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不肯接受血淋淋的残酷现实吗?

——评《权力的游戏第五季》

文/古稀Hyde

《权力的游戏》第五季已经于周一(6 月 15 日)完结,在完结后除了希望最好明天能播出第六季,或者马丁老爷的原著第六部能够出版之外,一个问题再次浮现在我的脑海中:历史到底是由人民群众创造的,还是由英雄创造的?

在第五季中,琼恩·雪诺当选为守夜人的司令官,之后他力排众议去救野人,让他们通过长城。雪诺没有死在与异鬼的大战中,而是在第五季的结尾被守夜人兄弟连捅几刀,双眼圆睁倒在血泊之中。珊莎·史塔克被小指头送回了临冬城,嫁给现任北境守护的私生子兼指定继承人拉姆斯·波顿,饱受凌辱,为了逃脱被迫与臭虫(席恩·葛雷乔伊)一起跳下城墙。艾莉亚远渡重洋去找贾坤,舍弃自我身份想成为“无名之辈”,学习高超剑术报仇,结果在侍奉千面之神的教堂中饱受折磨,在手刃一个仇人后,因在无面者脸上看到自己的脸大为惊恐而双目失明。

乔佛里被小指头和提利尔家族设计毒死,泰温·兰尼斯特被儿子小恶魔提利昂所射杀,托曼继承王位成为国王,成为太后的瑟曦成为执掌大权之人。为了保护自己所珍视的人,为了给死者报仇,瑟曦周旋于各大势力之间,并为了打击其他势力,在民间扶植了有着极端宗教思想的老麻雀上位。没想到最终害人害己,虽然以此打击了原教皇、小指头和提利尔家族,但是老麻雀也用瑟曦赋予自己的权力对她进行迫害。在精神和肉体饱受折磨后,瑟曦假意忏悔,最终以“赤裸赎罪”的方法回到了世俗权力的红堡。在她遭受凌辱之际,詹姆去多恩营救他和瑟曦的小女儿,历经波折得到多恩亲王的善意,但就在返程途中弥赛莅被亲王的妹妹设计用毒害死。

提利昂开始了逃亡生涯,初期他被瓦里斯控制,先是被困在一个酒桶中,之后又被困于马车中,只能借酒消愁。后来好不容易去逛妓院,却成为乔拉·莫尔蒙的俘虏,在带着提利昂去弥林向丹妮莉丝邀功以获得原谅的路上,他们遭遇了灰鳞病人的袭击,好容易逃脱,又被人贩子抓住,最终被卖给了竞技场老板。正好丹妮莉丝决定重开竞技场,乔拉因此得见丹妮莉丝。在此之前弥林早有暴乱发生,无垢者白老鼠和御林铁卫巴利斯坦因此死去;此时亦暗流涌动,重开竞技场也是丹妮莉丝意图消除汹涌暗流的计策。就在盛大的角斗日,丹妮莉丝再次遭到面具人袭击,险些丧命,若非乔拉相救和火龙卓耿突然出现,坦克利安王朝恐怕复兴无望了。尽管她逃了出来,卓耿仍未被她训服,不听她的命令。在她离开大龙去寻找食物时,遇上了卡萨游牧民族,极可能被劫持成为“压寨夫人”。守夜人中,坦克利安家族拉蒙学士也因年龄过大自然死去。

在风雪中飘落的还有史坦尼斯·拜拉席恩,信奉光之王的他,在大胜野人,活捉野人首领雷德并杀死他后,在大雪中向临冬城进军。天气恶劣,一半士兵当了逃兵,并带走了马匹,之后又遭遇拉姆斯的偷袭,损失粮草,士气衰落。为了扭转劣势,史坦尼斯向光之王献祭了自己的女儿,老婆难过后悔上吊自杀了,一直怂恿他,说希望就在前方的梅丽姗卓“一骑绝尘”逃回了绝境长城。待到史坦尼斯最终兵临临冬城,一群残兵已经无法与以逸待劳的波顿大军对抗,战败了。也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他遇上了想要从波顿家族那里保护珊莎的布蕾妮——发誓为蓝礼报仇的女骑士。

坦克利安、拜拉席恩、史塔克、兰尼斯特,大名鼎鼎的家族,权势滔天,维斯特洛大陆历史的主要缔造者,即便是七国之王、是御前首相、是身居高位者,在“凛冬将至”之时,也是风雨飘摇。带领军队征服了一座城市、一个王国、一块大陆,却可能死于一杯毒酒、一次刺杀、一次幽禁。三军统帅一声令下可以毁灭一个国家,但是在单兵作战时,他又能发挥多大作用呢,个人能力不如一个莽夫,即使强过一个莽夫,也抵挡不住一群人的围攻。

一个人的人生能够有多了不起吗,终究逃不过生老病死,身体再强、智力再高仍抵不过一颗子弹,太脆弱。这就是《权力的游戏》(或者说原著《冰与火之歌》)的魅力所在,完全不似玄幻网文,主人公不死不灭,拥有毁天灭地的力量,成为一厢情愿的 Y Y;也是它的伟大之处,每个人都逃脱不了现实的命运,要经历苦难,经历非人的折磨,甚至遭受欺凌,十分真实,虽则残酷却也亲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