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近,那么远

    七月,又是一年毕业季,在老师,同学,舍友还摸着眼泪依依惜别的时候,我们迎来了今年的假期!

    “嘿,宝贝的贝,有没有想过趁着假期来一场青春的旅行啊?”(我,也就是作者本人啦,晋雪。)公司楼下等车的间隙,跟舍友商量着假期的安排。一听这话漠贝(舍友兼闺蜜)整个人跟打了鸡血似的,别提多来劲了,“好啊好啊,明天收拾好我去你家找你。”话锋一转,满面愁荣的看向我“可是我们去哪里呢?完全没头绪啊”我大概愣了三秒钟,试探着建议“云南怎么样?空气好,看看风景,放松一下啦!”。 “好,那就这么定了,明天准备好,我们就出发,心动不如行动”大手一挥,拍在我的肩膀上说道,我踉跄了一下,用眼神回应,达成共识。正好班车不紧不慢的停在我们面前,我们告别着上了各自的车。

    两日后,目的地。

    我们住的地方是半山腰的民宿,来来往往的游客很多,我放好行李,便趴在窗户的位置,看着远处绿匆匆的大山发起了呆。果然很美,像一副巧夺天工的风景画,意犹未尽的感叹之际,漠贝拉起我的手就往外走,像是发现了新大陆,溢于言表的激动。“看这个,四人组团可以半价住宿诶,是不是很划算”,转眼已经到了民宿的大门口,一块不大不小的黑板上面用颜色鲜亮的粉笔写了这样的字“假期特惠,四人组入住,两间房,均可享受半价优惠”,我看着黑板上的优惠字样,淡淡的说道:“可是我们只有两个人呀,再优惠我们也于事无补诶。”摊开双手表示无奈,看了看我,漠贝叹了一口气放弃了,随即我们上楼换衣服,准备出发开启我们青春旅行的第一站,我换好衣服便先行下了楼,来到民宿对面的一个休息区等待,人真的好多,熙熙攘攘,尽显热闹,但却丝毫没有影响这里的自然风光,反而添了不少生气。……

    此时,漠贝已经出现在我的视线里,我连忙起身与她会和,“等很久了吧,奖励你一个大大的拥抱!”撒娇的跟我说着,张开双臂就要抱我,心想,我天,怎么能让你得逞,嘴角上扬,我头也不回的跑进了人群,还不忘扔给她一句“小女子承受不起啊。”我俩不约而同的哈哈大笑,你追我赶的出了人群,毕竟我们的目标不是集市。

    “雪可爱(漠贝是这么称呼我的),你慢点,我都跟不上你了”漠贝一边做势要拉住走在前面的我,一边气喘吁吁的单手插在腰间,回头看到这样的她,不禁笑出了声,“咯咯,好啦好啦,我们在这座桥上看看风景好了,顺便休息下”她顾不上说话。只是点头回应。我回过头双手扶在桥上,俯身往桥下面探头看去,这座桥下面并没有河流什么的,只是把集市跟另一边的山川,草地,花海等等隔开来了,桥身也不是我们北方常见的拱桥,平桥一类,整个桥的走势是蜿蜒向上的,不是很高,像极了通往神秘界域的入口,看的入神,一瞬,一个熟悉的身影闯进我的眼帘,那是……?表情怔住了,想看清些,却被桥下路边的树木遮挡的若隐若现,漠贝看到我一脸疑惑,凑上来朝着我看的方向望去,“那不是秦帅(初中同学)嘛,他身边应该是他的哥们儿吧,像是李凯旭(初中同学),他们怎么也会来啊”漠贝指着我看的方向,回头看我,我这才确定,真的是秦帅本人没错啦,接着,漠贝挥手示意“秦帅,李凯旭,我们在这里。”这一声招呼想不引起大家的注意都不行,大家都有些疑惑的齐刷刷看向我们,当然也包括他们两个,他们以挥手回应,对视之后笑着喊道“等一下,我们过去。”

    顷刻,两个人的结伴,变成了四个人的队伍,大家打过招呼,便结伴而行了,一路上多了很多欢笑,话题不断,不太记得我说了些什么,大抵是交换了一下最近的一些简单情况,此行的计划安排等。“对了,你们两个住宿的地方在哪里啊,远吗?”漠贝走在前面回头发问,我的目光也随之转向,“我们还没,刚到,熟悉一下周边环境就很巧遇到你们了”李回答道。我心想,这个漠贝还真是念念不忘,服了她,“那太好了,我们住的地方不太远,组团有优惠哦,你们要不要考虑?”漠贝说完停下脚步,等他们做出决定,“这样很好啊,正好我们也可以一起去玩,更方便不是嘛!”秦在跟李确认过之后表示乐意,“就这么说定了,晚上带你们过去,真是皆大欢喜。”漠贝还在拍手庆祝,就被我一记白眼拉回了现实,冲我做了个鬼脸,我们才再次出发。

