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真的想跟你有以后

图片发自简书App


文/曲尚

1

向来坚强的木子,前两天给我打电话,电话那头的她,从我刚接通就开始哭,我在电话这头发愣,不知道什么情况。

我也没问她,想等她自己开口说,只是我怎么都想不到,他会再回来找木子。

几分钟后,她情绪渐渐缓过来,我轻声关心道:“好受点了吗?”

“嗯,其实我也没什么大事,不过北北,我好像到现在才发现,我是真的该把他忘掉,可为什么我拒绝他时,心里会这么难受。”木子边说边抽泣着。

我认识的木子,是个敢爱敢恨的女生,她跟我一样是白羊座,我曾经一度觉得她就是另一个我,或许是星座原因,或许是相处时间较久,我们面对感情的态度几乎一致。

大三那年,木子突然和我说她恋爱了,那时单身许久的她说出这句话,让我有些惊讶,但同时又有着些许担心。我知道她身边有不少追她的男生,我以为她谁都看不上,不曾想她会在大学找男朋友。

木子在学院还算是风云人物,大小活动都有她的影子,她喜欢策划,很多校园活动的策划案都是她写的,不仅如此,她还顺带着主持。

主持人这活可不是谁都能干的,但交到木子手上,不论是老师还是同学,都是一百个放心,大家都认可她的策划和主持能力。

她的主持受过院长夸赞,大二那年学校文艺汇演,有很多其他院校的同学来参加,院长亲自找她,希望她能够担任这一次晚会的主持人,再写一份主持稿。

原本准备出去旅游的她,只好放弃游玩的计划,转身投入到晚会中,她整天泡在图书馆写主持稿,她知道那是代表着学校的荣誉,她不敢有丝毫怠慢。

经过一个半月的通宵写稿加彩排,这场晚会算是圆满的落幕,结束那天,木子赢得不少掌声,还有很多男生的青睐。

我印象最深的是,那晚我们在回宿舍的路上,有几个男生拦着我们,对木子说:“学妹,你说你长得这么动人,主持的又那么好,该是多少人的梦中女神啊。”

木子没有一丝慌乱,镇定的看了一眼他们,说了句:滚。

说完拉着我往宿舍楼跑。

我到寝室才反应过来刚发生了什么,不得不说我的临场反应太差,但木子当时的样子简直太酷了,我能用御姐形容她一回。

也是那天晚上,木子微信不停的有好友请求,不知道是谁将木子微信泄露了出去,那段时间,谁加木子,木子都没通过验证。

2

过了一周,木子突然收到一条验证消息,上面写着:同学好,我是新闻系的江亦凡,久闻木子大名,想认识一下。

木子打开微信界面给我看,我们边吃泡面边聊这个人,木子说这个人还挺逗,认识就认识,什么久仰大名。

江亦凡,这个人我好像有点印象,名字出现在公告栏上过,是学生会哪个部门的部长来着,我记得不是太清楚。

“怎么啦,有兴趣?”我调侃木子道。

木子笑着说:“你这么一说我好像也有点印象,之前我们彩排的时候,他来过一次,但我们没有什么交流,听说他是过来对接工作,待一会就走了,我还没注意看他的长相。”

