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什么味道的女人?

 味道,味知道。

对“味道”固执地探究源于一场相亲,我只是个旁观者。

 大学毕业的年纪,都已经不是“情窦初开”了,已经到了要被父母催婚的程度,火急火燎的加入相亲大军。

我意图为闺蜜和我的哥们牵线搭桥,男未婚女未嫁,却互相不认识,交集只有我。 约好在一家咖啡馆见面,闺蜜略有点紧张却故作轻松,哥们没什么经验也装着收放自如。

趁着她去卫生间,我问我哥们感觉如何,他说,这女孩好是好,但是我总觉得我们哪里不合适。

 这事过去好久,哥们给了我一个谜一般的回答,他觉得现在的女孩子有种“烟火味”。我说,不食人间烟火的那是神仙,你有资格娶得到神仙吗? 他说那也不是,总觉得和她结婚,以后就柴米油盐了,我说结婚本来就是三梳其头,两节穿衣,一家之计,那你还想要什么? 

也许当时的他还不那么安分,二十出头的年纪,压制不住想满世界跑的野心,生活对于他有未知的诱惑,挑逗着一颗伺机而动的心。可是再轰轰烈烈的爱情终究会归于平淡的。“烟火味”这个词,我第一次听他用来形容一个女生。有点特别,有点,带着淡淡宿命的味道。

 我经常在厨房的忙碌中会不由自主想起这个词,也许此时,我的头发上,衣服上,还有耳环上也都带有“烟火”味儿。这味道就是一种角色的认同,我就是位妻子,在升腾起热气的灯光中等待下班的丈夫,在这种味道里你会自觉把自己想象成一个锦衣素面的温顺女人,围裙烹煮,洗手做汤。就像小时候我放学回家喊饿,我妈妈身上的味道。

 我知道训练有素的厨师,会在完成他们的菜品后,简单盥洗,再也不是在厨房里汗流浃背的状态,而是衣着高雅,西装革履地出现在餐桌旁,圣徒一般品尝菜品,为客人推荐或者讲解。带着对食物的神圣感的和对职业的虔诚。

 我也会在做饭后换掉身上的衣服,从刚才的环境中脱离出来,铺上餐巾,摆好碗筷,来点红酒和音乐,心情摇曳的准备晚饭。 

大多数时间,我是喜欢香味的。各种品牌的香水,在梳妆台上整齐地码一排,每天出门前挑选它们时都会有一种君临天下的快感。

有人这样形容香水: 草木之萃,万物之灵, 化为芳浆琼液,盛于一瓶之中。 天地人的完美交融。 飘散在空气中,袅袅如烟。 所以,古希腊人相信 香水是神的创造,香气是神的祝福。 心灵鸡汤作家不是说,要做一个“灵魂有香气的女子”,灵魂有没有香气需要内涵长期的熏染,但浓淡适宜的香水绝对可以让你的外在美好起来,步履轻快的转换成一位职场女性,奉身如玉,吐气如兰。

 衣橱里都有熏香,玄关的香炉里经常燃起檀香,从香炉顶上缓缓升腾起袅袅的绿烟,整个房间即刻有了神灵之光一样。这些味道更接近寺庙里的氛围,读书写字时,容易让人宁心静气。

 书墨也是有味道的。那种刚买来的新书未启封的崭新味道,随手一翻,伴着轻风的纸浆的味道,闺蜜菜菜练书法时砚台的味道,油画颜料有点涩涩的松节油的味道,都让人着迷。

 我一度甚至喜欢站在医院的中药房门口,嗅那些香香苦苦的药草味。 不知道从何时起我变成了一个对气味敏感的人,白大褂上的药水味,消毒液里的酒精味,盆栽里土壤的味道,火柴燃烧时木头的味道……关于女人的味道我已想不出种种,每一个女人都自带一种独特的味道。

 我的女儿大概继承我的癖好,两岁多,正是用嘴巴认识世界的年纪,一切可以入口的东西,她都喜欢先用嗅觉试探一下,她会把糖果放在鼻子下闻一闻,然后对着我大笑:香的!才高兴地放进嘴里咀嚼起来。

 她也有一颗洞察细微的心灵吧,能捕捉到花朵绽开的颤动,能感受到雨水凌空的弧线,能观察出眼眸里的倒影,愿生活中都是芬芳的片羽,愿你我不辜负任何一种形式的恩赐!

 味道,也未知道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