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醒世姻缘传》看古代丫头们的命运

生在古代,女孩作为商品被卖来卖去是很普遍的事情,那时候这还不算是贩卖人口。很多穷苦人家,维持生计都困难,孩子更是养活不了,多有卖儿卖女的,遇到天灾人祸,更是常见。只是卖女孩的更为普遍。

小说《醒世姻缘传》里,很多丫头都是买来的,那么这些丫头们都是为何被卖,卖的什么价钱,有何出路呢?

被卖的原因:偿债或者贴补家用

为人父母的,都疼爱孩子,但凡经济条件还能养得起的,都不会轻易卖女儿。但世事总有意外,谁都无法预料。

即使是在现在,家庭作为最基本的社会单位,得到的社会保障仍不健全,抵抗风险的能力尚且不强,很多家庭因家中有人生病而使得生活条件一下子回到解放前,在那社会保障十分稀缺,风险全靠个人承担的封建社会就更不用说了。

家庭变故无法维持生计或者遇到自然灾祸又或者其他原因,很多女孩年纪尚小,还没有享受够父母的呵护就不得不离家,被卖到大户人家做丫头。而那些需要丫头的人家,一般经济条件都不错,产业丰厚,人丁兴旺,家务事也多,人手总是不够,再加上稍微有些地位的人断不肯自己做这做那的,总得有人服侍,所以买丫头是最便宜的选择。

晁老爷的小妾春莺被卖的时候刚十一岁,只因为父亲沈裁缝一时猪油蒙了心,在给知县老爷做吉服的布料上偷了几尺布料,吉服做的不合身,被县官老爷逼着赔偿,要他重新买布料做衣服,不然让他家破人亡。

小民小户哪里来这么多钱买这么昂贵的布料,东拼西凑再加上砸锅卖铁也还不够。听得晁夫人要买丫头,就只好把闺女卖了,得了五两银子方才将衣服做好赔给县官老爷。

狄希陈的丫头小珍珠,家境也不富裕,父亲韩芦,是兵马司的皂隶,也就是衙门里的临时差役,挪用了衙门里的银子,被衙门狠命的追还,走投无路只得把她卖了来偿债。

狄员外的小妾调羹,本是别人家的全灶丫头,因做饭技术比较好,被狄员外出高价买来。

毫无疑问,这些丫头都是被买来的,至于卖的什么价钱,那就要分情况了。

身价看长相或技术水平

丫头也分好几种,价格不等,一般都得几两银子(在明代,一两银子合人民币500元左右)。

有的丫头年纪小,没有一技之长,买来做做打水扫地端茶倒水等简单的活计,因没有什么技术含量,所以价格一般不高。但是如果长得好看点,就能多卖几两银子。

狄希陈的丫头小珍珠买来的时候才12岁,只做些端茶倒水,守夜类的活,但因为长得眉清目秀,唇红齿白,看起来也伶俐,所以价格就高了些,卖了12两银子,折合人民币6000块钱。

小珍珠死后,狄希陈又买丫头。相中个丫头,也是12岁,塌鼻子扁嘴巴,长得很是丑陋,最初寄姐只肯出二两银子,经过几番讨价还价最后定为六两银子,也就是人民币3000块钱左右。

狄希陈的同窗张茂实给妻子做了一件精致的衣服,买布料再加剪裁共花了八两银子,折合人民币4000元。张茂实还只是做小本生意的小商人,地位不高,出手不算阔气,只能算一般。这一件衣服的钱都够买一个丫头了。

