溢出的爱,罪恶的源泉

一套废旧的老房子突兀地立在马路边上,堂屋门口泥泞的水坑里面,残存着昨夜的雨水。一只小狗,两个巴掌的大小,一身黑毛在阳光下油油发亮。一个男人,黝黑的相貌,穿着土布衣衫,兵工裤,和一双解放鞋,骑一辆旧单车,在破屋门口的马路上反复穿行。

小狗对一切都感到新鲜。面对这个腻歪热忱的陌生人,它冲出小屋,大步跟在自行车的后面奔跑,于是,一辆自行车、一个男人、一条小狗,在窗外的大马路上,呼哧而来,又呼哧而去。小狗的体力逐渐透支,和自行车的距离越来越远,终于,在数不清楚第几次经过小屋的门口时,停下了追逐的步伐。自行车上的男人在百米远处盯着小狗看,企望小狗继续跟随,而小狗就遥遥看了他一眼,头也不回地返回了小屋,结束了这场和陌生人之间的游戏。男人等了一会,便骑着自行车,无趣地走远了。

这场持续了将近半小时的拉力赛,让我的心突然绞痛起来,我恨不得冲出窗外,呵斥那个无聊的男人,把小狗抱回它的小窝,让它等真正的主人回家。我很激动,激动地泪花慢慢浮上了眼眶,太像了,那一身漂亮的毛发,娇小的身形,还有这被命运戏弄的游戏,仿佛冥冥之中让我回忆起一段尘封许久的往事,揭开它的封纸,拂去长年的灰尘。

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遥远到绝大多数的记忆都已经模糊,唯独一只黑猫跳跃在这里。在我很小的时候,奶奶从亲戚家带回来两只猫崽子,一只花色的母猫,瘦骨嶙峋的,水汪汪的眼睛里装满了惊恐;另一只是纯黑色的公猫,漂亮、健硕,但眼神里只有冷峻,总是趴在堂屋门前,对着家人也爱答不理。

我喜欢这只黑猫,喜欢它身上的冷峻,常常在他身边一蹲就是一个下午,不闹不动,陪他一起孤独。每次吃饭,找不到黑猫,我就心急得吃不下饭,而只有当他吃掉我一半的食物时,我才感到真正的饱腹。和黑猫日益培养出来的感情,逐渐充填了原本空空落落的心。黑猫也日益信任我,喜欢和我一起出去散步,每晚都要和我打声招呼以后再回到堂屋。

一切都平平淡淡地进行着,黑猫越来越漂亮,终于被另一户人家看上,在我做客期间,被奶奶用高价钱卖走了。当我回到家,满心期待小黑出来接我的时候,却瞧不见它的身影,平日里最有磁性的叫声也不见了。我着急忙慌地问我的奶奶,换来一句轻描淡写的:

“送人了。

刷的,眼泪扑簌落下,我一边吼叫一边跺脚,直奔着那户人家去了。当家的奶奶非常慈祥,牵着我的小手,领我上了阁楼。小黑被一根粗布线绑在一个秤砣上,一听到我的声音便大声地呼唤,声音里掺杂着喜悦、害怕和不安;当我刚从楼梯露出了头,他便奋力向我扑来,身后的秤砣咕噜噜地转,粗布线已经勒到了他的肩胛骨。我抱他入怀,抚摸他,试图安抚他的情绪,可即便在我的怀里,他仍然全身战栗,大声叫唤。我感到一种深深的无力感,我紧紧地抱着他,默默地流泪。

大人的世界让我愤懑和困惑,我不明白,奶奶为什么要卖掉我的黑猫,这种对人类和动物之间的感情的漠视,把我逼得在一个并不熟悉的人家里,像个傻子一样的哭泣,我不知道该做什么,老奶奶在我旁边站着,楼下还有她的家人,我不知道我要怎么样把我的黑猫带走。短短的几分钟里,我设想过一千种方法,我甚至想过抱着它开出一条血路,等到回到家里后,做足一切准备,防止他们的再次抢夺。我偷偷地望了楼梯口好几次,可成人世界里面的规则,让我停止了这种可怕的想法。我放下我的猫,和老奶奶说;

“谢谢你,我要回家了。

我想到最后一个可能,回去求我的奶奶,把钱退给别人,把猫接回家。于是我放下我的猫,可他却像疯了一样地跟着我跑,叫唤声一次比一次大,在我狠心回家的路上,我的猫叫坏了他的喉咙,当我快到家时,嘶哑的声音仍然不决地从那间阁楼传来。

