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有时候,不知道要干什么的时候,打开手机,查看一遍微信qq各种应用,再看看网页上的新闻,飞速瞟一眼公众号的推送,然后关上手机,其实什么都没做。一天,一定会有好多次这样的行为,甚至是睡觉前,也非要拿着手机墨迹半天才肯闭眼。我把自己频繁的一直玩手机的行为,归结为自己内心的焦虑。作为一个现代人,压力从各方而来,焦虑是在所难免的。就算是现在这样码字的时候,我也总是想着去做别的无法专心。然而,并不会有什么重要的事急着让我解决。就算是明知道这样,也是忍不住去查看手机。最近把自己的qq的昵称改成“网瘾少女已治愈”,表明自己戒掉自己“网瘾”的决心。然而,我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网瘾”,频繁的看手机只是源于自己心里的不安心罢了。上课也好,吃饭也好,走路也好,总是会觉得心里空空的,想要去做些什么,显得自己不是没有事可做。今天的沈阳,风特别大,我带着耳机听着歌,一个人走在自习室的路上。因为是一个人,所以走的很慢,风特别大,风声呼呼的穿透音乐扰乱歌声的节奏,大风吹着我的头发胡乱的飞着。因为走的是图书馆旁没什么人走的那边,前面一个人也没有,空荡的湖里冰还没有全化,倒是路边的雪已经全化了,露出枯黄的草地。我从未像现在这样感觉到自己一无所有,向前走着,却又希望慢点到达终点。二不过,今天就发生了让我很久没有如此平静的事。到教室后,强迫自己安心学习,先是做生理的真题,还好之前看书比较细,并没有太多不会。做完后,一看时间,自己居然只用了一个多小时。以前,就算是学习也是磨磨唧唧的,接着开始做英语阅读和背单词。学着学着,我才发现原来教室那么的安静,只听见翻书的声音和笔在纸上滑动的声音。教室里人不多,我却从未这么安心。一般到九点多的时候,我就会开始玩手机打发,然后等到9点50再和室友一起时间。今天居然一点也不急躁,直到9点50才把书本合上。看书做题居然对治疗自己的焦虑有用,看来以后真的要嫁给专业书了。感觉自己多学一点,就多懂一点,多记一点,不明白的东西就会少一点。我从来都不是特别功利的人,说的文艺点叫随遇而安,说的通俗点叫懒,所以应试学习会让我感觉到很痛苦。即使决定了要好好准备考研,然而说什么为了以后的生活而好好学习的话绝对激励不了我。学着学着,开始觉得生理也挺有趣的。人的一呼一吸,吃饭睡觉,走路思考,都是各个器官共同完成的。人体花了几万年才进化成这副模样,可以创造工具,建造城市,传递知识,发展文明,治疗疾病,然后去研究自己的身体是怎样呼吸,走路,思考,抵御疾病,但还是有很多机制不能解释,还是不明白我们是怎样这么自然的活着并保持着自体的平衡。三在我还是个小文青的时候,看的就不是专业书了。高中的时候,看了很多的课外书,虽然没有让我高考多考几分,对我的影响却是一辈子的。当我被生活打击不知所措的时候,我会去翻开史铁生的书,想起他说:“一个人,出生了,这就不再是一个可以辩论的问题,而只是上帝交给他的一个事实;上帝在交给我们这件事实的时候,已经顺便保证了它的结果,所以死是一件不必急于求成的事,死是一个必然会降临的节日。”他还说,“ 剩下的就是怎样活的问题了,这却不是在某一个瞬间就能完全想透的、不是一次性能够解决的事,怕是活多久就要想它多久了,就像是伴你终生的魔鬼或恋人。”想到他在最好的年纪,忽然废了双腿,还是慢慢的走出阴影,做自己想做的能做的事,就充满了勇气。于是我相信着,所有的窘迫,所有的困境都是暂时的,只是为了让我们遇到另一个自己。当我觉得孤单的时候,就会想起《小王子》。小王子是不是回到了B612行星上,是不是还在每天挪挪椅子看日落,是不是还会仔细清理猴面包树的幼苗,是不是会每天疏通火山,他和他的玫瑰花有没有和好,当我仰望天空的时候,他会不会对着我笑?经常感觉自己心里住了个孩子,永远都不愿意长大,所以每次看《小王子》总会哭。那个孩子在我的心里总是不被关心,却在书里找到了伙伴。书里哪里只有黄金屋和颜如玉啊,那是很多个世界。现实的,虚幻的,纯真的,忧愁的,无论是怎样的情感,都能在里面找到共鸣。从古至今,人们总会有些恒古不变的感情,或是喜欢一个人,或是忧愁命运,或是怀念家乡,又或是感叹实事,这些感情总有人用文字记载,有时是以诗歌表达感情,有时是以小说来讲述故事,有时又是写在散文里,或者是和友人的书信间。四很喜欢顾城的一首诗:我喜欢用黄木头盖房子当天气好的时候当云彩很淡的时候夹着泥土一块一块垒到高处每天我只要收一粒稻谷我害怕期待也害怕 巨大的幸福我喜欢 每天收一粒稻谷在万字中走一的道路其实,每天要做的并不是很多。就像每天收一粒稻谷一样,慢慢的丢弃自己不喜欢的坏习惯,看点书,学习点什么东西。总有一天,你会发现,自己的心内开始由空变满,开始摆脱焦虑,不再不安。也许,现在的生活,并不是你想要的。也许,你正在迷茫期,不知道要怎么继续前进。也许,你内心苦闷,又不知道和谁诉说。不妨静下心来,找本书看看,或是学习知识,又或是寻找人生的答案。