狄希陈从张茂实手里买了相同布料的衣服,却被狠赚了一笔,花了23两银子,为感谢他大度,还白给了张茂实几石粮食,那些粮食也得折合人民币七八两银子。

狄希陈是只是个有钱的庄户人家而已,不是什么名门望族,他花30两银子买一套衣服,稀松平常的事,一点不觉得贵。

30两银子是什么概念?换算成人民币是15000块钱,放到现在除了土豪谁有这个能力如此奢侈呢,这出手阔绰的真可谓是土豪了。

再说了,谁还能一年到头只穿一套衣服呢,至少也得置办几套衣服才换的过来,这些衣服至少得花费上百两银子,这些钱足够买一群丫头了。

可见丫头还不如官宦人家的一套衣裳值钱。

有的丫头有一技之长,或者擅长做饭,或者针线做的好,或者有管理才能,这样的丫头价格就相对高很多。

全灶丫头就是全能厨师,洗切炒炖蒸煮无不擅长,家常饭菜是轻而易举,招待客人的酒席也不在话下,只要把她放在厨房,主人就只等着享受饕餮大餐就行,省心省力。这样的丫头身价就高,基本上在20两银子以上。

狄员外的全灶丫头调羹花了24两银子,也就是人民币12000快钱,这也是一笔性价比超级高的交易,十分划算,买到这样丫头的主人就偷着乐吧。

想想看,对于官宦人家来说,24两银子也就是一套衣服的钱,用这点钱在未来几年内都享受到高级厨师水平的服务,是值得的。再加上,这个丫头未来可能还会成为男主人的小妾,顺带着给生孩子带孩子,做家务,服侍正妻,她一生的劳动都花在这个家里,24两银子买断未免太划算了。

出路:纳为妾、许配家丁、放出去嫁人

一旦被卖到官宦人家做丫头,就没有了人身自由,整日被人指使忙碌,如果运气不好,遇到心肠歹毒的主人,稍有不慎就非打即骂,甚至有被虐待致死的。人命卑贱,死了也无非是赔父母稍许钱财,一领草席就打发了。所以,做丫头不是长久之计,年龄大了总要嫁人,至于嫁什么样的人则就有几种不同的选择。

运气好的被男主人纳为小妾,再一等的许配给家丁,最次的放出去嫁人,不拘嫁给谁。

成为小妾确实能改变命运,不再做牛做马受人践踏,但是小妾的未来是不明朗的,充满了悲哀。

晁思孝60多岁的时候纳妾,小妾春莺是小的时候买来的,养到16岁,出落的很是标致。晁老爷就起了贼心,要纳她为妾。可怜的是春莺,年纪轻轻,大好青春都耗费在一个行将作古的老头子身上了。

二月初纳妾,三月中旬晁老爷就因伤寒得病死了。春莺已经怀孕,黑发人送白发人,人生尚未开始,就要做寡妇,难耐的几十年都要自己度过,也是够悲惨的。

狄员外的小妾调羹,还不到20岁,嫁给了60多岁的狄员外,还没有享受几天清福,孩子生下来刚满月,狄员外就撒手归天了,剩下她和嗷嗷待哺的孩子。再加上薛素姐对她虎视眈眈,生怕她的孩子和薛素姐抢家产,暗地里要除掉他们。她的日子也是危险丛生,幸好狄希陈将她带到了京城瞒过了薛素姐的眼,不然她的日子真的是到头了。

狄家的家丁很多都娶了丫头,夫妻两人继续留在狄家,这样的好处很明显,起码生活有保障,只要主人在,衣食无忧的日子还是能保证的,总好过在外艰难的讨生活,吃了上顿没下顿。

这些丫头嫁人后就改了称谓,统统是谁谁家媳妇,谁谁谁家媳妇,她们的所有才华和梦想都统统隐藏在谁谁谁家媳妇这个称谓后面了。从此相夫教子,洗手作羹汤,柴米油盐,日子将就着过下去了。

再次一等的出路就是放出去嫁人。一般长相还看得过去,稍微有些姿色的丫头都被男主人占住了,哪里会舍得放出去,所以放出去的都是些相貌丑陋或没有什么一技之长的丫头们。他们放出去嫁给谁就不知道了,也可能由父母做主找个人就嫁了,也可能已经举目无亲沦落风尘,这个都说不准。