这一去,注定没有任何结果,我成了全家的笑话,除了父亲对我说了几句宽慰的话,我的抵抗就像掉进大河中的石子,沉闷的落入了水底,连个水花都不曾溅起。我当天就被要求不许再去那户人家,第二天清早,我就被父母带回到爸爸教书的小学继续念书。

一周的时间郁郁寡欢地过去了,回到老家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那户人家看我的猫,可阁楼上却空空如也,老奶奶说,绑了几天就散养了。我并不甘心,我满院子地寻找,连每家每户的茅厕都没有漏掉,而当我失落落地回到家时,小黑懒懒地走过堂屋门口,我欣喜若狂,正想拥抱他时,他的眼里全是冷峻,逃也似的跑远了。我不知道如何形容这种落差感和失落感,仿佛看到天堂的一刻被抛下了悬崖,我紧追着他,他却灵巧地跳过一家一家的屋顶,回到了那间阁楼,他不认得我了。

我远远地看着那间阁楼,泪水又浮上了我的眼眶,他误会我了,他一定以为我和大人们是一伙的,一起出卖他的回忆和家,我远远地委屈,就像那天下午他远远地嘶吼。

回去的两天时间里,黑猫每天傍晚都会走过我的房门,他仍然记得每天入睡之前来和我打声招呼,可当我试图叫住他的时候,他总是远远地跑开了。他对这个世界最后一点的幻想,都被深深淹没在了他眼神中的冷漠里。

过了三个星期,又是周五晚上,我们从学校回到了老家,黑猫迟迟都不来家门口,我不愿意去睡,我想,他马上就要来了,一定会来的。我和妈妈僵持了大半个夜晚,终于,等来了我的猫,可他样子极度不正常,不断地呕吐着白沫,不一会儿,便趴在门口微弱地呼吸。我惊恐极了,大声叫来了我的家人,我的爷爷只冷冷地对奶奶说了一句:

“不知道在哪里吃了老鼠药,赶快把他丢河里去。

所有的愤怒和委屈在那一刻爆发,我在地上翻滚、声嘶力竭地怒吼,整个人扑在了猫的上方,不允许任何人靠近我的猫,不允许再有任何人带给他侮辱和伤害。除了我的父亲,所有人都回房间了。父亲什么也没说,他就站在我的身边,看着我对着我的猫哭泣。

那三个小时是漫长的,我看着我的黑猫奄奄一息,呼吸完了最后一口空气,最后一动不动在躺在深秋的夜里。我无法把这次的见面作为最后一次告别,我一直在哭,哭到最后,眼泪都流尽,喉咙干瘪到不能呼吸,抵着下巴生硬地痛。他终于咽气了,我的心也麻木了,麻木地看着他被爷爷像个垃圾一般地丢进了河里,麻木地被妈妈带回了家,麻木地即便现在也不敢轻易对一个动物或者人产生感情。

我的爱意在这一刻流尽。当一种爱意和能力不对等,和现实不和谐时,这不受控的溢出的爱意仿佛就是一把尖刀,即使当初再单纯、再用心,也会在某一刻,现实大过理想、权利大过卑微的时候消失殆尽,所有的爱意瞬间转为恨意、失望和麻木。我的忏悔和自责,再也不允许余生犯同一个错误。

而窗外的这个陌生男人,仍然在用他自以为是的泛滥的爱意,耗尽一只小狗所有的体力和热情,我真不知道,这只狗还能剩下几分信任,留给真正爱他的主人。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长篇小说《朝圣归来》是一个关于青春、理想、成长的现实题材作品,描写了上世纪八十年代一批大学生响应国家号召自愿来到西...
    文秋陈阅读 53,553评论 113 219
  • 评估日:填写一下个人/家庭的资产负债表。这里百日营的团队会把个人资产负债表的梳理表格发给大家进行梳理,周末时光特别...
    Sarah_Lee阅读 35评论 0 0
  • 我有一颗坏牙, 缺了一半,松动了根, 疼起来,我蜷缩成一团, 躲在被窝里。 只想告诉你,你不是牙医。 我有一颗坏牙...
    春风巷72号阅读 36评论 0 0
  • cherry鱼阅读 9评论 0 0
  • 番茄工作法。作者根据亲身运用番茄工作法的经历,以生动的语言,传神的图画,将番茄工作法的具体理论和实践呈现在读者面前...
    常常_666阅读 31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