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岸故事(13)马达加斯加香草荚

香草荚(学名:Vanilla planifolia)香草荚可在西式甜点中作调味料,也可用于护肤。马达加斯加盛产世界上最好的香草荚之一。图自维基百科


正午的太阳被乌云捂了个严严实实,云层黑压压地沉向大地。之后狂风大作,雨点像大粒橄榄一样“嘣嘣嘣”砸在屋顶的红瓦上。

起居室一侧,壁炉里火苗漫不经心地吐着红色的舌头,偶尔传来一阵“哔哔剥剥”的声响。 旁边的小酒柜上,立着打着蝴蝶结的葡萄酒和两个包好的礼物。次日就是圣诞节,我和尼克没装饰圣诞树,象征过节的物件都摆这儿了。

我们并排站在厨房工作台边,正合作做着一款两人都爱的芝士蛋糕。这款蛋糕做出来,白顶会渗出金色糖珠,似阳光照在雪顶上一般,因此被我们唤作“雪顶芝士蛋糕。”

“海岸圣诞节没有雪,做这个蛋糕也权当应景。”尼克把冷藏过的面胚分成两部分,再放进蛋糕模具里拿手压摊成底和边。

我则负责把鲜芝士、牛奶、糖、布丁粉、柠檬汁等材料倒在一起,用料理机从最小档开始搅拌,直到所有材料混合均匀。

突然,只听“哐当”一声,小猫麦西穿过小门跃进屋里,蹲在了走廊和客厅的交界处。

“喵呜....喵呜....” 它大概又在抱怨坏天气破坏了它的捕猎计划。


我关掉料理机,从浴室取来小猫的专用毛巾。才蹲下身来,麦西就凑到了毛巾之下。我轻轻裹住它的身子,从头往后慢慢擦到尾巴。麦西很享受这样的大保健,它闭着眼,发出一阵阵“呼噜噜”的满足声。

“好啦麦西,别再出去了!这可是今天第四次啦!”

小猫对我的抱怨无动于衷。它只蹭蹭我的裤腿,便径直往炉火方向走去。不一会儿,就趴在炉边小毯子上打起了呼噜。

尼克在完成了面胚部分后,拿手指抹了些我调好的馅儿,放到嘴里尝了尝。只见他眉头微微皱起,接着又抹了一些。

“亲爱的,你也来试试。” 尼克努努嘴示意我过去。

“嗯…… 柠檬汁的度刚刚好。只是,还是少了点什么。” 我努力地想到底是少了什么。刚刚麦西进门打断,好像是忘了放什么东西。

尼克翻出记烘焙方子的笔记本看了看,接着抿着嘴笑笑朝我摇了摇头:“哦,亲爱的!”

我猛拍了一下头:“ 啊哦,我竟然会忘记这么重要的东西! ”


前不久,我才从海边邮箱取回一封来自东非岛国马达加斯加的邮件。那是个略显丰满的泡沫信封,里头塞了些扁扁的棍子似的东西。只有邮戳和邮票,没有写寄件人地址。

尼克那天下班一回来,我们一同打开了那个来自东非的神秘信封。原来信是尼克的朋友西蒙寄的,里面装的除了圣诞贺卡,还有一袋真空密封的深棕色豆荚。这些豆荚长度都差不多,在袋子里排得整整齐齐。

尼克剪开密封袋,拿尺子一量:“哇塞,都是十八厘米。西蒙这小子可够舍得啊。”

原来那是和"藏红花"一样金贵的香料——马达加斯加香草荚。十八厘米的香草荚,算是非常珍稀的了。

尼克多年前正是和西蒙一起,骑着摩托车途经法国,横跨伊比利亚半岛一路颠簸至圣维森特角的。后来西蒙去了非洲,和当地的姑娘结了婚,从此在马达加斯加安下了家。

而尼克当年第一次做雪顶芝士蛋糕,和西蒙也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尼克王屿做的雪顶芝士 王屿|摄