    ……

    穿过茂密的丛林,印入眼帘的是我心心念念的那一泓湖水。湖水清澈见底,低头望去,就能看到湖底长在石头上那翠绿翠绿的青苔,侧耳倾听,湖水流动发出潺潺的“歌声”,沁人心脾。湖泊整体呈椭圆形,湖中心还有两个探出头来的圆形石头,因为上面也长满了青苔,已经看不清它的真实面目了,靠近岸边的地方有一小段竹筒搭的过道,呈弧形,像夜空弯弯的月亮,听民宿老板说之前是完整的,只不过时间久了,来往的人多,损坏严重,仅剩这一段了。我脑子一轴,退后几步,上了几个台阶,拿出手机想要拍照留念,这时候已经将近傍晚,晚霞的风光刚好印在这一泓湖水上。很美,拍完才发现,有了晚霞的印衬,很像一个脸红的smile,看着看着,像是中了魔法,顺势坐在台阶上发起了呆,感受这一片安静……闭上眼,好像听到了歌声,大概是潺潺的流水发出的清脆声响,飞过的鸟群也在枝头附和,岸边的小花儿迎着风伴起了舞,这美妙的声音回荡在山谷,不绝于耳……我独爱这一泓清澈,好像可以洗去我们所处城市的喧嚣,安抚我们在外飘荡的心,慰藉我们工作一天的疲惫身躯。

      “晋雪,不要告诉我你要在这里过夜啊,你掉队了!”秦帅一把拉起坐在台阶上的我,我这才回过神来,原来他们都已经出发了,才想起莫不是丢了点什么,回头便看见我在发愣,留下秦帅回来找我,漠贝他们已经先走了。“你怎么还是傻乎乎的,把自己都丢了”秦吐槽道,没等他说完我就扬长而去了,隐隐约约听他在背后叹气,我想应该是对我无语了吧,两三步就被他追上来了,真是毫无成就感,觉得没劲,便不在跑,反正很快会追上队伍的,秦帅见我不再跑,脚步也慢了下来,随我一道……

    我的记忆里,很少见他回头。经常看到的都是背影,略显僵硬的步伐,拳头微攥,肩膀看起来也有点架着,乱乱的头发,蓝框眼镜,不善于表达,那是中学时候的他,现在看起来,成熟了不少,头发短了些,皮肤好了些,穿衣风格干净利落,走起路来轻快了不少,嗯~,还更加自信了,精神面貌很好,这样的他,一定生活的很充实,想着想着嘴角微微上扬,当然,在他发现以前,这种表情早就消失不见了。大抵是太久没见过,才时不时地会瞟一眼走在旁边的那个身影,这么近,却又那么远……

    日落,夜幕降临

    不知不觉我们已经来到民宿,跟老板打过招呼便径自上楼。,先行回来的漠贝已经带他们办理好了入住,约好了一起晚饭。

    晚饭是在民宿内院进行的,伴随着一波又一波的欢声笑语很快将近尾声。我左手托着腮,意犹未尽。环顾了一下四周,这个院子虽然不大,但是却摆满了花花草草,贴着围墙的,沿着走廊的,随处可见……可惜天公不作美,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我们只能挪步到屋檐下。

    “这大概是我见过最温柔的雨了”秦帅一只手伸在外面,任由雨水打在他的手心,又溅落地面。是的,这雨下的虽然毫无征兆,但是却很温柔,淅淅沥沥,不紧不慢的飘落下来,好似怕惊扰这里的花草……因为下雨,外面几乎没有什么人,漠贝这家伙简直吃的不亦乐乎,喝了几口老板自家酿的粮食酒便醉了,我们几个人好不容易把她送回去休息,估计是累了,李也不知道何时便回了房间,“突然很想淋雨”说完就往外面走去,“等等我”秦一脸诧异的说着,来不及反应也跟了上来,好像还说着什么,夹杂着雨声,哪里听的清楚,便不再理会。他很快走在了我的前面,回过头来倒着走,看着我一会伸手去“接雨”,一会蹦蹦跳跳的踩着水坑,“好傻,干嘛出来淋雨呀”我停下脚步看他,噗嗤一声我们都笑出了声……

    那夜走了多久,具体说了什么,我已经记不太清楚了,但却一直记得那个身影,走走停停,时而欢笑,时而打闹,冲击着我的记忆。

      睁开眼,那个身影已经不见了,任凭他变的越来越模糊,越来越模糊,直至消失在一束光的入口。这一切好像并不曾发生过,自己也没有这一场旅行,奇怪的是,装载记忆的地方,那个时间是充实的,是快乐的,是轻松的,是踏实的……

    再次闭上双眼,好像有一个熟悉的身影跌进了我的梦里,越来越清晰,越来越近……

                        ↓                           

                        ↓

                                      (End)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