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只在人世间经过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

我的故乡在远方

为什么流浪

流浪远方

流浪

为了天空飞翔的小鸟

为了山间轻流的小溪

为了宽阔的草原

流浪远方

流浪

还有还有

为了梦中的橄榄树

橄榄树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

我的故乡在远方

为什么流浪

流浪远方

流浪

图片发自简书App

记得以前一个朋友跟我说过,男金庸,女琼瑶,不男不女看三毛。

正好前几天还跟小月月说起三毛,我说:你能不能学着三毛的写法锻炼下自己?她回:呵呵 人家三毛是走千山万水的人。

多么让人羡慕的“千山万水”,那么故事,就从这首歌开始讲吧……

每当听到这首歌,总是可以想象的到,有这么一个人,一生不愿意留守在一个地方,始终处在走走停停的流浪当中,她不断地追寻着自己心目当中那种理想的幸福。

这正是三毛一生的真实写照。

图片发自简书App

她一生去了很多地方,台北,西班牙,德国,美国,新疆,堪称传奇似的一生,甚至就连她的离世,也是一件传奇的事,到现在也都还是未解之谜。

三毛,原名陈懋(mào)平(后改名为陈平),1943年生于中国重庆,四岁的时候,跟随父母一起到了台湾。

从小就可以看出,她是一个与众不同的人,贞奇,刚烈。

十三岁上中学时,她抗议老师打她,直接剖腹自杀,所幸家人发现的早,及时救了过来。

后来父母亲一商议,觉得她不适合再去学校念书,便主动将她带回家,从此,父母就在自己家里对她进行文化教育,一直持续到1964年。

那时的三毛,已经二十一岁了,也是到了上大学的年纪,家中便托人找到台北文化大学的校长,就算是开始了大学生活。

刚进入学校没有多久,她就喜欢上了同系的一位师兄,名叫梁光明,他还有个笔名:舒凡。

两人开始的恋爱平淡却又不乏新奇,后来在三毛的书里不止一次的提到她的这位初恋。她喜欢人家喜欢得魔怔痴狂了,要和他结婚,他却想着,男人应当先立业后成家,便没有同意。三毛哭着求了又求,求了又求,最后没有办法,弄得两个人都很伤感。

三毛一气之下,休学出国,直接就去了西班牙。

她写的《雨季不再来》,就是她到西班牙生活的一个缩影,孤独,伤感,无助,思乡。

直到后来她遇见荷西,那个后来让她爱的死去活来的人。

那年她二十四岁,他十八岁。

1967年的圣诞节,荷西来找到三毛,对她说:今年圣诞节我父母不在,我一个人过节也没什么意思,不如你陪我去看电影吧,不过我身上的钱就够买电影票的,不如我们慢慢走着去,看完再一起走回来如何?

此时的三毛,还不曾知晓荷西对她的感情,只是觉得反正也无聊,就跟他去看了一场电影,完后就真的走着回到学校。

校园林荫道,二人寻了个长椅坐下,这时,荷西突然对三毛说了这样一句话:Echo,你能不能等我六年,我还有四年的大学要读,还有两年的兵役要服,等到这六年过去的时候,我就娶你。

三毛听了这话,一下子愣住了,许久她才回复荷西说: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应该疏远一点,以后就不要常常见面了。

荷西很听话,点点头,向三毛告别,却一直都没有转身,一边往后倒着跑,一边挥舞着手中从来都不戴的法国帽子,还不住的对她喊道:Echo再见,Echo再见……

三毛看的出来,荷西的眼中噙满了泪水,可是他却依旧对三毛做着鬼脸,挥舞着手中的帽子。正巧在这个时候,天上飘落下来茫茫的羽毛般的雪花,将两个人越隔越远……

这场景,是她这一生都不能够忘记的。

这之后的六年,二人真的就没有联系,只是三毛却爱上了另一个人,甚至都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

就在她与那个人即将去领结婚证的时候,才发现,原来,他是个有妇之夫,伤心之余,她决定闪婚。

闪婚的对象是台北大学一个德国籍四十多岁的教授,也是天意弄人,婚期都定了,教授却过世了。

伤痕累累的她,又一次去了欧洲的西班牙,不同于上一次的是,如今她在那里,有了很多的朋友。

有一天,一个朋友打电话给三毛,说让她打车赶紧来,越快越好。

三毛心中还嘀咕,是不是这个朋友得了急病,这得赶紧去看看。

一进门,发现她的朋友好端端的坐在客厅,没有什么异常,她就问朋友到底这么着急找她来做什么?

