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能救赎我的青春

你被救赎过吗?还是永远生活在愧疚里无法自拔,有的时候想要解脱,到后来发现自己掉入了一个怪圈,如果本无罪的你该要如何救赎自己呢?

距离那件事情已经二十多年了?可是我好像永远也无法被救赎了。一个坐在我身旁的流浪汉问我:那是一件什么事情?我没有立刻张嘴去回答他的问题,只是看着手里快要燃尽的香烟,想着还能在吸一口。

于是我深深吸了一口烟,想让它多停留一会儿,那种自我麻痹的美好感觉停留久一点,可那毕竟是不现实的。

最后我还是缓缓呼出了香烟,轻轻抖动,烟灰一点点掉落,总想着还可以在吸一口,人就是这样的贪婪。

当你拥有的足够多时你不会在乎,当它一点不剩时,起初有点可惜,到后来发现再珍贵的东西也并非自己想的那样不舍。

图片来源于网络

地上散落着四五根烟蒂,有一个还冒着烟,我感觉很疲惫似的揉了一下脸,慢慢才开始觉得清醒,用着沮丧的神情看着流浪汉,然后半响才开后问说:刚刚你问我什么?

流浪汉头也不回的瘫软靠着墙,半眯着眼睛说道:我问你那是什么事情?

我脑袋微斜看着太阳,半眯着眼睛说道:现在的社会多好啊!人民就要过上小康生活了,就不像我们那个年代,黑的说成白的。这个世界还是有光明的,只是吧照到我身上怎么就比别人迟了那么久了?   

流浪汉依旧躺着,用着嘲笑的口吻缓缓说出了一句话:我怎么就没觉得我的世界光明过了!

随后我们都笑了,也许我们说的是同一个‘光明’吧。

我们是生活在这个世界的边缘人,可有可无的存在,但是出了大事儿一定就是我们的错,嘲笑我们阴狠、歹毒、无知,凡是大众们觉得一切让人作呕的词用在我们这类人身上,他们都觉得简直就是‘完美’。

我故意压低声音在他耳边轻声说着:我可是有几百万的‘富豪’,这钱还是政府给的!

流浪汉起身拍了拍我的背说:没事儿,哥们儿,我以前也做过这样儿的白日梦,理解理解。政府的钱哪有那么容易得到啊!几年前我就是想多拿点钱来着,怎么着,不但房子没了,钱也没了。

我有点自嘲的说着:这是政府给我的青春补偿费以及养老费。你还别不信,真有这个事儿!

流浪汉这才提起一点精神,半支撑着身子坐着,从上衣袋子里拿出一包半旧的香烟,伸到我面前,用手抖了抖香烟盒,一根香烟就蹦出了盒子,他示意我拿一根儿,我当然不客气的拿了一根儿,叼在嘴里,他划了一根火柴,自己点燃后,用手捂着火柴凑到我面前,也为我点燃了。

他还打趣的说:哥们儿,这香烟美女,咱就只差美女了,人生还有一根香烟解决不了的事儿吗?一根儿不行就两根儿,再不济就一包呗。

我笑笑不语,沉默了很久,终于开口了。

故事发生在二十多年前,那时候我考上了大学,那时候的大学录取比例很低,所以家里人觉得我是光宗耀祖了,学校有生活补贴,所以没怎么要生活费。

那时候计算机是一个刚兴起的专业很吃香,我就报考了,学习之余当然也向往爱情,这就谈了一个女朋友,她挺漂亮的,估计现在当奶奶了吧。说到这儿我莫名的心酸,狠狠吸了一口香烟,许久才缓过来继续说下去。

那时候快毕业了,和一个同学合租,他不怎么喜欢和男人打交道,但是比较喜欢和女孩子相处,对女孩子比较好,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暖男,讨女孩子喜欢的那种男孩儿。

