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秒的微笑 第三章 闪过的记忆

字数 2629阅读 32

返回目录                                    上一章:舞蹈社


第三章闪过的记忆

夜幕降临了,一轮新月挂在天空。很多人都喜欢满月,因为它象征着阖家团圆。而笑月最喜欢的是新月,因为它像自己手上的胎记,也像这夜空的笑颜。

“最美的自己……”笑月脑海中回荡着这几个字,做了一个美美的梦。

梦中,笑月回到了自己小时候。小时候的她,不愁衣食,生活无虑,从没想过舞蹈以外的事情,音乐和舞蹈以外的事情也从来入不了这位大小姐的眼。起初对舞蹈的认识就是妈妈的琴声,只要妈妈拉起大提琴,她就会闭上眼睛仔细聆听,没一会儿手脚就会不自觉地舞动起来。最夸张的是,刚刚学会走路的笑月,听到音乐也会有节奏的踩起点来。席音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当然事事以她的喜好作为前提,看到女儿如此有天赋,又如此的喜欢舞蹈,很小便送她去学了专业的古典芭蕾。

练习芭蕾可不像表面上那样光鲜亮丽,其过程是十分辛苦的,特别是的基本功,既枯燥又痛苦。第一次穿上芭蕾舞的木头鞋联系站立,一站就是半天,小脚趾磨破了皮。好了还要继续磨,有时没好也要磨,脚趾粘连着小袜子,疼的不敢脱下来。一次次的旋转,一次次的摔倒,笑月都在母亲的爱抚下,含着泪光忍了过来。时光和努力是最公平的,笑月用自己的努力换来了美丽的光环。7岁时的笑月已经在同龄的孩子中脱颖而出,她的天分、努力、身姿,为她赢得了一枚枚奖章。

一觉醒来,这奖章像是海洋的泡沫,遇到光线便消散不见了。

“妈,我走啦!”笑月一边往嘴里塞着早饭一边往外跑。

“不吃早饭啦?”席音话音未落,笑月已经跑到了巷口。


“快走快走,快啊!”

“晚了就看不到了。”

一群看着年级差不多的女生,疯狂地向校门口跑去,嘴里还在碎碎念着什么。

哐一下,一个女生从后面撞了过来,头也没回向前跑去。

“喂……”笑月捂着肩膀想要喊住她,那女孩已经消失在人群中了。“什么事儿啊,急成这样!”笑月嘟囔了一句。

“企管系的言树,这你都不知道。”一个短头发穿着很酷的女生走过来,手肘搭在笑月的肩膀上,嘴里叼着棒棒糖,很不屑地样子。

“言树……”笑月重复了一下,若有所思。

“对啊,能让全校女生疯狂的,除了他还能有谁。长得帅,家世好,切,有什么了不起。”

笑月疑惑地点点头,又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个女生。女生个子比自己略高一些,也属于瘦高型的。额头前斜梳着刘海,刘海略长,后面的头发却推的很高。露出的耳朵上,耳骨和耳坠接连码了一排银色的骨钉。身上穿着非主流的黑色流苏皮衣,肩上斜挎着一个大大的圆筒包。如果换成琴箱或是吉他,笑月一定认为她是哪个地方的驻场歌手。“你……不去?”

“那你怎么不去啊?”女生戳了一下笑月的脑门。两人相互看了一眼,不知哪股气流通过噗嗤都笑了出来。

“你好,我是文学系一年级的林笑月。”

“你就是那个穷学霸啊?”

“穷学霸?”

“哦,不,不是。”女生挠挠头,眼角和嘴角挤到一起,又皱皱眉头,磕磕巴巴地往外蹦出几个字。“那个,她们,乱,乱叫的,嫉妒,嫉妒,呵呵。”

笑月疑惑的张着眼睛。

“嗨,就是,你不是全额奖学金么。这儿都是有钱人家的孩子,就你一个没钱,靠成绩,放在一般学校叫学霸,在这儿反而都看不起你,所以叫你穷学霸。刚才一不留神……不好意思啊。”女生看自己蒙混不过去,干脆直说了。

“哦,原来是这样啊。”笑月的手一直伸着,微笑着又说了一遍:“你好,我是文学系一年级的林笑月。”

“哦,你好,我是企管系二年级的雷肖。”说着一只手赶紧握紧了笑月的手,另一只还在来回搓着脖子后面的发根。“你的手?”因为刚才的话,雷肖显得很过意不去,眼睛不自觉地往下看。说着也把笑月的手往右翻了一下。

“这是个胎记,像笑脸不。”笑月正经地摆了一下手的方位。

“嗯,还真像。你这人还挺有趣的。”

“你也是啊,爽快。不过你怎么知道我那么多事情?”

