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左眼日记》-蛇骨手串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几天脑子里有些乱,一直在想前段时间发生的事情,自己的生活好像彻底被打乱了,每天都会去找朋友们喝酒,当然只是喝酒,自己的遭遇不再提起,因为起初给他们说过我的遭遇,但是朋友们都觉得我是出现了幻觉,所以如果我再和他们讲起这些事情,他们一定会觉得我的精神出了问题。

  每天起床时已经是下午了,这段时间也一直没有去店里,今天强迫自己早起去店里打理下自己的小店。虽然是个小生意,但是我的生活来源大部分开销都依靠这个小店。我像往常一样把车停好,在市场的楼下买了一套煎饼,吹着口哨悠闲地走进市场大楼。

  我刚走到我的店铺所在的那个通道,就看到我铺子边上刘大牙的铺子门口站着几个人,这几个人都是在市场做生意的商户,我走到跟前和他们打了个招呼,我朝刘大牙的店铺里看了一眼,刘大牙正在和自己柜台前坐着的两个客人商量着价格,看来今天刘大牙要开个大张,我开了店铺门,把店里的卫生收拾了一下,刚坐下来把茶泡上,市场做生意的老蔡走了进来,老蔡是做玛瑙生意的,平时总和我旁边店里的刘大牙打牌,大家都很熟悉。

  “这几天都没见你开门啊?又跑哪发财去了。”老蔡一脸贱笑的坐了下来,“发什么财啊,去外地出差,挣点生活费呗。”我边说边从茶台上拿出个杯子给老蔡倒上茶,老蔡顺手掏出支烟递给我,“看见没,刘大牙这两天的生意特好,”边说边抽了口烟,一脸的嫉妒,“嗯,看见了,刚才看见刘大牙正在店里和客人谈价呢。怎么啦?”我倒是觉得无所谓,大家的生意都是时好时坏,这很正常啊。我也没有觉得有什么特别奇怪的地方。“你不知道吧,这小子不知道从哪弄了一批蛇骨手串,现在的客户都是喜欢新鲜玩意儿,卖了没几天都传开了,好多客人都去他家买这东西,我的两个老客户还去他家订了几条呢。”说到这里老蔡更是一脸的羡慕嫉妒恨。“蛇骨手串?啥样?好看吗?”我纳闷的问道。“我倒是觉得没什么好看,就是新鲜呗,现在人都是玩个稀罕,一堆骨头,能有啥玩头。”老蔡说完又神秘的对我说“不知道这小子从哪整的货源?不过听说刘大牙前段时间去了趟广州,估计是从那边倒腾过来,我打算也去弄点过来卖,好像利润还不错,现在啥好卖就卖啥呗,赚钱就行。怎么样?要不要一起去弄点来卖。”听老蔡这么一说我还真是有点动心,我含糊的应了声,打算一会去刘大牙那边看看货。

  转眼到了中午,我走到店外朝刘大牙的铺子里瞅了一眼,此时刘大牙正一个人在店里收拾柜台里的货,“刘老板,生意不错啊。”说话我就走了进去,刘大牙一见我来了,忙招呼我坐下,“听说刘老板进新货了,进来学习学习,涨涨见识,老哥别只顾着一个人发财啊,也得带带小弟啊。”边说边瞅了一眼刘大牙的货柜,“呵,兄弟别给我开玩笑了,这不骂人吗?就是弄了点新鲜玩意,不值一提。”刘大牙边说边从柜台里拿出一条白色的手串放到我的面前。

  我拿过手串仔细一看,还真是一串蛇骨,摸上去有些扎手,但是看上去确实挺好看,一串骨头用一条皮绳穿着,整齐的排列着,“老刘,你还别说哈,这玩意还挺好看啊。怪不得好卖呢。”我一边摆弄着手里的手串一边和刘大牙攀谈起来。“那是,现在这客人吧都喜欢新鲜玩意儿,这东西是蛇骨又叫龙骨,蛇嘛,咱们管属蛇的不是叫小龙嘛,这玩意在泰国特别流行,戴上转运辟邪!”刘大牙一本正经的对我讲,其实我心里明白,这些玩意也就是个噱头,佩戴各种东西都有不同的说法,这些也就是讲给买家们听,这就叫卖点,你说的越邪乎越有人卖,价格还越高,本想再和刘大牙聊聊,这时候来了一波客人进来买货,我一见有客人,也就没在多说,走了。

  晚上回到家吃晚饭没啥事情做,就在电脑上打游戏,这时候手机响了,我一看是老蔡,电话那头老蔡告诉我刘大牙出事了,说是晚上刘大牙回家的路上出了车祸,车撞到了马路牙子,车速太快,翻了。老蔡晚上给刘大牙打电话想问问蛇骨手串进货的事情,结果接电话的是老刘的老婆,这才知道出了事情,说是人到没有什么大碍,留院观察呢,老蔡打电话通知我一下,看看我明天有没有时间一起去医院看看老刘,虽然大家没有太多的交情,但是都在一起做生意,而且平时也都相互照应,出了事情怎样也要去看看,表示下关心,我随即就答应了,约好明早九点医院汇合,一起去探望下老刘。

