之前那些人的牺牲似乎都不是白费。

作为医生,你总能救很多很多人,但你也总有一些人,你救不了。

正像姜潮所说的,作为医生,你首先要原谅自己,才能骄傲地穿上白衣,勇敢地走下去。

杨冰继续对少帮主说:“你现在觉得,爽了么?其实当时那个叫做小豪的病人,住在儿科,西子和我说过,成仔曾经去过很多次,为的就是看有没有补救的办法。他也曾经和孩子聊过很多次,愿意补偿他。可是孩子最后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梦瑶突然恍然大悟:“所以,当时成仔每天都去儿科,和西子这一来一回……”

杨冰闭上了眼睛,双手捂住头,说着。

“我知道,前几天成仔又想起这件事情,当时是喝多了……但我……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就是突然恨不起来他……”

少帮主也摊在自己的椅子上:“呵呵,也真是有趣呢。梦瑶你知道么,其实成仔本不用死的,我用你的声音勾引他去救你,这本身就是个骗局,但是他当时和杨冰说,别人都可以把这个当做一个游戏,但他不能……无论如何,他都不想你受到伤害,这究竟是赎罪呢,还是爱呢……”

每个人都平复下心来,在那样的激烈之后,在你死我活,甚至互相折磨之后,这些医生,又开始恢复了本来的样子。

梦瑶趴在桌子上,哭个不停。

少帮主抬头看了看天。

“这局发言太乱了,小美你也不管管。”

机械姬的声音传来:“设计师指示,这局让大家自由发言,小美也没有办法,下面开始投票环节。”

“不用投票了,”少帮主左手挥了挥。“我爆杀手,还有,姜老师应该是巫师,交给你了哥们!”

只听闸刀划着寒光斩下,少帮主立刻发出一声魔鬼般的嘶吼!直接消失了。

又是一声声整齐的闸刀声落下,每个人的第二根手指头也消失不见。诸神的黄昏再次响起此起彼伏的叫喊声。但你会明显地感觉到,大家疲惫了,似乎迫不及待地想结束这一切罪恶和痛苦。

这里不是黑夜,是白天,但是却比黑夜还让人觉得寒冷。

“天黑请闭眼,医生请杀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