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开》2 戏一场

曲顾回到家里,还没来得及换鞋就被妻子接过公文包,顺手递过来一双拖鞋,曲顾边脱鞋便说,爸妈来了啊,也没提前说一声,好让我准备点爸妈喜欢的东西

小曲啊,没事,一家人不用那么客气,啥时候给我和你爸爸生个孙子就行了。宋欣柔的母亲,正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脸上堆满了笑意

曲顾一时不知道接什么话,宋欣柔看势坐到宋母身边,撒娇的说,妈,你急什么啊,我还没长大呢。曲顾顺势说到,全看柔柔的意见了

行了行了,看你们这恩爱劲,孩子也就一两年的事,我都快饿死了,赶紧吃饭吧。宋父合上报纸,起身走向餐桌。

在餐桌上,曲顾向来话是寥寥可数的,宋欣柔也从一开始的没话找话到现在的默默吃饭。宋家家族的聚会就餐,和公司客户生意场上的应酬,曲顾一向是这样的态度,你问就答,不想回答的时候就喝酒,从来不会像寻常男人那样吹牛乱侃,这一点吸引着宋欣柔,也让宋欣柔感到距离感,一起生活了五年的人,是相敬如宾的夫妻,亦是相互理解的朋友,独独不是走进心里的知己。

宋母还在说孩子的话题,宋欣柔也一个劲儿说,妈你别说了。宋父在一旁凑热闹,老太婆,你老了,可管不了孩子们了。

宋母夹了一筷子的虾仁放到宋父碗里,赶紧吃你的吧,是不是嫌我老了?转头又看向曲顾,说到,小曲,别看现在妈老了,当初那可是一朵花呢,你爸爸费了老大的劲才追到了我的。

曲顾笑道,妈,你现在也是一朵花啊,年轻的时候更美呢,怪不得生的柔柔这么好看。说完扭头对着宋欣柔微笑。

老头子快学学人家小曲,多会哄人啊,你就不能哄得我开开心心的吗?宋母撇了撇嘴看着宋父

唉,哄了你大半辈子了,还嫌我哄得你不够啊,多大的人了,还和小孩一样。宋父目光温柔的看着宋母。

一顿温馨有爱的晚饭结束了,曲顾和宋欣柔出门送爸妈离开,临走前,宋母拉着宋欣柔的手说,你看你们现在多好啊,当初听我们的是对的,我和你爸爸不也是联姻嘛,我不觉得有什么不幸福。好好过日子,给我们生个大胖小子。

宋欣柔一时沉默,心情也低落,回到房间看到墙上挂的婚纱照,笑靥如花,郎情妾意,她喃喃自语道,如果是真的就好了,这日子过得真累。

曲顾停下手头的工作,如果你想结束这段婚姻,我没有意见

宋欣柔突然意识到这句话的意义,她摇头,我不是这个意思,你现在的公司刚刚站稳,如果这时候出点差错,不就前功尽弃了吗?况且当初你我都是被安排好的,贸然离婚,我们两家都会有所损失的。

曲顾又继续手头的工作,算是默认。曲顾想,生活了五年的人,更像是合作伙伴,就算有一天婚姻破裂了,她依然会保持合作关系,在她心里只有永远的利息。她永远是权衡利弊后,做出最正确的选择,这也是当初为什么选择她的原因了。突然脑海中一个人影一闪而过,那是个苍白的脸,眼中带着点儿执拗。小丫头。曲顾嘴角上扬,明天去看看她。

曲顾忙完,在书房和衣睡下,这是几年来的第一次在书房睡,宋欣柔等到书房的灯暗了也没等到曲顾回卧房。

宋欣柔不理解为什么,曲顾自己也不理解为什么,估计是因为这一场戏太累了吧。是吧,应该是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火辣辣的五月天,焦灼的烤着南方这座城市,走在路上就是一次说洗就洗的桑拿。为了生活城市里每个人都忙碌着,尽管有很多人...
    欲望的酋长阅读 78评论 0 0
  • 小米姐-唤醒内在的自我 小米姐之前一直以为自己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就足够了,然后每次和别人说起或者说别人说起这个自己就...
    李先森2016阅读 70评论 0 0
  • 有个朋友借我钱,我没借给他, 他就不理我了。 我给他说话,问一句答一句,也不抬头看我。对我爱理不理。 钱我借给你是...
    自寅日记阅读 459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