  第二天一早我来到医院,老蔡已经在医院门口等我了,我俩到病房见到了老刘的老婆,平时我们也经常在店里见老刘的老婆,虽然岁数有些大了,但是还能看出以前也是有几分姿色的,但是现在眼前的这个女人看上去一脸的疲惫,好像一夜之间老了几岁。“老刘怎么样了?”老蔡先问到。“别提啦,昨天送来的时候还没什么事情,谁知道半夜他就说自己喘不上气来,昨晚在抢救室呆了一晚,现在平稳些了,刚推进病房。”说着话老刘的老婆就哭了起来,我们安慰了两句,进了病房,这一进病房不要紧,给我吓了一跳。只见刘大牙病床边上站着一个老头,穿着比较奇怪,一身灰色长衫,长衫上好像用金线绣了些图案,不时的闪着微光,头发和胡须全白,精瘦干练,看上去很精神。我刚想问这人是谁,刚说出“这是。。”俩字,又咽了回去,因为眼前这个老头我看上去是模糊的,有重影。

  老蔡看我话说一半,以为是我被眼前满身插着管子的刘大牙吓到了,马上说道“老刘兄弟怎么这么严重啊!昨天还好好的。”我马上意识到这里情况不对,也应声说到“是啊,昨晚不是说没什么大碍吗?没想到这么严重。”边说我边偷偷的用余光瞅了眼站在床边的那个老头,这一瞅不要紧,正好和那个精瘦的老头目光对视在一起,心想这下麻烦事又来了。

  从病房出来,我和老蔡给老刘的老婆留了点钱,表示一点心意,我俩就往外走,走了没多远我回头看了一眼,果不其然,那老头跟在我身后不远的地方看着我,我想这里面一定有事,既然来了,不如问个明白,我对老蔡说自己最近也不大舒服,正好来医院了去看看开点药,叫老蔡先回店里,我自己来到医院的楼梯间,没一会儿功夫,那个老头就跟了过来,老头见到我一点都没感到意外,面带微笑的对我说“小伙子,没想到你居然可以看到我,能看到我的人还真不多。”他这么一说我到好奇了“看到你的人不多?这么说还有人能看到你?”我问到。老头没做回答只是淡淡的一笑不再说话。我见他不再说话便问道“说吧?有什么遗愿要我帮你完成?我和你也没什么过节,只是看到你而已。”老头笑了起来“遗愿?我又没有死?”他这么一说给我吓了一跳,“没,没死?难道你是活人?”我吃惊的问。“活,不假,但是我并不是人!”听完这话我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我之前遇到过几个灵体,都是死去的人,你说你是活的,还不是人?那你是?”我边说边往四周看了看,此时我对自己的莽撞有些后悔,以为又遇到了一个灵体,目前看来眼前这个精瘦的老头来历更加复杂,先给自己看好退路,要是一会儿出现什么特殊情况,自己好知道往哪跑。

  老头依旧面带笑容说到:“我确实也算是灵体,咱们能相遇也是缘分,我就给你说说我的来历。”眼前这个老头确实不是人,而是一条灵蛇,说白了就是蛇精,生活在南方一个不知名的山上,所在的山上有一个小庙,这蛇经常盘踞在庙内的房梁之上,庙里有几位老僧每日念佛修行,这蛇没事的时候就趴在房梁上听这几个僧人诵经,时间久了这蛇居然有了灵性,岁月更迭庙里的老僧相继去世,庙也破旧坍塌,但是这蛇自己慢慢修行起来,每日吞吐日月精华,算起来到现在修行了也上百年了,动物之间也有交流,慢慢山上的蛇都知道了这条老蛇的经历,纷纷前来祭拜这条老蛇,起初老蛇只想静心修行,并不想理会这些事情,无奈这些小蛇越聚越多而且都称呼它为老祖,并且拜到它门下。这老蛇一看子孙众多也就默认了,但是它也给子孙们定下规矩,凡是在山上跟随自己修行的子孙不可以伤及人类,所以在山上的蛇也都是没有毒的蛇类,这些蛇类平时也很少现身外界,大多时间都是和它躲在一个深洞内修行,最近这些年山周边的居民发现了它所在的深洞,这个洞是个天然溶洞,有些人打起了这个洞穴的主意,想要开发出来搞旅游,但是人们发现洞内蛇很多,所以大家就开始驱逐蛇类,它的子孙为此死伤无数,但是因为修行,老蛇并没有和人类发生冲突,而是带着这些子孙躲进更偏僻的地方躲避人类,但是万万没有想到这山上蛇多的事情还是被一些利益熏心的人所得知,这些人反而穷追不舍的伤害他的子孙,很多子孙被捉,卖进饭馆供人类食用,老蛇的子孙们本想反攻人类,但是依旧被老蛇压制下来,它们更退一步寻找更为偏僻的地方修行。

