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味都去哪儿了

年味都去哪儿了

1、

今年注定是一个独特的春节。

向来不信命,不搞封建迷信的王五一不知道在哪里听来的习俗,说刚买了房子必须得在新家里过新年,日子才能越过越好。

鉴于,2017年像“被下了降头”一样鸡飞狗跳,我也打算在新家热热闹闹过个新年。

2月初,觉得身体不太舒服,去医院做了检查,结果医生说子宫里有东西,必须得做宫腔镜电切手术,检查加手术得住院十天左右。

当时我就傻眼了,哎呀妈呀!不会在医院里过年吧!

我第二本书的版税,还没在口袋里捂热又得贡献给医院了。

王五一叹了口气说,唉!你说你2017年初到现在,巴巴地给人家博爱医院送钱,今年一年得在医院花了五六万吧!

每次来医院还都得写文章纪念一下,大过年的,博爱医院咋没给你送个锦旗,或者给你发个年度最佳宣传助攻奖。

好吧!博爱医院欠我一个年终奖。

我白他一眼,我也不想,花的可是我自己的钱,这刀子不仅划拉我的身体还得划拉我的心。贼拉疼!

做完手术,我妈给我打电话,一张嘴就说“虽然我不在你身边,但是我的心都被你扯碎了。想想你和琪琪两个人在医院孤零零的没人照顾就觉得你们好可怜!”

我笑着安慰我妈,没事儿,山东和广东不一样,广东多得是一个人带着孩子住院的女人。

家里没有老人带孩子,老公还得上班赚医药费,哪还有精力矫情。

我妈在电话那头叹了口气,谁让你不听话,非要嫁那么远。如果在山东,就是再忙再难,我也会去照顾你,照顾琪琪。你知道,我现在也是身不由己!你说,大过年的,你和琪琪天天在医院算什么事?

今年是第二年不在爸妈身边过年。

一想到去年在宁夏过年的种种不适应,我竟酸了鼻子,红了眼圈,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

琪琪用小手扒拉着我的眼睛说,妈妈你的眼睛怎么红了,你是不是快要哭了?

妈妈,你可别哭,你要哭,我也跟着你哭。

我强忍住眼泪,抱着琪琪说,妈妈没哭,妈妈只是想妈妈了。

琪琪就像小猫一样依偎在我的怀里,喃喃地说,昨天晚上爸爸开车带我回家的时候,我也想妈妈了。但是我很坚强,我没哭!我只是坐在妈妈坐过的椅子上,闻着妈妈的味道睡着了。

那一刻,我再忍不住,眼泪夺眶而出。

幸运的是,手术很顺利,而我也赶在春节之前出院。

休养生息,准备迎接新年。

2、

上个月应邀去高中同学明熙和大俊的新家做客。

对,就是2015年那篇《这是我所见过的最好的异地恋》中男女主角。

想当年大俊同学可是我们高中音乐班的高材生,屡屡在省市级的音乐比赛中拔得头魁。

高考那年更以专业第一的成绩考入宁夏大学音乐表演系。

本来家人希望他毕业后回到山东做一名音乐老师。

但他深爱多年的明熙渴望外面的世界,而且在澳门发展的非常好。

为了爱情,大俊同学拿着身上仅有的3000块钱飞往澳门。

如今俩人在珠海安了家。

2016年初,大俊买房时,说房东在小区同单元同楼层有两套房子出售,劝我和他一起买房子,正好做邻居。

当时钱不够,没买。

结果,今年那房子翻了好几番,悔得我肠子都清了。

算了,伤心事不提也罢,大过年的影响心情。

我记得吃完饭,大俊问我“小昨,你是第一次在广东过年吗?”

我点了点头。

大俊凝重地说,“那你可得做好心理准备,广东的年味超级淡,尤其是珠海,过年走在大街上,那叫一个冷清啊!年味都不知道去哪儿?”