“想看长相?这简单,我马上给你搞定。”作为校园小灵通的我,这点小事自然是难不倒我的,不到一分钟,我微信上就有了江亦凡的照片,看着还行,但配木子还差了点。

我将照片给木子转过去后,木子在一旁笑着,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

我不知道木子什么时候通过江亦凡的好友申请,我只记得有天中午,她抛弃了我,跟我说肚子疼想回宿舍,我说我送她回去,木子怎么着都没答应,说是不能耽误我的学习。

我当时还没反应过来,那节课确实还挺重要,我就没跟着她去,在班上听课。

可我怎么都坐立难安,担心她出事,她走没一会,我还是跟了上去,谁知,刚出教学楼就看到她活蹦乱跳的在前面走着,旁边还有个男生,关键是,还是我不认识的。

我准备上前探个究竟,边上正好有一同学喊了一声:江亦凡,一会打球。

江亦凡??原来背着我见男人去了。

但说实话,他们俩的背影,确实还挺搭,我也没再跟上去,转身回教室继续上课。

放学回去后,木子提着一堆零食放在我面前,对我说那是送我的。

我感到不对,却也没问她,毕竟感情这种事,关系再好,也还是不插手为好。

我太了解木子,她心里藏不住事,过不了两天,她就会主动坦白。

3

果然,没到三天,木子就笑嘻嘻的爬上我的床,跟我说,她最近有点小进展,但也不算是进展,就是比普通朋友稍微多那么一点情感。

“喜欢人家就承认,别在我这卖关子啊,瞒了我这么久,可算是要坦白了你。”我吃着零食,搭理她道。

木子听到我的这句话,整个人都激动了起来,连忙问我是怎么发现的,我当然没告诉她,我知道她那天骗我肚子疼,是为了跟江亦凡逛校园。

木子对江亦凡还不够了解,但我看得出来,她对他是有点上心的,我不知道他们整天都在聊什么,不过能让木子这样动心的人,我还是第一次见。

有天我们几个三五好友一起吃饭,木子提到江亦凡这个人,问大家认不认识,其中有个朋友立马接话说:认识啊,还跟我一起喝过酒,但这个人吧,怎么说呢,我觉得不太适合交,他这人你看不透,挺深的。

另个朋友也点点头,表示赞同。

我注意到木子脸色有点不太对,就故意说:来来来吃饭,这个菜还是老味道,我们好久没来这家店了,我还以为味道会变呢。

接话的朋友小米又开口问:怎么啦你们,突然问江亦凡,他不会是撩妹子撩到你们身上了吧,我可跟你们说啊,千万别,我是作为姐妹,我才说这句的,跟他处对象的,不超过一个月必定分手。

我推了推小米,让他别说了,多吃点饭。

小米是有眼力见的人,见我这样说,再看看木子的表情,知道大概是什么情况,也没再继续说下去,吃完饭回去后,小米悄悄告诉我,让我劝劝木子,别陷进去了,江亦凡不是什么好人。

