榆林孕妇跳楼案中的人性与绝望

我不知道在历史长河里,曾经有多少孕妇以自尽来了断痛苦,可唯有这次的榆林孕妇跳楼案成了热传的一条新闻。等到家属方和院方各自陈词了两轮,虽然说辞迥异,但是所陈列的事实里,足以让我们看到人世间的残酷与阴暗,可以没有底线。

我们先简要回顾下这个惨案的经过。事情发生在一周多前,2017年8月31日,榆林市的一位妇女,从医院5楼妇产科的分娩中心跳楼自尽。

第一轮陈词。

【院方】案发后,涉事的榆林第一医院发表声明,称因为家属多次拒绝产妇的剖腹产请求,最终产妇难忍疼痛,在情绪失控下选择跳楼自尽。

【家属方】产妇的丈夫否认了院方的说辞,相反,自己曾先后两次同意实施剖腹产,但均被院方拒绝,拒绝的理由是“快要生了,不用剖腹产”。另外,丈夫还声称,自己曾打电话找关系,希望可以实现剖腹产。

第二轮陈词。

【院方】9月6日,榆林第一医院公布事发经过的监控画面截图,画面中呈现的是,产妇3次走出待产室与家属见面,其中2次跪在家属面前的情景。

另外,院方出示了《护理记录单》,里面记载了产程中家属三次拒绝剖腹产的记录。至于剖宫手术必须家属签字一事,院方出示了产妇生产前签署的《授权书》,全权授权她丈夫签署一切相关文件。

【家属方】针对院方出示的视频截图,产妇丈夫的堂哥声称,监控中产妇不是下跪,是疼痛时的下蹲动作,并不是向家属下跪要求剖腹产。并且声称,孕妇说的是自己疼得撑不住了,请家属跟医生说一下。然后两个医生检查后都说不用剖腹产,马上就生了,还拿走了小孩的被褥用品。

完整视频如下:

http://weibo.com/tv/v/FkynQjxmD?fid=1034:9f35f38e3bf2e2f5342e0a09331b42f5

画外音有来自产妇丈夫和母亲的采访片段。但是画外音的采访,产妇丈夫和母亲的声音里,没有任何一丝悲伤,好像是在讲一件陌不相识的别人的事情一样。

在这种家庭环境里生存,本身就是一件悲哀而壮烈的事情吧,当然,可能愚钝的思维会让当事人钝化,会觉得若不是发生了这种死人的大事,别的又有什么是承受不了的。

=================================

我是这么看的:你觉得下面两种情况,哪种情况下,你会想死。哪一种情况就更接近真相。

1、 如果是院方跟产妇说,你这种情况已经没法剖腹产了只能顺产。丈夫跟孕妇说,我在帮你找关系给你剖腹产,你再坚持坚持。

2、 如果院方跟产妇说,你的情况是可以剖腹产的,我们也建议剖腹。一而再,再而三地恳请,丈夫就是不同意剖腹产,自己的妈一言不发,医生说家属不同意我们也没办法。

剖腹产就不疼了吗,也会疼,但是产妇是愿意接受这种疼的,不然她也不会一遍遍恳请剖腹产了。所以让人去寻死的,不仅仅是疼本身,而是绝望的情绪。

你不知道要疼多久,你不知道会不会在疼痛中难产而死,你的疼痛无人足以宽慰,无人足够在意你的状态有多糟糕,产妇在极差的情绪中容易产生一死清静的想法。

从细节来看。

我想到的一个细节是,在产妇心中,谁是那个不答应她剖腹产的人?如果是院方不同意,她是不是应该一遍遍地去找医生,跪在医生的面前(对,哪怕是疼痛的下蹲在医生面前)。为什么,她是一遍遍地找家属,两次“疼痛地下蹲”在家属面前。

