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女系列之皓月下山

皓月下山

“丁铃铛,丁铃铛,叮儿响铃铛~”

远方传来清脆的响声,声音不大,甚至有点跑调。可是,很好听。四周奔走的人渐渐放缓了脚步。

火车站月台上,一张清秀的小脸渐渐显露在人们的视线中。只见其头戴花型草粘帽,身穿白色禅服,脚蹬一双白色草编渔夫鞋缓缓度步向前方走来。

这女子花容姣好,却样貌普通。周身自成气度。周围的人渐渐密集起来,谁也不曾与之交谈,谁也不曾觉得此女如何。

21世纪的人,杂乱的很。

火车开来了,2车15f。

环顾四周,伸手轻轻摘下草帽挂于车壁的挂钩处。皓月闭目凝神,这火车中之人几乎都是从商之人,也无大奸大恶之徒,甚好甚好。空气中洋溢着清新的味道。
忽而,恶臭扑来。闭目静心中的皓月微微皱眉,不知是哪里来的臭味。

皓月这鼻子终日于那九华山上闻草木之香,耳听梵音。沐浴在佛法的善恶是非之中。修习戒定慧之道,秉持正法。方圆十里内恶念均逃不过皓月之鼻。

拿起帽子抖一抖,以梵香掩盖这恶臭。

火车停了。

“看,大姐姐坐火车还看书呢。”

一个小姑娘,大约六七岁的模样爬上了2车15d的座位上。旁边还站着一个约莫四五十左右的女人。这小姑娘唤她奶奶。

大姐姐?小姑娘扭头往窗边瞧去,皓月正手拄着头在看一本小书。然小姑娘呆滞着脸又瞬间扭身依偎在奶奶怀里。

“你叫什么名字?”皓月低头问着小姑娘。

“李可。”小姑娘淡淡的答道。

皓月眨眨眼,这个小姑娘真有意思。刚看着觉得她怕生,现在奶奶不在身边倒是对答如流了。

“来,和姐姐一起听听歌吧。”不由分说的,皓月把耳机放入了小姑娘的耳中,其中流淌着舒缓的轻音乐,调养心性的。

一刻钟不到的时间,她的奶奶回来了。讪笑着说道“没有空位置了啊。”

李可随后摘下了耳机,递到了皓月的手中。

“怎么,不听了吗?”

小姑娘摇摇头。

唉,现在这社会上的小孩子被家长管束的太严了,都不接受别人的好意了。这小姑娘挺可怜,我要好好照顾她。倚在窗边的皓月深深思索着。

闭目凝神中,好似听见有人在吵“你没给这孩子买票吗?”

“没有。”又是讪笑的声音。

皓月觉得刺耳,干脆彻底封闭了五感。

“咕噜噜,咕噜噜......”中午到了,再修炼也抵挡不住肚子的叫唤啊。扭头一看,小姑娘不在座位上,坐着等等吧。听着广播里传来餐车提供食物的消息,皓月心里激动极了。

“李可,吃面吧。”

“你往那坐坐,跟大姐姐挤挤。”

捏着临行前师兄送的200元,皓月想着可以给李可加加餐。

“来,你坐这吧,我去餐车。”皓月对着李可的奶奶说道。

“那怎么好意思啊。”

“没事。”讪笑的声音让皓月听着有点不舒服,实在是太假了。可是,她还带着一个孩子。

去了餐车,手拿着一份盒饭回来,发现比李可小的孩子均都有座位。

为什么就李可没有呢?

“我去那儿,你坐着吧。”见皓月回来,李可的奶奶赶忙起身把座位让了出来。

打开盒饭,饭香扑鼻。

“李可,吃肉吗?”说着,就把盒饭中的肉往李可处推去。

“我吃面。”

简单的对话结束了,二人陷入了沉默中。

皓月不知李可为什么不接受她的好意,她觉得自己没做错什么,当然也就没有在意。

反而是她的奶奶这时候出现了,给李可端来一碗面——方便面。

皓月的心里更奇怪了,这祖孙二人当真有趣。在车上准备好些吃的却不给孩子买一顿热饭,听着报站学习文字却不准备书或是认真学,坐这高价火车就证明有钱却仅买一张票。

“你们没有买2张票吗?”皓月问道。

“没有,平时都有很多空位的......”皓月听见这讪笑的声音顿觉恶臭漫天。

原来是她。

皓月睁开眼,直勾勾的瞅着这个中年妇人。心想,你心性喜貪,占小便宜终是吃亏啊。

“有没有空位都应该按规定买票啊。”眼睛看着这个妇人,心里默念着清心咒。

丁铃铛,丁铃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文|小肥杨 我要到远方去 远方是有些遥远 在山的那边 在看不见的地方 熟悉的地方没有风景 远方拥有所有的梦幻 想唤...
    Mr小肥杨阅读 204评论 4 5
  • 20 35 50 100 200 751 150 0=1 1=2 2=3 3=∞ 三 三 三 11 11
    沙宇飞阅读 704评论 0 2
  • 什么是悖论?就是有两种以上自相矛盾但又都有道理的解释,举一个简单的例子: 先有鸡还是先有蛋? 有些人答鸡,有些人答...
    十三的莫山山阅读 9,227评论 0 2
  • 同一服务器跑Python不同版本 同一个服务器跑的ruby on rails 这个是在同一个服务器跑nodejs这...
    hanglove阅读 161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