我笑了,“一看你就好几年没回山东过年了吧?其实,山东现在年味也很淡很淡滴!“

是的,随着年味越来越淡,对于春节已经没有了小时候那种翘首期盼。感觉春节就跟平时的普通日子没太大区别,只要家人在一起,在哪过都一样。

3、

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过年简直就是下半年的精神支柱。

当然这里的过年仅指农历的春节,在老一辈的心中,农历的腊月三十到正月十五才算是真正意义的过年。

那时的节日非常少,正儿八经的节日除了中秋节就是春节了。

小时候最期盼的就是过年。过年,意味着寒假来临,可以随心所欲地睡懒觉、尽情地和小伙伴一起玩耍,吃到各种各样的美食,有新衣服穿,还可以拿压岁钱。

那时真觉得过年简直就是一年之中最美好的一天。

小时候,家里很穷,一年到头吃不到肉。虽然家里养了两头猪,但也舍不得宰了吃,因为等到过年养到膘肥体壮可以卖个好价钱。

过了腊月二十三小年后,爸爸就会到处打听看村里谁家宰猪杀羊。到腊月二十六那天就会拎一大块后腚座回家。

从那开始浓浓的年味扑面而来,我和弟弟左盼右盼终于盼到腊月二十八,爸爸才把那大块肉切成几个小方块肉,拿花椒、茴香和盐腌制入味后再放入锅里煮,不到十分钟,浓郁的肉香味飘香四溢,令人直流口水。

肉熟了冷却后,爸爸切出一盘肥瘦相间的五花肉,再调制一些蒜泥、酱油和醋当佐料,每人盛上一碗油腻的煮肉水,然后开始分享那一盘五花肉。就那么小一盘肉,四个人吃,一点都不解馋,所以爸妈通常都会挑出瘦一点的好肉给我和弟弟吃。他们一人拿一个大馒头就着肥肉吃。

那时候觉得肥肉也特别好吃,吃一口满嘴流油,就连肉汤也好喝到令人想哭。我和弟弟每次都会喝三四碗,直到肚皮滚圆为止。

那一碗肉汤,那一盘五花肉就是过年的味道。

因为在平时最好的伙食就是煎饼上抹上猪油,咬一口,又酥又脆又香,上面再撒点白糖就变成了甜点。

去年过年,妈妈做红烧排骨,一边拿开水炒排骨,一边念叨,以前穷的时候,就连这煮肉的血水都舍不得倒掉,你说这得多腥啊!当时咱们还喝得津津有味!现在好了,这精心烹制的肋排都没人吃。

是啊!以前条件不好,只有过年那几天才能吃肉穿新衣,所以年味特别浓厚。

4、

关于过年买衣服,我们家有个不成文的规定。谁考的成绩好,谁拿奖状,谁才有资格穿衣服。

弟弟学习成绩好,从幼儿园开始一路小红花,一路奖状,每年都是从头到脚一身新。

我从小学一年级开始就偏科,数学差到令人发指,两位数都算不明白,少了数学这门主科,奖状自然和我无缘。

小学五年间我就拿过一次奖状,大概是读三年级的时候,语文老师是班主任,她许诺给班里的人,前十名颁发奖状,我正好是第十名。结果那年学校里只给每个班级分了八个奖状。

无奈下,班主任自己花钱了买了两张荣誉证书。

虽然和其他同学的奖状不一样,但我心里还是非常开心,因为有了奖状过年就可以买新衣服穿了。

那一年,妈妈扯了一块红色格子的花布,托村里的裁缝给我做了一件时髦的夹克,裤子是用藏青色的粗布做的,结果大年初一爬山的时候,被我不小心磨了一个大洞。

那张与众不同的红皮“奖状”被爸爸贴在家里的墙上,看上去比弟弟正规的奖状小了一大圈,而且怎么看都像是自己花钱买回来的。

老实说,小时候,我是有些排斥过年的,因为我的学习成绩比弟弟差好多。

过年亲戚朋友聚在一起,免不了要比成绩,比完班级名次,再比年级名次。每每此时,我都会羞愧不已地低着头,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有一年,我考的非常差,正好那年家里比较拮据,过年的时候,妈妈也没有给我做新衣服,而是把大姨送给她的那件八成新的唐装给我穿。

那是一件粉色的绣花唐装,扣子是传统对襟盘扣,圆圆的小立领,就像旗袍的领口一样,粉色的缎面上用金丝线绣着龙凤呈祥的图案。这么一件成熟有余的唐装,显然不太适合十二岁的小女孩。

但对于当时的我来说,那却是一件非常体面的衣服。因为它不是出自村里的裁缝之手,而且在城里的商场买来的。

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来了大年初一,我迫不及待地穿上那件洋气的粉色唐装去给邻居拜年。我清楚地记着,当时他们家聚集了满满一屋子拜年的人,其中还有我心仪已久的男生。

内向害羞的我鼓足勇气冲着嘈杂的人群喊了一声,大家过年好!