还有一个细节就是,我不知道为什么,时至如今,出来表态发声的人是产妇的丈夫以及丈夫的堂哥。女方父母是在矛盾中不知道如何表态么。如果以阴暗面来揣测就是,指责其夫家和指责院方,有一个非常大的差别就是,院方的责任是需要用金钱来摆平事情的。在这个层面上,女方父母和夫家是利益共同体。

第三个细节,为什么疼痛的产妇,从爬下床到跳下楼的整个过程没有人看到。那也就是意味着,在她疼痛地躺在床上的每一分钟,身边并没有一个人在陪伴。

今天中午吃饭的时候,我的同事告诉我,事实真的是那样,因为产妇太多,没有办法一一陪伴的,医务人员会定时过来看你的状态,不同的产程会把你推入不同的病房进行生产。

哦,如果是这样,我就冒出个疑问。既然如此,那么如此多妇女在没人陪护的疼痛中,从未有人选择跳楼吗?为什么偏偏是这一个,她是全中国最受不了疼的那一个吗?她不知道跳楼疼吗?她是疼到谋杀尚未出世的孩子为代价也不足惜吗?

1个巨大的疑问。

很多人都会有一个疑问是关于院方的。既然实施剖腹产的唯一障碍是家属方不同意,是产前的那份《授权书》,那产妇为什么不可以变更授权。连走出产房下跪的力气都有,那签一份变更授权或者取消授权的文件,有那么困难?

是产妇根本想不到变更授权,还是院方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而没有引导她去变更授权?如果家属没有同意,产妇自行签署了剖腹产同意书而导致的意外伤害,是会由院方来负担吗?

来,我们翻出卫生部发布的《医院工作制度》第四十条“施行手术的几项规则”的规定,实行手术前必须由病院家属或单位同意签字。《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33条,医疗机构实行手术,特殊检查或特殊治疗时,应当取得其家属或者关系人同意签字。另外就是我国的《侵权责任法》第55条,患者应有权知道病情和医疗措施,并有权自主决定。

各种条例本身就是有所冲突的,你怎么做,好像都是有理可据。我不知道医院里的医务工作者会按照什么标准去执行。

从推演来看的话,就在这个案例里。

【顺产】如果顺产出了意外,家属责任自负;顺产成功,皆大欢喜。

【剖腹产,且家属未同意】如果出了意外,医闹;不出意外,可以皆大欢喜,也可以家属指摘院方私动手术不愿支付费用等。

从以上枚举法看来,对院方来说,听患者家属的话,风险是最小的。

故事中折射的人性与绝望。

在视频中,娘家人并没有如此亲密地陪伴在女儿左右,反而是有点冷眼旁观。都在诟病城市里家长对独生子女娇惯多不好,但是至少是发自内心的疼爱啊,女儿病一下疼一下,父母都感同身受地难过啊。而这家人对女儿的路人行径,真是让人觉得命贱不足惜的既视感。

产妇的去世,最该悲伤的人应该是产妇的父母。我以为家属会在悲伤中难以自禁。可是,娘家人和婆家人却在协调会上争吵起来,吵架点是赔偿款由谁来拿。都想得够开的,可能看新闻的一些妈妈们、老阿姨们,对于产妇的不幸,悲伤得都要比你们深一点,流得眼泪都要比你们多一点。

对,整件事情里,我最难以理解的就是,整个生产过程中,女方的父母跟聋哑人一般地存在!你们是没有说话份吗?这女儿是你们亲生的吗?你们把女儿生孩子的过程看成是什么,替婆家传宗接代吗?愚昧的、不开化的封建保守思想,真的可以侵蚀到血亲情感吗,以至于你们看到女儿的死去活来而无动于衷?