他有一个毛病,特别爱面子,容不得别人说道,可相处了这么久,还真没有发现他的不完美之处,爱情专一,学业优异,人际关系好。

那天是我一个死党过生日,大伙儿一起约去喝酒聚会,我喝到一半,我身体不舒服,刚走出门口,转角就看到一个很像我室友的家伙在和一个女的拉扯,那个女的好像不愿意理他,我也没在意就去卫生间去了,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另一个个女的依偎在他身上,我没多想,大概是三角恋之间情感纠葛。

聚会总有散的时候,我属于慢热型的,喝完一两个小时大脑很清醒,之后开始变的有些迷糊,最后变成一个暴躁毫无理智的家伙,所以一般我都不喝酒,只是那天情绪高涨多喝了几杯。

趁着还半清醒状,我跌跌撞撞的走进超市,看见漂亮的姑娘就大脑不理智了,忍不住搭讪了女孩儿,老板娘一脸鄙视的看我,反正我无所谓嘛,就买了点水果和一把水果刀。

不知道怎么就来到公寓的楼底下,旁边站着一个年轻的姑娘,我当然会去搭讪嘛,那个姑娘没搭理我,气鼓鼓的样子,于是我就放弃了。       

我上楼去了,到了门口刚拿出钥匙去开门来着,邻居张大爷刚好加班回来,刚好看到我开门,接着一个女的就冲进去了,张大爷露出鄙视的眼神看着我,我自己还一头雾水了。

但是我还是进屋了,就甩开鞋子一头倒在了沙发上,后来听到那个女孩儿在破口大骂,弄的我头快炸裂了,握紧拳头撸起袖子,想着好好修理她一番,一个陌生人不该这么狂妄,到别人家放肆。

也许是我喝酒后太不理智,没有经过大脑思考,粗鲁的用脚踹开了门,想都没想就伸手打了那个女孩儿一巴掌,大声对她吼着:你个婊子,楼下撩你你不理,现在主动送上门儿来了你还脾气了,看老子让你闭嘴。

后来那女的和我撕扯扭打,骂我王八蛋流氓啥的,当然我就上火了。接着脑后勺一阵疼痛,两眼发晕,倒在地上快要闭眼时模糊看见一男一女两个人影。

后来你知道吗?莫名其妙我就成了强奸妇女并且还把人杀死的的杀人犯!说到这儿我激动地青筋暴露,双拳紧握。

当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时,好像看到我的床上有一个女的,裸背躺着,整个床被染成了红色,当时我就吓得清醒了,后来不知道怎么了好像意识到大事不好了,被一下子吓蒙了。接着警察破门而入,架着我就下了公寓,坐上警车去了局里了。

接着我就被带到了审讯室,突然灯打开了,眼睛被光刺的睁不开,两个警察坐在我对面,当时他们就不停地引导我去回忆当时发生了什么,我说我喝酒了和那个女的发生争执,接着被打晕了,剩下的我什么都不知道了。

其中有一个年长的警官显得有些没耐心了,几乎是吼着说着:你这个人渣,简直就是禽兽,那么一个年轻的女孩儿你玷污了她,还不放过她,还把她杀了。

我也快崩溃了,我喝醉了,我不记得发生了什么,脑袋一片空白,我都有些怀疑真是我自己干的,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我没有干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

可法庭上没有一个有利的证据证明我的清白,老板娘和张大爷都出庭作证了,叙述了那天晚上我买了刀并且和那个女的回了家的细节,并且听到争执声。

事情串联起来就是我喝酒后兽性大发,强迫陌生女人满足自己的欲望,结果遭到女孩儿反抗,但仍然阻止不了我侵犯她,事后我杀人灭口以绝后患,但是女孩儿生前最后用力反抗了一次,并用棒子敲晕了我,导致我没能及时逃离现场。

我的父母和女朋友都不相信是对方律师所说的那样,都在竭尽全力的帮我,可是那也是徒劳,法医鉴定女孩儿的死亡时间和我们一同回家的时间相差无几,那把崭新的水果刀上只有我的指纹和女孩儿的血迹,百口莫辩。

