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宫梦(三十三)念儿身世

(三十二)快刀斩乱麻

(三十三)念儿身世

在太后娘娘的偏殿里养了三日,第四日一早,太医终于宣布我可以外出了,老太太松了一口气,放了李菁进来看我。

李菁来的时候,我正坐在塌边看着念儿玩玉玲珑,见他来了,自是要先行拜见兄长的礼的。李菁却着我换了衣衫抱了念儿随他去探视太子,我本是不太想做这个虚礼的,但只要帅大叔没有废他,他就终有登基的一天,李菁都要去了,我有什么不能去的?

就禀了太后,要抱了念儿往东宫去,原本我以为是要费一番唇舌的,老太太却只点了点头,道:“你们带着念儿去也好,只是话要说清楚,莫让你大哥再起了别的念头。”

小孩子恢复虽快,但也着实虚弱了几天。这刚关在屋子里将养了几天,有了精神,一出门,便一双眼睛四处乱看。彼时五月初的光景,宫中景致正好,小子看花了眼,原本想要自个走两步的,又提不起力气,便在我怀里左右指挥着让我抱着一处处花草鱼鸟看过去,李菁见了就说:“听皇祖母身边的人说起你当日救念儿的情形,我自问,我做不到你那样。”

我隐约觉得他知道些什么,只淡淡的道:“应该的,毕竟他是念恩唯一的骨血。”

到了东宫,经小太监通报,一路进了太子的书房,太子看了念儿一眼,显是有些意外。

李菁自我怀里接过念儿,塞到太子怀里,轻声说:“当年念恩跟三弟走的时候,就已经有了两个月身孕了。”

我立在一旁,咬了自己的嘴唇一下:疼!呃,莫非这念儿是太子与王念恩所生?看来这正主儿当年不是被戴了绿帽子,原来是喜当爹呀!

姐被雷了一下,决定还是先端着吧!

太子一副不可致信的表情看着不太乐意自我怀里被抱走的念儿,因着李菁一路逗弄他,和李菁已经有些熟了,对太子却显然不感冒。

李菁冷着脸接着说:“当年人人都道念恩要做太子妃,选妃大典上你却听你母妃的选了张婧便罢了,因何疑她与我有染?你可知道那张婧当年可是明明白白知道念恩与你的事情,念恩去了太平,七月后便产子而死,说真的,我替她不值!”

“已失去”、“得不到”自是人生至苦,看太子抱着念儿痛哭,便知王念恩在他心中分量不轻,再回想方才太后的神情,想来太后也是知道此事的。只是,这王念恩,终是没能成为太子妃的,这张贵妃是有多蠢,才会现放着国公爷这么好的大树不去靠,让儿子娶了自己娘家的人?这其中内情,恐怕不是我现在所能厘清的,回头还是得去寻我那小娘子昭汐问问清楚了。

翌日,抱着念儿去了雪阳殿,李菁难得没空跟来,貌似是庆云宫有什么人要来,老太太支了我带念儿来看昭汐,我自是乐得先去与昭汐理一理头绪的。

到了雪阳殿,陈嬷嬷早吩咐打点安排了。在那排紫玉兰前摆了张贵妃塌,地上铺了张波斯进贡的地毯。昭汐斜倚在贵妃塌上,念儿在地毯上爬来爬去的玩耍。

我俩就对了下穿过来的时间,昭汐确实是长公主坠马时穿过来的,与李琼坠崖的时间,也是前后脚。只是她穿过来的时候,仿佛看了一部漫长的电影,叫做晋平大长公主的成长史,而且基本上见着谁,便知道关于这个人与大长公主的关系,就仿若她本就在这做了二十一年的大长公主似的。说得简单点,她脑子里保存了晋平大长公主的所有记忆。

在确定我对于李琼的前尘往事丝毫不知后,昭汐在我脸上捏了一把:“你傻啊,你不会装失忆呀?”

对呀,姐我当时怎么没有装失忆?这会要装,恐怕也是来不急了……话说,我刚醒的时候我在干什么?

对了,刚醒的时候在努力控制这具不听使唤的身体来着,然后就被来福刺激了那么一下,然后,我就脑子浆糊了……

看着昭汐,我这个一脑袋浆糊的人就只能感叹了:晋平大长公主李昭汐,当今皇帝的嫡长公主,大唐第一美女。姐姐我怎么就成了皇三子了呢?再不济,你让我穿成李昭汐身边的宫娥也成呀!好歹是个女的,没事看看盛世美颜养养眼也成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