那时尼克和西蒙还在读书,他们和一位叫安妮的姑娘合伙在法兰克福租房。一次,安妮在男友过生日前晚,花费好几个小时烤好了一款新式的芝士蛋糕。等蛋糕自然冷却已经是深夜十二点多了,安妮把它放在冰箱里便进屋睡下。

凌晨一点多,尼克和西蒙从外边聚会回来。他们意犹未尽地讨论着聚会上的姑娘,话一多口也就自然渴了。于是西蒙想拿瓶啤酒喝喝再继续吹牛,一打开冰箱,西蒙就看到了安妮的蛋糕。

“我的老天! 尼克,你快看安妮干了什么?” 西蒙大吃一惊,他知道安妮从来不下厨。

“怎么可能?! ” 尼克凑过去把蛋糕端出来,想摆在桌子上看个清楚。不料半途手一滑,蛋糕摔了下来,碎了一地。

安妮闻声出来,急得抓心挠肝。可是既已如此,责怪尼克和西蒙也不能解决问题。她只是让他们收拾一下,就接着进房间睡觉了。

尼克和西蒙当然知道安妮躺床上伤心哭着呢。他们想了一个主意。

两个笨手笨脚的男生就这样,为了“赎罪”,研究了安妮找的菜谱, 花了一个通宵做了一个同样的蛋糕,中间尼克还溜回母亲家拿了两根香草荚。

第二天早晨,安妮又被他俩给弄哭了。冰箱上贴着一张纸:“ 你的蛋糕那是没做好才摔的,试试尼克西蒙加强版的。”

第一次吃雪顶芝士蛋糕时,尼克自然就讲了这个故事。这样细软可口又香甜的漂亮蛋糕,让我吃了头一回就深陷其中。尼克细心地教会了我所有的步骤和细节。慢慢的,我也能和他一起合作了。


今晚我调的馅儿,正是少了这味最重要的香草荚。少了它,蛋糕的味道定会黯然失色。

尼克从柜子里拿出一个密封的玻璃瓶,小心翼翼地拿出一根香草荚。我将它摆在案板上,从头至脚划开,再拿刀自上而下刮一遍。香草的精华就全到了刀面上。尼克接过刀,把香草籽放进芝士馅里。料理机轻轻一打,馅儿里就全是微小的香草籽了。

芝士馅儿灌进模具放进烤箱后,我随手又设置好闹铃提醒。蛋糕烤出来之后,还要往顶部涂一层蛋清沫,接着复烤几分钟,再冷却至顶部有糖珠。当做今晚的甜点,时间应该足够。

远处的海洋上空划过一道长长的闪电。接着是几声响雷。屋外那排橄榄枝叶舞得更加张狂了,屋顶上方传出阵阵“呜呜”的风声。 而雨,似乎是要下个没完没了。

“哐当....” 麦西又一次离开它舒服的毯子,纵身一跃跳出小门,接着去探索雨中的世界了。

“亲爱的,你介不介意我打个电话? ”

“当然不,替我问候西蒙还有他的太太! ”

(图文 王屿  谢绝转载)

Costa Vincentina海岸故事|前言和目录

上篇|抱胶蔷枝的女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刚刚入秋,就到青岛乡下探亲,好像是谁死了。我怎么知道。 其实算不上是破烂的地方。门前有长长的青石板路,上...
    老北京炸酱面阅读 38评论 1 0
  • 商业秘密是指不为公众所知悉,能够为权利人带来经济利益,具有实用性并经权利人采取保密措施的技术信息和经营信息...
    LegalSweetheart阅读 284评论 0 2
  • 中正恩泽/文 我没转业前,队里的侦查班长伍子膝盖受伤了,考学落榜。打那以后,他就没怎么参加过训练,有一天我回寝室,...
    中正恩泽阅读 73评论 5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