经过调查那个女孩儿是我室友的女朋友,那天晚上是来特意找他的,她的朋友都说她和室友的关系很好,不存在被室友谋害的可能。

我的那个室友,他可真是帮我了我一个‘大忙’,他说自己那天知道我去聚会了,估计我不会回家,就叫女朋友去他家,提前给她过生日,没想到她早到了,自己正在等蛋糕。

后来走到一半就下雨了,就躲到公寓附近的超市,和老板娘说了几句话就买了把伞回家了,回到家他惊呆了,女友被我杀死了,他吓得尖叫冲出门,被吓傻了一直惊恐叫着杀人了,杀人了。

邻居们被惊醒了,都进来瞧瞧发生了什么事情,就看到我拿着刀坐在床上的样子,后来报警了,我就被稀里糊涂的带到警局去了。

最后在律师的力辩下我被判了无期徒刑,虽然我一直主张自己无罪,但有什么用了。我记得判刑的那一天,女孩儿的父母冲过来对着我大骂为什么我这个禽兽不去死,失声痛哭着,他们打我,用拳头狠狠砸我,我感觉我的骨头快要散架了。

我哭不是因为他们而是我母亲,我母亲跪在女方父母面前,扯着他们的裤脚,给他们磕头祈求他们原谅,我当时真的难受,脸上的肌肉僵硬的无法动弹,我当时给我的母亲磕头,不为别的,就为她所受的累和屈辱。

这么些年来我提交过申请表,要求重审,法院却不予理会。

后来吧,我女朋友每次见到我就劝我好好活着,别寻短见。我似乎觉得她说的对,活着总还是有希望的,这丫头有些倔强说要等我出来,我当然劝她不要这样。

她的父母劝不动她也就过来苦口婆心的让我好好劝劝,于是我下了决心不在见她。再次见她的时候她怀里抱着一个婴儿,小脸红扑扑,当时我就想啊,如果不出这档子事儿,说不定我和她也有一个可爱的宝宝了。

看到她一脸幸福的样子真为她感到高兴,她也劝我不要灰心,要像《肖申克的救赎》里面的安迪一样,他是无罪的,长时间的监狱生活也没让他熄灭掉心中的希望。我还开玩笑说,你给我一本《圣经》和一把锤子吧!

说到了我母亲时,我停顿了一会儿,颓废的磕去烟灰,咳嗽了几声,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但是我却哭不出来了。

当难受到快要崩溃时,往往都是哭不出来的,憋在心里像一股股气一样冲撞着五脏六腑。

我母亲是被我给害死的,她被别人瞧不起不说,主要是年纪越来越大身体就越不好了,探监的时候记得有一次我妈对我说:儿子啊! 今年收成不错,只是你养的大黄狗前些天死了,每当我说到你的时候,它可听话了,摇摇尾巴乖乖的听我说话了,说着说着我就不知道怎么哭了。

大黄狗吧,它就嗷嗷叫,好像安慰我似的。你爸走的早,如今大黄狗也走了,连个说话的人都没了。

说话间我们都哭了,哭的稀里哗啦的,我妈就想着我能被无罪释放出来,左等不来,右等不到,人都憔悴一大半了,她去世的时候我不在身边,那种终身遗憾,你懂吗?

流浪汉听着听着也觉得有些心酸了,开始回忆往事去了,而我继续说我的故事。

后来全国这几年进行冤假错案的清理,轮到了我,不容易啊!你猜怎么着?当年那个犯人就是我室友,他是因为新犯案被抓了,据说是被监控发现的。

他被判了死刑,警方翻看当年卷宗,发现它们之间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最后他坦白交代了当年是他栽赃陷害的。事情的起因是他喜欢上了另一个女孩儿,那个女孩儿就背着他主动约见现女友,也就是被杀的女孩儿。

