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靡~一百零五章 一百零六章

一百零五章

随着一阵劲风而至,落地是一位一身黑衣男子,五官刚毅,棱角分明。玄珵珏和墨逸尘抬眼望去,正是冥王—落烟寒。

庆姜看清来人,也是短暂的愣怔,却即刻恢复正常,他不屑的看着落烟寒“冥王?” 落烟寒亦是不屑的与他对视 “庆姜,当日本君答应与你合作,是因为你答应本君,不会伤害无辜,涂炭生灵,而如今,你在此大开杀戒,已然是违背了当日之约” 庆姜哈哈大笑 “黄口小儿,你凭什么让本尊对你遵守约定?当日与你定下约定,也不过是权宜之计罢了,却不想你中途却对那个丫头留情?” 众人都知道庆姜说的是络络,而落烟寒却是嘴角微翘 “庆姜,我冥界虽与你魔族同理同枝,但这不代表我冥界就会助你为非作歹” 庆姜收起笑颜,眯了眯眼睛 “冥王的意思,是要彻底与我魔族翻脸了?” 落烟寒没有回答庆姜的话,而是转眼看了一眼一直在旁的玄珵珏 “太子殿下,那日你的提议,本君应了” 玄珵珏和墨逸尘对视一眼,脸上露出释然的笑 “冥王大义,本君佩服”

庆姜听到玄珵珏和落烟寒的对话,不悦的蹙了蹙眉头,“三个毛头小子,居然妄想和本尊作对,本尊这就让你们吃点苦头” 说着,庆姜抬手幻出一个法器,口中念念有词。片刻,少绾最先反应 “东华,护住小九” “噗~” 少绾话音未落,凤九一口鲜血已经喷出。 “九儿~”东华大惊,赶紧上前抱住凤九。迅速封住凤九穴道,为凤九输入真气,凤九抬手制止东华,东华有些气急 “休要胡闹” 凤九苍白的小脸上,却是露出几分笑容 “九儿没事,帝君此刻不要浪费修为” 凤九决绝的抵抗着东华为她输入真气的手,东华无法,便转身对庆姜怒目而视 “庆姜, 数十万年前,封你入结界的人,是本君,如今你若报仇,找本君便是” 听到东华的话,庆姜眼中迸射出仇恨的火花。 “少阳,这数十万年,本尊确实无时无刻不想要复仇,可如今,本尊却不只想报仇了,哈哈哈哈~~~” 随着庆姜刺耳的笑声,又是一阵毒雾的狂轰乱炸,此时天族这边已经是死伤无数,而凤九也已经几乎快要扛不住,却念着不想让东华分心,而苦苦支撑。

玄珵珏看到凤九几乎已经支撑不住,有些心急,便赶紧招呼墨逸尘和落烟寒,“墨师兄,冥王,布阵” 墨逸尘和落烟寒齐齐飞身,三人悬在半空,围着庆姜绕成半圈,黑,白,蓝,三道光雾分别从三人周身徐徐散开。而此时众人皆是震惊,此番情景已是散出巨大灵力,原来大家都是不知,这三界君主合力,居然可以产生如此强大的灵力。正在所有人都愣怔之际,却见三人似是遇到什么阻力,三人逐渐感到散出去的气泽因为遇到阻力而被逼回,并且力道更胜之前。三人下意识的用内力往外推这道力量,却是逐渐感到体力不支。终于,三人皆是一口鲜血喷出,随之被打出几十米外,摔落到地上。

玄珵珏有些不解,刚刚他们三人合力,却是觉得庆姜周身似是有一道很坚固的结界,任凭他们用尽全力,但是结界却是丝毫不受伤害,更别提能够伤害到庆姜。东华方才一直看着庆姜的结界,此时到是有几分了然。墨渊来到东华身侧“帝君,可是看出什么了?” 东华回身 “若是本君没有看错,这应该是血魔界” 墨渊眼神镇静 “方才我看得那结界外围隐隐散着绿色幽光,便猜想可能是血魔界,却不想,这庆姜真的如此凶残,不知害了多少无辜生灵,才练成这妖魔仙术法皆是无法破得的防身结界” 这是少绾过来 “血魔界是我魔族禁术,靠术法是无法破解,但却是可以用我们的剑法去试试” 墨渊转头看着少绾 “绾绾说的是 念殇 ?” 少绾点头。 却在此时众人皆是看到一道白色光雾直冲庆姜结界。众人一看,原来是墨逸尘已经在少绾之前,提前使用魔,仙两界的合一剑法去单挑庆姜。