  无奈人类的欲望是无止境的,近期又有子孙被人类捕捉伤害,老蛇实在忍无可忍,眼瞅着自己和这一众子孙已经无处容身,所以开始报复这些贪婪的人类。它们知道近期被捕的蛇类都被拿来活生生剥皮剔肉做成饰品,而这一切都是刘大牙所为,老蛇起初托梦威胁刘大牙,可是一点效果也没有,老蛇无奈冒着遭天谴尽毁道行的风险来报复他。说到这里老头虽然激动不已但是也是面露难色,因为他也不想就此毁掉自己的百年修行。听完老头的一番话我心里明白,看来这老蛇并没有非要置刘大牙死地的想法,还有缓和,我便试探的问下事情是否还有转机,老蛇听我一说沉默了片刻说道:“他如果肯放掉我子孙并归还我子孙遗骨,我可不叫他死。不过最迟不能过今晚,我已将他手腕,脚腕,四处命门锁住,今晚最后一道命门锁死他就没有救了。”我说:“好,我这就去办,还请大仙手下留情。”老蛇只说了句今晚十点医院后面的花园见,随即转身便不见了。

  我不敢耽搁时间,马上上楼找到刘大牙的老婆,把事情原委给她说了一遍,起初她还支支吾吾不想承认,我问她说最近是否在梦中见到一个白头发,精瘦的老头,这么一说她吃惊不已,才不敢怠慢,我和她一起去她家里,看到有两个大编织袋子扔在阳台,里面尽是刘大牙雇人抓的蛇,还有好多蛇皮挂在阳台,刘大牙还想要把这些蛇皮卖掉,顾不了许多我把蛇皮还有一些半成品的蛇骨都收在一起装进口袋又跑去店里把柜台里还没有卖掉的蛇骨手串一并拿走,等把这些收拾完已经是下午了,这时候老刘的老婆接到医院电话,说老刘情况不好,我们赶忙往医院跑,到了病房医生正在老刘病床前,我向四周看了下没有见到那老蛇,医生问老刘的老婆,老刘是否有药物过敏史,他们发现老刘的四肢出现红斑,我凑前看了一眼,手腕脚腕处就像系了红绳似得各有一道红印,我偷偷的观察了一下老刘其他地方,发现他的脖子处也出现一圈红印,很淡的红,这时我想起老蛇说的话,五处命门只差一处,看来最后一处就在老刘的脖子上了,估计这道红印全部显现出来,老刘的命就不保了。

  老刘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医院开始给老刘的媳妇下病危通知,我看时间差不多了,叫老刘的媳妇沉住气,自己去车里拿上东西到花园等着老蛇的出现,我来到花园不久,就见到那个老头不紧不慢的从远处走来,我把两个编织袋还有那些半成品的蛇皮蛇骨放到老头面前,老头一阵叹息,叫我退后几步,老头沉默片刻对着口袋念叨了几句,双手一挥,只见数道白光射向天空,一瞬间又恢复平常,老头转身对我说,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转身便消失不见了,地上只剩下两个空空的编织袋,我又转了两圈,完全不见老头的踪影,便返回到了病房,到了病房看见刘大牙已经醒了,医生刚刚给老刘检查了一下,只是说目前稳定,再留院观察一下。老刘的老婆把我叫出病房千恩万谢,我跟着客气了几句便离开了。

  一周后我在市场见到了刘大牙和他老婆,看上去刘大牙已经康复了,刘大牙夫妻拿了茶叶和酒送到我店里,又是一通感谢,刘大牙说虽然自己已经康复,但还是留下了后遗症,说是手腕,脚腕上长出的红印经常痒,有时候抓出血都止不住痒,能不能叫我求求大仙给他彻底治好,这时我突然想到老蛇临走时说的那句话,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我只说平日多念佛吧,刘大牙夫妻尴尬的笑了笑,我又想起这次的经历忘记嘱咐他们不要对外人讲啦,就问是否给外人说过,刘大牙当即表示没有,可他老婆却支支吾吾起来,原来这事她告诉了老蔡,我的心咯噔一下,心想这下坏事了,刘大牙当时就开始骂起他老婆来,我看两人要争执起来,赶忙劝住,叫他们以后不要再声张便是。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如果真要有什么事,我不承认便是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短暂的同行 然后换乘不同的车 在时空中穿越 窗外变换的风景 迷花了我们的眼睛 过了一个站 又过了一个站 与形形色色...
    西秦木子阅读 110评论 4 6
  • 本文准备讲解1个简单的算法编程问题, 这个算法编程问题来自LintCode平台。不了解.LintCode平台的读者...
    billliu_0d62阅读 59评论 0 0
  • 早上起床后发现昨天晚上因没和宿管老师对接好,所以有未接来电,庆幸没有任何意外发生,但早上自己醒来后心情一直处于极度...
    小幸甫阅读 56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