他们在争吵,恰好被我看见,他认为我一定认出了他,他觉得颜面扫地,心情有些沮丧。

女友被他气哭了,可是心有不甘,当天晚上约见他做个了断,当时时间很晚了,我还没有回家,平常这个时间点我不回来就意味着整晚不会回来,一定是熬夜开发项目去了。

图片来源于网络

所以他以为我不会回来了。他就把地点约在家里,因为他不愿意遇见熟人,被他们说三道四的。

看到楼下我和他女友一同上来了,他有些意外,便藏起来了,看到女朋友冲进房间找他,而我一副发酒疯的样子实在可怕,但是他不愿意看到我和她女友争吵扭打在一起,所以敲晕了我。

后来他和女友发生口角,他女友看到我买的水果刀随意堆放在水果盘里,就立马拿起刀威胁他,要和她分手除非她死,他就去抢她的刀一来二去不知道怎么刺到了他女友的心脏,他很慌,看到了昏迷的我,于是果断把带血迹的衣服换给我穿了,把我当做了替死鬼。

正巧那天晚上变天,他爬水管下了楼,伪造他为女友庆生假象,等他往回走时,半路下起了雨,刚好去超市买把伞的同时找一个人证,还顺手偷了一把一模一样的刀。接着我就莫名其妙的被认定是杀人犯了。

流浪汉竟然显得一点都不惊奇,我用胳膊去撞他的身体,他才缓过神来,他不好意思的挠头,说他想事儿去了。我摆摆手说没事儿,接着我问他你想什么了?

他揉了揉眼睛好似不太愿意去说,我说他不够朋友,他才说的。

他说以前他不是流浪汉的时候,那会儿城市建设,政府征收我们的房子,我们不肯,给的钱太少了不说,就是老人们落叶归根的思想很严重,所以把这事儿就一托再拖,后来我们要求加钱就搬迁。

这帮人找了几个黑社会的,威胁我们,我们就只好乖乖的签字了,看着房子就这么被强行拆了,记得我爹死活都不出屋,那些畜生真不管人死活,上来就开挖掘机吧房给拆了,我冒着生命危险把他救出来,结果他心脏病被气的发作了,活生生被气死了。

我当然要去找那些个当官的麻烦,想讨个公道。不曾想自己非但没见着那些当官的,还差点把命给搭上了,那点拆迁费全给治伤痛病了。

后来才知道乡亲们的拆迁费有一半被那些个贪官给贪污了,县里和市里的政府机关一个个像串通好了似的,我们这些个小老百姓只好认栽。

我脾气比较暴躁,无法容忍这些事情,就强出头,这下好了,被黑社会盯上了,搞得自己不得安生,几经波折就成了这流浪汉。

还好吧,最后看到原来那些个贪官落马了,别提多开心了。

我们就这样说着自己的故事,但是谁又曾想过我们这些被伤害的人要如何‘救赎’自己那颗善良的心灵。

别人会愧疚吗?这个我真不知道,我所知道的就是我坐了二十多年的牢,确实那件事情有我不对的地方,我在每个夜晚都和老天爷说我有罪,但是该还的也都差不多,毕竟真正害死她的不是我。

我坦然的对每一个狱友说我是无罪的,他们的回答往往是:我也是无罪的,是刀子捅的人,不是我!

我当然只能苦笑一番,大家都当做是一个笑话罢了,于我而言却是信仰,我不会自杀,我相信我能够等到出去的一天,即使时间太过漫长。

后来发现真要离开监狱的时候发现自己真有些不舍得了,在这里我有事情可以做,我还有一堆认识的狱友,我可以凭借我的关系网帮别人弄到想要的物资,可出去了我能做什么?外面的世界并不需要我,他们这里的人并不欢迎我,对我很不友善。

有那么一刻我想到了死亡,可是我好像不够勇敢,并不知道我对这个世界还有什么可以依赖的。

    二十几年的岁月,就值这么一点钱,二十年几年人生的空白,告诉我该如何救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