“这可是南江啊,这个,可比什么狗仔的消息都快。”雷肖拿出手机,给笑月展示学校论坛。每个人的身世背景,人和人之间的关系网,每天发生的校园新闻,校花校草排名,事无巨细。

两个人嘻嘻哈哈地聊着,不知不觉走到校门口。校门被围得水泄不通。人群中停着一辆黑色的加长型轿车。几个黑衣保镖站在车门外维持秩序。随着人群更加鼎沸的声音,车上下来一位男生,穿着并不华贵,简单的衬衫配上制服裤子,和这气氛比起来显得有些朴素。远远地看不清男生的长相,只觉得这周遭的纷乱与他并无关系。一阵秋风吹过热闹的人群,女生们有的紧了紧丝巾,有的捋了捋头发,而这男生没有任何反应,好像是这风特意绕开了他的周身。

“喂,看什么呢?你不会也跟她们一样吧?”雷肖看笑月有些出神。

“没有,只是……”笑月欲言又止。


只是,虽然时间过了很久,笑月仍然依稀记得,小时候有一个小男孩,也叫言树,虽然长相家世无一不吸引着众人的目光,但不论何时见到他,都像现在一样,觉得周遭的一切与他无关。

第一次见到言树,是在父亲的商业宴会上,只有短短几分钟的时间,笑月对他的印象只有“酷酷的”。后来由于父亲的关系,经常会和爸爸妈妈一起言树的家里去。父亲们聊着生意,母亲们话着家常,没有人会太在意小孩子。

“你叫言树?你在看什么呢?你为什么不说话呢?”无论何时,言树总是独自一人拿着书,屏蔽了周围的声音,认真安静的阅读,不管笑月怎样和他说话,他都没有反应。

笑月觉得无聊,总是东瞧瞧西看看。有一次,刚刚下过雨,院子的空气十分新鲜。笑月趴在玻璃床上看到院子里有蝴蝶飞舞,兴奋地冲了出去,结果差点从楼梯上摔下去,幸好被言树一把拽住,俩人一起滚到地上。顽皮的泥土把俩人变了个样,小脸上黑黑一片,看看对方,两人都不禁笑了起来。那是笑月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看到言树笑,那笑容很灿烂,笑声也很清脆。

再后来,由于家庭的原因,笑月离开了她熟悉的豪门大院,远离了这样那样的商业宴会,也再没有见过言树。在笑月的印象中,这个男孩在酷酷的表面下有着一颗炽热的内心。一晃十年过去了,笑月从没想过会在这样的场合下听见一个一样的名字,遇见一个一样酷酷的男生。“也许只是巧合而已。”笑月心里想着

“喂!喂!林笑月!”雷肖用手在笑月眼前一直晃。“你这是怎么了?”

“嗯?嗯……没……没什么。”

“你不会跟她们一样了吧。”

“别瞎说,我们快走吧。”笑月回过神来,拉着雷肖朝教室走去。


“学姐!”马上要分别去各自的教室了,笑月突然叫住雷肖。“下课后,我去舞蹈社复试……”

“学姐?!太老气了吧。以后直接叫名字。”笑月话没说完,雷肖接过话茬,用食指和中指在额前比划了一下。“下课后舞蹈社见!”

“嗯。”笑月觉得这一路和雷肖聊的极是投缘,俩人又都是爽朗的性格,觉得像是久别了的好友,心里暖洋洋的。


下一章:复试

该作品为付费连载
购买即可永久获取连载内的所有内容,包括将来更新的内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