然后大家的目光齐刷刷地看着我,有几个人冲我嬉皮笑脸地问“这是谁家的小媳妇啊?咋没见过啊?哎吆喂,还穿着唐装呢,好洋气啊!”

我刷的一下子羞红了脸,低下头揪着衣角不敢吭气。

这时大娘应声跑过来,没好气地说,你们瞎说什么呢?人家还是小姑娘好吧!闺女,甭搭理他们,过来吃瓜子。

随后,大娘抓了一大把瓜子塞到我的裤兜里,然后摸着我的衣服说,这件粉色唐装真好看,只是不适合你穿啊闺女,应该适合我和你妈那个年纪的人穿。你说你妈也真是不会打扮人,愣是把十二岁的小姑娘装扮成三十多岁的小媳妇儿。大过年的,给孩子买件新衣服能值几个钱嘛!

大娘的话惹得大家哄堂大笑,有几个人调侃,姑娘,你赶紧把你家户口本拿来,我们看看你到底是十二岁还是三十二岁啊?

那一刻我整个人都懵了,天生嘴笨的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我就像一个小丑一样,呆呆地站在那里,脑袋一片空白,只想赶紧逃离那个地方。

我已经忘记自己是如何逃离邻居家的,只是依稀记得我喜欢的那个男生也和大家一样笑得前仰后合。

离开大娘家的时候,眼泪不停地打着转,我很想大哭一场,但是不敢,因为爸妈再三嘱咐我,过年期间不许哭,不许摔东西,会影响整整一年的运势。

回到家,我立马脱下那件粉色唐装,穿上去年已经洗的褪色的红色方格夹克。那满满一裤兜瓜子也被我丢到了猪圈里。

妈妈拜年回来后,估计听说了刚才的事,摸着我的脑袋,非常愧疚许诺我,明年过年一定给你买新衣服!我看了看妈妈身上皱皱巴巴,洗得发白的红色西装,不禁红了眼圈。

是啊!那件穿在我身上滑稽可笑的唐装,却是妈妈舍不得穿的体面衣服,她已经把她最好的东西给了我,却遭到我的嫌弃。

我想,妈妈穿上那件唐装肯定特别好看。

5、

大年初二,在我的再三劝说下,妈妈穿上那件粉色唐装去姥姥家拜年。

每年初二都是我万分期盼的日子,因为这一天不仅可以吃到很多姥姥做的各种好吃的,而且还能收到很多压岁钱。爸爸是独生子,爷爷奶奶去世的早,因此每年都是我们一家四口过年。而家里唯一的亲戚就是姥姥家的三个姨妈。

姥姥每年过年都会炸很多带鱼,绿豆丸子,藕盒,茄盒,等着初二的时候给我们几个小孩吃,当然也不能敞开肚皮尽情吃,因为还得留起一部分留着给客人吃。

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油炸带鱼,藕盒,茄盒便是招待客人最好的美味佳肴。

那时候家里穷没有冰箱,过年准备的所有好吃的都会被姥爷放进一个大大的竹筐然后吊在偏房的屋梁上。

那间偏房紧挨着烧火做饭的柴房,我们老家叫饭屋,也就是厨房。置放各种美味佳肴的天然冰箱叫东屋。那个房间还放了一张床,过年家里人多的时候可以在那边睡觉。

或许是因为没有烧火炉,房间太冷的缘故,很少有人愿意去那里睡觉。

有一年,上小学的表弟突然自告奋勇要去东屋睡觉,我和弟弟非常不理解,那个房间冷得要死,你怎么那么傻,非要去那里睡觉啊?

表弟神秘兮兮地说,你们才傻呢!家里所有好吃的都在东屋,晚上等大家睡觉了可以偷吃各种美食啊!

那天晚上,弟弟也非常积极地表示去东屋陪表弟睡觉。

第二天,家里来了拜年的亲戚,中午做饭时,姥姥踩着凳子,小心翼翼地拿下盛满吃食的竹篮子时,却发现篮底上只剩孤零零的白沙糖。所有的油炸食品都不翼而飞。

然后姥姥在床底下发现满满一地鱼刺。

弟弟和表弟又偷偷地吃光了姥爷走亲戚的饼干和罐头。

从小到大我都是出了名的乖乖女,像偷吃招待客人的炸鱼和走亲戚的饼干这种事,我是断然没有胆量去做的,所以我只能眼巴巴看着弟弟和表弟肆无忌惮的大扫荡美食,而自己只有默默流口水的份儿。