有时候,不知道要干什么的时候,打开手机,查看一遍微信qq各种应用,再看看网页上的新闻,飞速瞟一眼公众号的推送,然后关上手机,其实什么都没做。一天,一定会有好多次这样的行为,甚至是睡觉前,也非要拿着手机墨迹半天才肯闭眼。我把自己频繁的一直玩手机的行为,归结为自己内心的焦虑。

作为一个现代人,压力从各方而来,焦虑是在所难免的。就算是现在这样码字的时候,我也总是想着去做别的无法专心。然而,并不会有什么重要的事急着让我解决。就算是明知道这样,也是忍不住去查看手机。最近把自己的qq的昵称改成“网瘾少女已治愈”,表明自己戒掉自己“网瘾”的决心。

然而,我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网瘾”,频繁的看手机只是源于自己心里的不安心罢了。上课也好,吃饭也好,走路也好,总是会觉得心里空空的,想要去做些什么,显得自己不是没有事可做。

今天的沈阳,风特别大,我带着耳机听着歌,一个人走在自习室的路上。因为是一个人,所以走的很慢,风特别大,风声呼呼的穿透音乐扰乱歌声的节奏,大风吹着我的头发胡乱的飞着。因为走的是图书馆旁没什么人走的那边,前面一个人也没有,空荡的湖里冰还没有全化,倒是路边的雪已经全化了,露出枯黄的草地。我从未像现在这样感觉到自己一无所有,向前走着,却又希望慢点到达终点。

不过,今天就发生了让我很久没有如此平静的事。到教室后,强迫自己安心学习,先是做生理的真题,还好之前看书比较细,并没有太多不会。做完后,一看时间,自己居然只用了一个多小时。以前,就算是学习也是磨磨唧唧的,接着开始做英语阅读和背单词。学着学着,我才发现原来教室那么的安静,只听见翻书的声音和笔在纸上滑动的声音。教室里人不多,我却从未这么安心。

一般到九点多的时候,我就会开始玩手机打发,然后等到9点50再和室友一起时间。今天居然一点也不急躁,直到9点50才把书本合上。

看书做题居然对治疗自己的焦虑有用,看来以后真的要嫁给专业书了。感觉自己多学一点,就多懂一点,多记一点,不明白的东西就会少一点。我从来都不是特别功利的人,说的文艺点叫随遇而安,说的通俗点叫懒,所以应试学习会让我感觉到很痛苦。即使决定了要好好准备考研,然而说什么为了以后的生活而好好学习的话绝对激励不了我。

学着学着,开始觉得生理也挺有趣的。人的一呼一吸,吃饭睡觉,走路思考,都是各个器官共同完成的。人体花了几万年才进化成这副模样,可以创造工具,建造城市,传递知识,发展文明,治疗疾病,然后去研究自己的身体是怎样呼吸,走路,思考,抵御疾病,但还是有很多机制不能解释,还是不明白我们是怎样这么自然的活着并保持着自体的平衡。

在我还是个小文青的时候,看的就不是专业书了。高中的时候,看了很多的课外书,虽然没有让我高考多考几分,对我的影响却是一辈子的。

当我被生活打击不知所措的时候,我会去翻开史铁生的书,想起他说:“一个人,出生了,这就不再是一个可以辩论的问题,而只是上帝交给他的一个事实;上帝在交给我们这件事实的时候,已经顺便保证了它的结果,所以死是一件不必急于求成的事,死是一个必然会降临的节日。”他还说,“ 剩下的就是怎样活的问题了,这却不是在某一个瞬间就能完全想透的、不是一次性能够解决的事,怕是活多久就要想它多久了,就像是伴你终生的魔鬼或恋人。”想到他在最好的年纪,忽然废了双腿,还是慢慢的走出阴影,做自己想做的能做的事,就充满了勇气。于是我相信着,所有的窘迫,所有的困境都是暂时的,只是为了让我们遇到另一个自己。

当我觉得孤单的时候,就会想起《小王子》。小王子是不是回到了B612行星上,是不是还在每天挪挪椅子看日落,是不是还会仔细清理猴面包树的幼苗,是不是会每天疏通火山,他和他的玫瑰花有没有和好,当我仰望天空的时候,他会不会对着我笑?经常感觉自己心里住了个孩子,永远都不愿意长大,所以每次看《小王子》总会哭。那个孩子在我的心里总是不被关心,却在书里找到了伙伴。

书里哪里只有黄金屋和颜如玉啊,那是很多个世界。现实的,虚幻的,纯真的,忧愁的,无论是怎样的情感,都能在里面找到共鸣。从古至今,人们总会有些恒古不变的感情,或是喜欢一个人,或是忧愁命运,或是怀念家乡,又或是感叹实事,这些感情总有人用文字记载,有时是以诗歌表达感情,有时是以小说来讲述故事,有时又是写在散文里,或者是和友人的书信间。

很喜欢顾城的一首诗:

我喜欢用黄木头盖房子

当天气好的时候

当云彩很淡的时候

夹着泥土

一块一块

垒到高处

每天我只要收一粒稻谷

我害怕期待

也害怕 巨大的幸福

我喜欢 每天收一粒稻谷

在万字中走一的道路

其实,每天要做的并不是很多。就像每天收一粒稻谷一样,慢慢的丢弃自己不喜欢的坏习惯,看点书,学习点什么东西。总有一天,你会发现,自己的心内开始由空变满,开始摆脱焦虑,不再不安。

也许,现在的生活,并不是你想要的。也许,你正在迷茫期,不知道要怎么继续前进。也许,你内心苦闷,又不知道和谁诉说。不妨静下心来,找本书看看,或是学习知识,又或是寻找人生的答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