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婆的爱情

外婆住在乡下的老瓦房里。

老屋子其实很大,面积相当于大城市的豪宅,有大厅堂、大厨房、两个主卧和两个客房,还有放杂物的小阁层,屋前还有一片空地,屋子旁边用红泥土搭了一个木材间,最重要的是,前有山,后有水,还紧挨着一片天然竹林。

在我出生以前,外婆一家人就在这个叫高公寨的山村落居了。电视里经常出现各种山寨,或许这地方在早年就是一个人烟稀少的寨子吧。村子周围都是山,只有一条大马路,地势从低到高,往里走就是无穷尽的山谷。山谷里有一些小野兽和野生植物,比如野猪、野鸟、野鸭子,还有野苹果、野花生、野猕猴桃,我的最爱是野草莓。小时候我还一直在幻想进山路上的洞里是不是藏着野老虎。

天天在城市吸着尾气的人来到这里,也许真得会醉氧。

说说外婆的爱情吧。

外婆比外公小十岁。夫妻相差十岁在现今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男人年纪大点显得更成熟嘛,总会有一部分姑娘喜欢熟男的。不过当年外婆嫁给外公的时候,只有18岁,正是如花似玉的年纪。外婆的婚姻,是她自己无法选择的,倒不是因为旧社会的父母包办习俗,我只是听老一辈的人说家里有个过继的烈属,作为大女儿她的夫君只能是入赘。小时候家里一直都挂着一块光荣烈属的小牌子。于是外婆的爱情,就无知无觉地被光荣吞没了。

打我记事起,外婆和外公就不断地吵架。说不清是谁先吵起来,总之一吵起来就火药味十足,那种吵,真得只是动嘴皮子,要是让他们去参加什么国际辩论会,说不定还能拿个奖。通常都是一家人和和气气吃着饭,他们两人讨论着今天菜地哪里浇了水施了肥,哪里还需要除草,说着说着外公碗筷一甩,就开始吵架了。老屋正对着山包,大声说话是会有回声的,所以一吵架村子有半数人家都听得见。每当这时,我就搬着小板凳坐在屋前空地上,听着大山传过来的哄闹的回音。通常到最后,外婆都会躲到最小的一个房间哭起来。那时我还小,他们不吃了,我也跟着不吃了,一同不吃的还有年轻时就已经没有了牙齿的老阿婆。

那时候我只知道外公外婆爱吵架。

还有就是,从我记事起,他们就睡不同的房间。

外公爱养蜂,爱到处跑,晚上八点就睡觉。外婆爱打麻将,爱买衣服,爱看电视。

我几乎很少看到他们像寻常夫妻一样吃完饭一起开开心心看电视剧。后来我明白,外婆不太喜欢外公。至于外公对外婆的感情,也只有外公自己知道。

随着年纪的增长,他们慢慢不太吵架了,因为念书的缘故我不在家,放假回家时老阿婆告诉我,有一次他们又吵架了,不过不是在家里,是在河边,外婆似乎很生气,冷落了外公好几天,最后外公居然帮外婆把衣服给洗了。我听后心里小小的触动了一下,外公给外婆洗衣服,这大概是十年一遇的事情。我猜,外公终归还是疼外婆的。

可是这个婚姻,也终归是不幸福的。骄傲的只是有儿有女,子孙满堂。

大二时,外公去世了。外婆哭得死去活来。那个时候我在想,现在只剩下外婆一个人了,她应该要搬出来跟舅舅一起住吧。

结果,当我放假回家后,恩,外婆跟一个认识好多年的大爷在一起了。

外婆原来是如此地前卫。

我那亲爱的美丽绝伦的老妈原来才是个老古董。妈妈说她不喜欢外婆这样,对不起外公。我什么也没说。

以21世纪新青年的眼光看,既然老人家喜欢,那就去吧。小时候只知道外婆和那个大爷关系就不错,那时我并没有想太多,当他们是忘年之交。

现在想想,恩,原来如此。

放假再回家,发现外婆对他确实很用心,突然早早地就做好饭,因为大爷喜欢早点吃饭;开始没事喝点啤酒,都是大爷跟她一起喝;出门在外没事也给他挂个电话,报个平安之类的。这等我们小年轻谈恋爱的姿态他们样样拿手。

有句话说,夕阳无限好。

原来老了还是可以有如此美妙的恋爱的感觉。

村子里开始有人组织跳舞,外婆也开开心心去学广场舞,那认真劲儿让我都觉得惭愧。

两个老人时不时一起吃饭,一起散步,一起看电视。有时候外婆给大爷打电话:“喂——我晚上烧XXX菜了,你过来吃吧。”吃饭时大爷会笑着说我给你外婆取了一个好听的日本名字。我不太记得名字是什么了,反正听上去很美好。名字里有个秋,因为外婆的名字里有秋。然后,又听他们开始互相说起对方烧的菜怎么怎么好吃。

这样“打情骂俏”的话,当然只有他们两个人乐在其中。

也许是岁月,沉淀了他们这么多年的感情。

大爷骑摩托车去办事情,经过家门口,外婆眼神特尖,赶紧大声问,你去哪儿?虽然是扯着嗓子,但还是能感受到一丝的娇嗔味道。然后外婆会回过头来对我说,你看他,这么一大把年纪了,开始骑摩托车了,还会用手机呢。

这样的话,就好比你对一个要好的朋友夸你男朋友会弹吉他会玩赛车的那种自豪。通常外婆说起大爷时的第一句话是,他真好玩……

我承认,当时我有点羡慕嫉妒。

外婆有时候会和我一起看韩剧,我一直笑她看不看得懂,却发现她看得很入神。现在想想,比起我们,她应该更能体会韩剧里爱情的艰辛吧。

如今的她,应该拥有一颗被爱填满的心吧。

路有多长,幸福有多远,自知。

致我亲爱的外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外公和外婆都已经离世了,埋在一起的还有一个是外公的前妻。那时候关于外公外婆的一些事是零零碎碎从母亲和小姨嘴中听见,...
    徐老巫婆阅读 185评论 0 9
  • (1) 父母辈的爱情,大多是媒妁之言。年轻时匆匆见过几面,便定了下来。风风雨雨几十年,偶有吵闹,也终归平息。尤其是...
    慌张小姐1号阅读 2,274评论 41 96
  • 在这个浮躁的社会里,我们见惯了太多的见异思迁,见惯了太多的情侣夫妻一夜之间反目成仇,也许很多人都已不再相信爱情,也...
    文婉豫阅读 323评论 2 4
  • 自从外婆去了天堂后,瘦小的外公一夜间苍老了许多,背脊愈发佝偻,原本轻巧的步履变得沉重拖沓起 来。他时常失神地望着自...
    盒大大阅读 441评论 1 4
  • 读完《聪明人用方格笔记本》,大脑和身体都觉得怦然心动,突然很想起身默默收起我的条纹笔记本,替换成方格笔记本。花了1...
    小颖Esther阅读 1,586评论 2 14
  • 旧年的倒数第二个周末,我和老陈去S城的大厦购物,路过某饮料区,一个小姑娘端着试饮盘子过来。我几乎可以断定她是大学生...
    谢可慧阅读 1,244评论 4 31
  • 深深浅浅的日子,总有无法填平的失意和惆怅。 为了赶路,我的行囊已经越来越空。在一个噩梦醒来的早晨,理智让我把那些隐...
    雪蓉阅读 255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