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落不觉晓(十四)

图片发自简书App

前景回顾

第十三章:

我终于有了强烈的紧迫感。

高三开学时,我痛下决心痛改前非后,毅然决然的从三人寝室搬了出来。

我最后搬进去的地方,是菜市场边上的一间民房,房东是个佝偻的老头,他老婆常年在外工作,过年才会回家,他儿子也是高三狗,和我离得不远。

陶子和赵倩搬到了东门边上的开放式小区,住在顶层,没有电梯,我当时真的很佩服她们的毅力,每天徒步回家,还爬六层楼梯,我想后来陶子变得苗条应该和这点脱不了关系吧。

至于涂涂,她和九班班主任闹翻了,再加上一直是工科类学生中的绝缘体,所以高二一结束,她任性的换回了文科,连手都懒得挥一挥,便潇洒的回到了二十班,那里的男生有很多都是她的粉丝,对于她的归去,表现出前所未有的兴奋。

我们就这样,如同距离相隔以光年为计量单位的小行星,各自回到了属于自己的轨道。

我开始明白,每个人都是孤独的,即使你们一起度过了最开心的日子,陪伴也终究不是永远的。人不能守着回忆过一生,我们还是要去追寻诗和远方。

高三上学期圣诞节后的一天下午,一中六班的哥们突然送过来一封信。

我以为是远见托人让我转给佳佳的,毕竟这种事每天都会发生。

佳佳之前婉拒了张圣龙的痴心,将所有的真心都给了远见,事实也证明她是我见过的女生中最幸福的一个!

怎么形容他俩的腻歪呢?除了各种花式虐狗,他们之间的相处模式也全然超出了当时幼稚的我们所能承受的范围,佳佳时不时就会给我们普及应该如何与另一半相处,而我们每次都会托着下巴一脸崇拜,当时我想,如果连佳佳和远见都不能修成正果,这辈子我都不会再相信爱了。

信交到我手中的时候我正在吃辣条,我咬着卫龙含糊的说了句“哦”之后,六班的那哥们一脸狐疑的盯了我半天,愣是没松手。

“干嘛?”我有点不耐烦,“我不会偷看的!”

“你确定不看一下谁写的?”他眉毛一挑,扯出一丝坏笑。

“不是远见?”我低头,突然胃里一阵翻江倒海,那种想吐的感觉时隔三年,再一次向我涌来,我咽下一口甜辣,擦了擦嘴巴,“你在逗我?”

没错,蓝色墨水勾勒出的熟悉字迹一如既往的潇洒,我一眼就认出来,是吕小龙写的。

我佯装不在意,踹了那哥们一脚,回到座位,小心的打开信件,上面写着:

“王小贝,你好。很冒昧的给你写了这封信,因为偌大的学校,我不知道还能写给谁,我心中有太多要倾诉的东西,如果你愿意,今晚七点我在教学楼门口等你,如果你不愿意过来,那么打扰了。”

我整个下午都在浑浑噩噩中度过,我不敢跟别人说,我怕是他的恶作剧,我怕他只是为了试探我对他的执着,我怕他一脸自豪的跟朋友说,看吧,我说她会过来。

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变成这样,连信任,都这般奢侈!

可是,我真的想他啊,如果我多年的等待感动他了呢?如果他兜兜转转发现还是我值得交往呢?我如果错过了,将会是多么大的遗憾啊!

泡泡糖看出了我的纠结,在她死缠烂打的威胁下,我终于道出了实情。

我问她,“你觉得我要不要去?”

“当然去!”她拍着胸膛,“我先去帮你探路,如果他敢耍花样,我绝不放过他!”

就这样,她拉着我强行塞下一个煎饼后,大步流星赶往教学楼。

那里空无一人。

她兜转了一圈,问我,“吕小龙是不是个子不高?”

好吧,她非要拿他与她前男友相比的话,是的!他身高确实不到一米八!

我咬牙切齿的点点头,她笑了笑,“你看看教学楼后面的那个男生是不是?”

我慌忙朝教学楼后跑去,很遗憾,一个人影也没有,沮丧的回到泡泡糖身边,噘起嘴巴,“没人啊。”

她秀眉一敛,“不会啊,我看他挺像的,我再去看看!”

几分钟后,她翻着白眼小跑回来,“就是他,快去吧,他在等你!”

我瞪大双眼,“你怎么知道是他?”

她喘着粗气,摆摆手,“你俩真是搞笑,一个在前一个在后,围着教学楼转圈,怎么能遇见?我让他停下来了,你快去吧,我要回去收被子了,估计都受潮了,好运啊!”

她扭动着腰身,性感的转身,只留给我一个背影。我一边感慨为什么别人家的女孩都可以光芒四射,而自己却依旧面黄肌瘦一边揣着忐忑的心赶往教学楼后方,心中增肥的决心当即便坚定下来!

看见他的那一瞬间,我似乎跳进了三生池,将身上所有的欲念都清洗干净了,我望着他如春风一般和煦的微笑,心中的旖旎难以言表,就差没扑上去来个大大的拥抱了!

“你还带探子过来啊?”他向我走来,打趣道。

“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在和我开玩笑。”我后退一步,调整呼吸。

“我又不会吃了你,”他轻笑,不再有进一步动作,“去操场?”

我点点头,一路小跑跟在他身后。

可是当他开口时,我才发现,他找我,并不是因为他阅人无数后最终回首选择灯火阑珊处等候多年的我,而是和我一样,陷入了不知如何去自救的淤泥中无法自拔。他想了很久,脑海中最终只剩下我。

“我恋爱了。”他如实交代,面露甜蜜。

希望的憧憬有多大,失望的痛苦就有多深。他自顾自的说着,在我早已千疮百孔的心上一刀一刀划出新的伤痕,从来未曾想过是否要停一停,我能不能承受。

“可是我影响到她学习了啊,”他有些自责,“她那么优秀,怎么能因为我而耽误学习?我有时候觉得自己特别幸运,有时又恨透了自己的幸运。”

我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些什么。就在我酝酿着,组织语言想要给他送去安慰时,他话锋一转,“听说你也恋爱了,说说他吧。”

额……我谈恋爱只是想要试着爱上别人以便忘记你,但是我发现这并没有任何卵用因为我依旧对你朝思暮想?

好吧,我承认自己是个骄傲的loser,被拒绝一次就已经足够我舔很久的伤口了,我才不要没脸没皮的再去撞南墙呢。

“也没有多喜欢,跟你的浪漫史相比不值一提。”我打着哈哈,拿出手机,“你号码多少?我记一下,以后别拜托侉子帮你传消息了,你女朋友知道多不好。”

他什么话也没说,拿过手机,输了一串数字,之后并没有保存,而是盯着屏幕笑了一声,按下向上的空格,“是春眠不觉晓的晓,不是大小的小。”

我愕然。直到他修改后保存回拨自己的号码,确定已经接通后挂断,递给我,我才悠悠开口,“你什么时候改的名字?”

“一直是这个字,是转校的时候学校弄错了,于是就将错就错用下去了,”他有些无奈地耸耸肩,“中考的时候我才去纠正的。”

吕晓龙?好吧,多一个字不多,少一个字别扭,就像我对他的明恋,不多不少,恰到好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