她朋友一脸笑容,把她领到一间屋子门口,让她把眼睛闭上,说是要给她一个惊喜。

然后,三毛就听到房门轻轻地被打开了,一个人站在了她的身后,然后有一双很温柔的手臂,把她从背后抱起来开始打转。

她睁开眼一看,只见是高高大大,满脸胡子的荷西。她欢乐的不得了,尖叫了起来。

她在心底对自己说,是的他长大了,恰好六年。

荷西停下旋转,牵着三毛走进那间屋子,她这才看到,屋子里满墙都是自己被放大了的黑白照片,可是自己却从未寄过任何一张给他。

此时此刻,她笃定心思,这一生,只要有眼前这个荷西,其他的任何,她都不在奢求。

就这样,两个人在几乎没有恋爱的情况下,就结婚了。婚后,二人一起去了荷西工作所在的地方,撒哈拉沙漠。二人在这个地方精心设置了属于自己的一个小家,过起了神仙眷侣般的日子。

图片发自简书App

荷西是潜水工程师,工作所在地离二人的住处很远,单趟开车就要花去三个小时。为了增加两人在一起的时间,三毛就做起了荷西的专职司机。每天天不亮就起来送荷西去上班,然后再开车回来。到下午两点多时,又自己一个人开车去到荷西的工作地,然后等着他下班又一起回来。

三毛说:一年一年又一年,虽然生活在沙漠里,但只要能在荷西的身边,眼前看到的都是繁花似锦,还有蔚蓝的海水。

若是故事只到这里结束,那么世间便没有了三毛。

1967年,北非反殖民运动兴起,撒哈拉到处打仗,二人便因此回到了西班牙荷西的家中。有一天,三毛的父母从台湾远道而来,探望女儿,在临走时,三毛告诉荷西想要把父母送回台湾,顺便自己也是想再回去看看。

荷西因为工作原因,没有跟随一起。

飞机刚一落地,就听到消息,荷西在工作时,因为设备出现问题,溺水而亡。时年荷西仅三十岁。

这对她而言,真是晴天霹雳。她当时就晕倒过去,待到醒来就立马坐飞机回到欧洲。

再次回到西班牙时,她的心情糟糕到了极点。

当荷西的尸体被打捞起来的时候,正是中秋节。三毛去看他的时候,大概已经是半疯了。

别人跟她说:是他。她说:不是他,我不相信,我一定要看见了他我才相信。

别人跟她说:那你去看,你要勇敢。她说:好。

走到房间门口的时候,三毛却把陪她一起来的朋友挡在门外,她说:如果里面躺着的是他,那么,这就是我们夫妻的最后一个晚上,我要给他守灵,你们不要进来。

就这样,她一个人走了进去,眼前看到那个棺材里躺着的正是她心爱的丈夫,就是最疼爱她的荷西。

她没有大哭大叫,只是轻轻的走上前去,握住那已经冰凉的手,就像曾经无数次握住的一样,喃喃诉说着心里的苦楚。

这时,荷西已经过世两天了,但当三毛低声喃呢的时候,却看到他从眼睛里流出了两行血泪。

她再也忍不住,恸哭起来,一边用擦自己的眼泪,一边帮荷西擦流出的血。

她知道,眼前躺着的这个人是她唯一的男人,而她自己,也是他唯一的女人。

荷西的走,带走了三毛的灵魂。

在此之后,她回到台北,迷上了通灵,后来写下来那篇《不死鸟》。

1991年,元旦刚过,三毛因为生病,住进了医院,就是简单做了个小手术。谁知,1月4号,当医院打扫卫生的清洁工推开虚掩着的病房门,却发现三毛在卫生间输液的挂架下,用丝袜勒住脖子,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时年只有48岁。

三毛是个纯真的人,在她的世界里,不能忍受虚假,就是这点求真的个性,使她踏踏实实的活着。也许她的生活、她的遭遇不够完美,但是我们确知:她没有逃避她的命运,她勇敢的面对人生。

她常说的一句话,生命不在于长短,而在于是否痛快的活过。

她不属于任何地方,却到每一处必然带来精彩。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