一百零六章

大家看到时,墨逸尘的身影已经到达半空,剑气朝着庆姜结界劈去,大家听的震耳欲聋的一声巨响,转而便看庆姜有些气急“小子,你到是聪明,可奈何,你小子的修为,还差的远呢,让你老子来,本尊还有心情和他比划比划,哈哈哈~~~~~” 墨逸尘这一剑,虽是没有伤到庆姜,却真的是对那结界造成了一些损伤。这让墨逸尘有些欣喜,原来古书上说的是对的,当日他不过是想要了解魔族之事时,无意间翻看古书的时候,有看到这样一个上古禁术,这是一个护身的结界,但是这个结界是需要魔,妖,仙三界生灵炼成,三界术法互相抵制,互相博弈,反而是可以抵抗外界的术法伤害。然而却是无法抵抗非术法而练成的高超剑气。

方才墨逸尘听到东华的判断,便知自己的猜想也是没错,但是娘亲和父亲是断不能去的,因为墨逸尘知道,结界如果真的被破,那么破阵之人,势必会遭到阵内气泽反噬。他不能让父母受到伤害,所以便抢先去破阵。

无奈一人之力确实是微不足道,但是墨逸尘却是不想放弃。而正准备发出第二番攻击时,想了想,俯首对着玄珵珏说了一声“珵珏,若此番墨逸尘身死,怕是不能遵守约定了” 玄珵珏此刻也是受了重伤,却是丝毫不影响妖孽帅气的脸。他对着墨逸尘坦然一笑 “英雄相惜” 就只是这四个字,他懂,墨逸尘也懂。而就在墨逸尘转身,再次挥出招式,就在一道白色剑气再次从剑尖飞出之时,就看另一道赤金色光雾从另一方向飞来,在空中与墨逸尘白色光雾稳稳汇合,两道光雾合二为一,剑气更胜,速度更快,剑气飞速刺进庆姜结界,却看结界应声碎裂,已是碎出一道裂纹。

众人包括墨逸尘,都是吃惊至极。随之一道淡蓝色身影随之出现在众人眼前。众人看清来人,均是倒吸一口凉气。

“倾儿?” 玄珵珏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此时此刻,居然还能看到他心心念念的倾儿,这是他不敢想的。而东华和凤九,还有青丘的众位上神,也都是害怕的心惊。此刻络络转身,来到东华和凤九身边跪倒 “女儿不孝,没有听父君和娘亲的话” 东华和凤九看着女儿,心疼是肯定的,但是却也是理解她的。如今她最重要的人,都在这里,她又怎么能安心呢。凤九赶紧扶起女儿,一家人泪眼相对。

此时玄珵珏因为受了重伤,已被东华点住穴道,此刻却是动弹不得。只能远远的看着她,今天的她,格外不一样,平日里见她,都是轻纱长裙,是啊,自他第一次见她开始,她似乎从未拿过剑了。因为那时,她已经不再练剑了。而此刻的她,一身淡蓝色劲装,头发也不是平日里的公主髻,而是清爽利落的编发,长长的麻花辫柔顺的垂在右侧,头上未有半点装饰,手握陶铸剑,剑气隐隐。此刻站在东华面前,英姿飒爽。络络和东华凤九说完话,转脸深深的看了一眼玄珵珏,却是没有说什么,便转身飞身至半空,而玄珵珏的心,狠狠的抽痛了一下,因为就在刚刚,他分明在倾儿的眼中,看到了怨恨,难道,她还在生自己的气吗?而此时的白倾络,已是飞身至墨逸尘身侧,墨逸尘看着她,心里不是滋味。曾几何时,她也是这般,在自己身侧,而那时,她和他,满心满眼,都是对方;而此时,却是物是人非。

但是此时,他最担心的,还是她的身体,想到此,墨逸尘微微皱眉,“师妹?你?” 络络提剑看着墨逸尘 “逸哥哥,这么多年,不知默契是否还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