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八)

舒康很顺利地把俞静找回来了——或者说是很顺利地在她出了火车站就把她接回警局。

这是一个很没有成就感的案子。

一个中二少女想要出门旅行,但是父母不同意,于是为了威吓一下父母同时又满足自己外出旅行的愿望,她和好朋友一起策划了一次失踪,在把大家耍得团团转的时候自己开开心心在外面玩。

舒康都不知道他应该怎么写报告。

不过似乎也不用他报告了。

他回到局里的时候,高队长正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不见任何人。按照师姐的说法,高队长曾经单独和伍牙儿谈过话,然后就变成这样了。

伍牙儿早已不知所踪。俞静似乎也没有对自己的好朋友发表任何看法。倒是俞静的父母,似乎很不喜欢女儿交上这样的朋友。


高严从柜子最底下翻出了一张照片,上面有三个年轻人,其中两个穿着警服,英姿飒爽,还有一个身着西装,仪表堂堂。

这是他和伍析刚入职时拍的。高严是站在最中间的那一个,也是他们三人之中个性最张扬的一个。或许正是因为张扬,所以他受不了伍析比他更受重视。

那个时候他刚离婚,正当失意,本想把所有心思都扑在工作上,可是上面却总是更看中伍析。他策划过无数次针对伍析的行动,可是付诸实践的就那么几次。唯一的一次,他强迫自己狠下心朝伍析开了一枪,最终还是下不去手,于是子弹打偏了。

从小一起长大,一起上学,一起考入警校,一起入职,所以伍析一定对他很失望吧。几十年的交情。

伍牙儿过十岁生日的时候他去过,之后他们就再也不见了。他受不了曾经的朋友对他说那些客套话——虽然那时他自己也在说这些话。

他一直在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但是他知道,无论他怎么后悔,该失去的都已经失去了。

高严从兜里掏出打火机,点燃了那张照片,然后扔进烟灰缸。

上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