产妇的丈夫。千夫所指。我好像还没有看到一个男方家属外的人,认同他的辩解。如果是一个心里焦急着为媳妇儿奔走求医剖腹产的丈夫,必然不是监控里那个慢条斯理的状态。以后谁敢嫁给这个鳏夫,真的要足够蠢之外,还要足够不怕死,“好在”,这样的女人,现实中是不少见的。

大家难以想象的是,如果家属和产妇本人都坚持剖腹产,而院方坚持顺产的利益导向在哪里?为了不开刀图省事,还是剖腹产指标要省着点用?从利益导向的角度,丈夫及婆家不同意剖腹产,可以省钱,可以对孩子好,对产妇自己好。

丈夫说,家有6孔“窑洞”有车,不会为了费用高而拒绝做手术。请清醒一点,没有窑洞,没有车子,老婆生孩子该要的手术钱,砸锅卖铁也应该出,不是吗?为什么你要通过你有的那些不足挂齿的资产来证明自己。难道在你的价值观里,确实是应该有钱才会不拒绝手术吗?

产妇丈夫的堂哥。我不知道这位兄弟当时有没有守在现场,现在他居然成了产妇方的对外代言人。这得是关系有亲密的夫家堂兄啊,为什么要由这个亲眷关系隔了一道的外人来诉说家属方的委屈。你哪怕是产妇自己的堂兄,我都觉得合理一点。

在这家人眼里,好像至少有一个共同的价值观:产妇生孩子是为婆家生的。所以女方父母在整个生产过程中没有说话权,所以由男方家来决断和坚持孩子以哪种方式进行生产。而人死了,抢赔偿款倒是都蛮积极的。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对于产妇本身,虽然逝者已矣,但并不代表她的死是值得肯定的。中国人喜欢用“你弱你有理”的逻辑来看待问题,好像弱者就应该更对。对于产妇遭受到的一切不幸,很多人都会感同身受的难过而破口大骂她老公畜生不如。可是,天大的委屈,好死不如烂活,更何况自杀的同时谋杀了自己的亲生孩子,这么做我们应该理解她吗?

我想起来之前新闻里说的,某个年轻妈妈在和婆婆吵架的时候,气不过,就抱着孩子跳楼自杀了。死者为大,所以我们不应该多加指摘,可是动辄以死来解决问题,是应该的吗?

子非鱼,焉知鱼之痛。那就不揣度产妇、产妇丈夫、产妇父母、产妇婆家以及产妇丈夫的堂兄都在承受着多么大的委屈和痛苦。那我们揣度一下他们需要的是什么吧。

产妇需要:不要疼太久,赶紧生完孩子(8月31日)。产妇家属:赶紧顺产把孩子生完(8月31日),钱(现在)。委屈和痛苦可以有千言万语,可是诉求往往寥寥几句。

我不知道陕西省榆林市算是一个多么僻壤还是比较现代化的城市,如果一个这样的地级市里,尚有如此不开化的愚昧的思想横行步道,不敢想象,在更多落后的县区里,是以一种什么样的价值观在主导人们的生活,而这,才是我觉得整个事件中反映出来最惨烈的地方。

退一万步讲,当时如果这位孕妇产下了孩子,她是不是会选择跟那个禽兽夫家继续共同生活,甚至不需要思索犹豫。而在我看来,那种被命贱的日子,也同样令人窒息,却不太容易引发什么人的关注。又有多少妇女有勇气,离开一个恶劣的生存环境,离开那个人渣,她会过得更好吗。这个残酷的世界里,很多问题是经不住问两层下去的。

如果你觉得生活过得还算有质量,那是特别值得珍惜的事情。因为在这个世界上,很多人的人生不是靠同情就可以解困,他们的人生,是无解。

最后,一定要强调一点,任何情况下,女人生孩子不是为婆家生的,是为自己。孩子如果从夫姓只是遵从习俗,并不代表生孩子是欠对方家庭的一笔账。孩子首先是属于母亲的,其次是夫妻小家庭,再其次才是夫妻双方的大家庭。

PS 事发后,涉事主治医生已被停职。我总觉得,他是最无辜的一个。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