对于学习成绩不好,得不到奖状的我来说,过年走亲戚是一种煎熬。因为大家总会千方百计的问你的成绩,那种感觉就跟长大后的逼婚毫无二致。总之,都会让我们万分尴尬和为难。

6、

过年最开心的时候,莫过于发压岁钱了。每年我都会把压岁钱小心翼翼地藏在小兔子的储蓄罐里,想着开学的时候买心仪已久的粉色笔记本。

弟弟的压岁钱早早就买了擦炮、烟花和火枪。噼里啪啦一阵子就放完了。不知道从何时起,弟弟打起了小兔子储蓄罐的主意。只是依稀记得,有一年下午,邻居家比我小一辈的小伙伴气喘吁吁地跑来和我说,小姑,小姑,我小叔偷了你的小兔子储蓄罐去小卖部买擦炮啦!你赶紧去看看吧!

等我火急火燎地跑到小卖部时,弟弟已经把小兔子里面的压岁钱全买了擦炮、烟花和火枪。

我看着孤零零躺在地上的小兔子储蓄罐欲哭无泪。

弟弟丝毫没有愧疚感,反而非常挑衅地冲我扔了几个擦炮。吓得我边跑边叫,心中还在埋怨自己,为什么不早早把粉红色笔记本买回来。

多年后的春节,我和弟弟在支付宝上不停地咻咻咻抢红包,弟弟甩着酸疼的胳膊说,太没意思了,费劲巴拉抢半天还没小时候你小兔子储蓄罐的压岁钱多。那时候你可真傻,每年都把压岁钱藏在小兔子储蓄罐里,每年都被我拿去挥霍一空。你咋不知道换个地方藏呢?

是啊!虽然小时候对过年的记忆并没有那么美好,但浓浓的年味就藏在爸爸做的水煮肉、姥姥做的炸带鱼和妈妈做的新衣服里。

以前只有过年那几天才能吃鱼和肉,而且还总是吃得不尽兴,因为要留出很大一部分来招待客人。如今长大后,各种美味佳肴可以尽情享用,只要你想每天都像过大年一样丰盛。但也正因如此,那些色香味俱全的美食没有了过年的味道。

以前只有过年的时候,才能穿上新衣服,现在淘宝每天买买买,过年不过是购物车里又多了几笔订单而已。即使每天都穿新衣服,也没有了小时候过年对新衣服那种渴望的心情。

小时候每年最开心的事就是过年收到压岁钱,现在微信上几乎每天都可以收到金额不菲的红包。

以前过年的时候,虽然害怕亲戚盘问成绩和名气,但现在,他们依然会追问我们有没有买房子?工作稳定么?啥时候结婚生孩子?打算生二胎?这些犀利的问题远比成绩、名气和奖状什么的沉重多了。

小时候非常期盼过年是因为,那些年,一年中所缺少的,特别期待的,都能在过年那几天得到满足;而现在,给过我们满足的亲人们有的渐渐老去,有的已经永远离去,需要自给自足的我们却又正青黄不接,倍感压力山大。

过年对于我们来说,只不过是年轻又增长了一岁,身上的胆子越来越重,可以留给我们拼搏和等待的时间越来越少。

也许不是年味变淡了,而是因为我们不再是过年时最开心的人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时光匆匆,新的一年措不及防就来临了。其实越长大,越感觉一年时间真的好短暂,这种感觉就像是“品尝一碗特色菜,你刚品出...
    弄堂里的肉团猫阅读 138评论 3 9
  • 自从给宝贝从网上买了一件她超喜欢的独角兽网红衣服,每天下班回家,她都会追着我问,独角兽衣服什么时候到? 昨天给她洗...
    曲云朵阅读 39评论 0 3
  • 小时候最喜欢过年。过年有新衣服穿有好吃的还能和姐姐们一起去串亲戚。 现在还记得有一年腊月二十八...
    净露阅读 157评论 2 9
  • 随着疫情的扩展,国内多地已经出现新疫情。就地过节的号召越来越强烈,而我已经做好了要在天津过春节的准备。 这对于我们...
    华瑾初上阅读 108评论 0 8
  • 贺广福 我的老家在冀东地区燕山脚下,说起过年的年味儿,还真的有这么几件事在记忆里抹也抹不去。 放炮仗 鞭炮在我的老...
    贺广福阅读 165评论 2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