当丫头的苦楚:一旦卖身,就是主人的财产,没有自由

一朝成为人家的丫头,就失去了自由身,成为主人的私有财产,任凭其支配使用,没有反抗的余地。

薛素姐的陪嫁丫头小玉兰,因为被狄周媳妇说了句偷吃了碗鸡蛋,薛素姐觉得是在侮辱自己不会管教下人,把小玉兰一阵狠打。她的公婆和父亲都劝解不了她,小玉兰被打的皮开肉绽,鲜血将要流成河,只剩下一口气在那里。被抬到薛素姐的娘家后,修养了好长时间才能下地行走。若不是,薛素姐及时收手,恐怕她的命都要没了。日后,只要是薛素姐脸色一变,她就条件反射似的吓得浑身战栗。

在古代,男主人性侵丫头不算是犯法,因为丫头是主人花钱买来的,他做什么都正常,性侵有个更好听的名字叫“收用”,也就是收到房里用,用的好的就纳为妾,用的不好的就还是丫头。

男主人与丫头私通这类的事情在古代很普遍,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丫头们为了获得更好的生活环境,登堂入室成为男主人的妾,完成鲤鱼跳龙门的转变,有的也会主动献身。估计每个丫头在内心里都有成为小妾的梦想。

狄员外在京城的时候,死了厨子,房东童奶奶给他寻了个全灶丫头,专管他们的饭食。童奶奶暗中问她,在以前的主人家时,男主人是否收用过她。丫头回说收过很久了。童奶奶又问是否生下孩子什么的,丫头回说,也就是稀里糊涂的勾当,没有生下孩子。

当了一段时间的全灶,丫头因为做饭技术好,做人也稳当,顺理成章的成为狄员外的小妾,而狄夫人虽然心有不悦,却并不十分恼怒,在她看来,这也是普遍现象,可以接受。

晁源在山庄修养的时候,与家人媳妇子也有不清不楚的关系。他看上了家丁小鸦儿的媳妇,背地里跟她私通,被另一个家人媳妇发现后,为了堵上她的嘴,又和她厮混在一起。而且趁着夜深人静的时候,三个人齐齐上阵,玩群P。

狄希陈娶了寄姐后,对丫头小珍珠也是垂涎不已,眉来眼去,和丫头也有过不正当的关系。寄姐发现他们的勾当后,就对小珍珠实行监禁和语言暴力,最终导致小珍珠不堪凌辱而自尽。

遇到脾气好又容人的正妻,这就是丫头们的造化了。如果运气不好,被好妒的正妻折磨,那日子真是如履薄冰,有的甚至付出生命。在成为小妾的路上,多少丫头们是用生命在走啊。

地位:高级点的丫头而已

妾比不得妻子有地位,没有迎娶的仪式,偷偷摸摸就收到房里了。收到房里也就是供男主人泄欲或者为其添丁进口的的代名词,妾就是作为工具存在的。

因为妻妾之间等级分明,妾在妻面前就是丫头,是用来使唤的,所以妾还要尽心侍奉女主人,为奴为婢,看女主人的脸色,做低伏小,惹到女主人不顺心也和丫头一样,挨鞭子是家常便饭。

四川刑厅吴推官在京任职时候,纳了两个小妾,她俩经常争风吃醋,打打闹闹,日子过得鸡飞狗跳。回到家乡后,两个小妾则不敢放肆了。因为和明媒正娶的正妻相比,她们也就是低贱的丫头而已。

吴推官讨好正妻,说正妻身边人手不够,怕累着她,所以才买来这两个小妾来服侍她。可见,小妾也就是高级点的丫头而已,丫头做的事,她们一样也不会落下,且凡事都得听正妻的。正妻不发话,她们都不敢乱动,只得站墙根。

她们俩轮流到厨房监灶,下班还要直宿,做下不是的,论罪过大小,决不轻饶。有个小妾因为起床晚了,误了正妻上庙烧香,被罚跪,而且还要头顶两块砖,正妻不发话,她们都不能动弹。

妾的生活也不是容易的,但是和丫头们相比已经是有质的提高。起码锦衣玉食,名声好听,比那些丫头们多了一层保障,不用担心温饱和生存。那些没有希望成为小妾的丫头们,则只能做低贱的丫头被人践踏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