我笑了笑,感情这种事,还是得看她自己,说的不好,她反而会责怪你挡了她的幸福,我不想失去这个朋友。

经过那天的饭局,木子提到江亦凡的次数渐渐少了,少到我快要忘掉这个人,只是她每天晚上依旧会打电话,我没问,也没再提。

我们之间默契的谁都不提,我以为木子听进去了小米的话,本想要安慰下她,再一想还是算了,万一她更难过呢。

很长一段时间里,江亦凡的名字都没出现,我跟木子依旧每天一起上课,吃饭,看电影,逛街。当时感觉,这个世界安静的像是只有我和她。

我时常在想,如果我是男生,我大概会很爱木子,因为这个姑娘真的太温柔了。

直到入冬的那天,江亦凡突然出现在我们班门口,由于他长着一张还算好看的脸蛋,我们班女孩子不禁的尖叫,在议论他是找哪位幸运儿。

他拿着他的外套在门口等,老师也是过来人,见他在外面站着,就开口让他进来坐。

此时的木子,脸蛋已经通红通红了,她拉着我的手,对我说:我发誓我真的不知道。

江亦凡进来后直接坐在了木子边上,将外套披在木子身上,然后,我们几个就得到了全班的注视。

老师咳了两声,继续上课。

木子尴尬的全程看着我,我严重怀疑她的脖子有点问题,建议她爸妈带她去看看。

那堂课上的我相当艰难,本来在班上就有关注度的我,那堂课可谓是体验了一把摄像头下的我们。

4

那天之后,江亦凡开始穷追不舍,各种示好,各种场合我都能看到他出现在我们面前,他像是在我们身上按了监控器一样,知道我们的行踪。

一段时间后,我问木子是不是她说的,她说她没有。

我是信木子的。

凭江亦凡的本事,知道我们的行踪倒也是正常,他的异性缘是一点都不逊色。

这样的生活大概持续了两三个月,我们为了正常生活,只能无视他的存在,碰到也是送他一个白眼。

而这期间,我也在注意着木子,白羊座其实对这种人只有两个态度,要么是喜欢的,只是不舍得断的彻底,要么是一点都不喜欢,直接断的,不会拖泥带水。

很明显,对木子而言,她属于第一种的。

她口头虽然不承认,但她所有的表现都写在了脸上。

我只是不拆穿。

放假期间,我们每天联系,跟彼此吐槽所发生的无趣生活。木子在家当小公主,而我在家当小保姆,干着干那的,母亲大人说是为了锻炼我婚后做家务的能力,我无力反驳,只好认命。

大年三十晚上零点,我给木子打电话,想跟她说新年快乐。

我听说,第一句祝福要送给最珍惜的人。

木子是我最好的朋友,我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她。

但我打过去却听到了机器声,电话中说正在通话中。

我给她发了句新年快乐,随后缩进被窝找周公去了,也没再管手机消息。

等我醒来,接到木子的电话,木子说她答应江亦凡了。

原因是,她曾经说她想看烟花,于是江亦凡大年三十晚上没在家,特意赶去她家楼下给她放烟花看,然后还被看守禁烟火的人追着满小区的跑,她为此感动。

这个感动理由,我没法说什么,就说了几句祝她幸福之类的话,当然,作为朋友,我还是得带一下小米的话。

“决定是你做的,我们也不说什么,但你自己要注意就行,好啦要幸福。”我说完就挂了电话起床拜年。

木子的寒假过得很舒服,家庭的爱,伴侣的爱,再加上我这份闺蜜的爱。

她会经常跟我说江亦凡对她有多好,江亦凡为她做了哪些让她感动的事,作为好姐妹,我只能听着,谁让她看起来还挺幸福呢。

不知道是因为木子谈恋爱还是什么原因,这个寒假过得很快,我还没好好享受就没了,苦命的搬着行李回学校。

回学校的木子,开始每天都黏着江亦凡,这个星座的女生就是如此,只要一谈恋爱,平时再怎么霸道,一到男友面前,那都是温顺的小猫咪。

他们经常出去滑冰,看电影,玩电竞。

木子的性格似乎跟从前有些不一样,我说不上来哪不一样。

她每天都计划着和江亦凡的生活,整个人的中心几乎都是江亦凡,偶尔她会觉得愧对我,给我带小礼物,每次他们出去吃饭,木子也都是会给我带一份。

木子有天回来跟我说,江亦凡有点吃醋,说我们关系太好。

我翻了个白眼,说道:他可是抢了我的宝贝哦。

木子笑嘻嘻的挽着我,在我脸上狂亲。

他们就这样谈了一年多,辟了很多谣言,大部分人都不看好他们,觉得江亦凡就是玩玩而已,谁曾想,他们竟然都在一起一年多了。

一周年纪念日时,他们还请我们这群人吃了饭,小米看着他们,一直低着头,觉得自己当年5说的那些话不周全,原来爱情是分人的,遇到的人对了,自然会收心。

5

后来,我们面临着毕业,木子早就将江亦凡规划到了她的未来蓝图中,她想跟他在一座城市,一起打拼,然后有个属于他们的小家。

我看的出来,木子是真的想和他过一辈子,那段时间我们所有的对话都是关于未来,木子未来几乎都是和江亦凡一起做什么。

她甚至已经做好了过年带江亦凡回家的准备,她说她迫不及待的想要家里人认江亦凡,那样她就可以理所应当的在这座城市打拼着。

工作稳定下来后,再努力三年,两个人就可以谈婚论嫁,木将一切都想的十分美好。

而这一切,都不在江亦凡的规划中,或者说的更确切一些,木子是不在江亦凡的未来中。

毕业后,木子留在了大学本地,而江亦凡去了上海,他瞒着木子,到上海后他才说,给出的理由是想给木子更好的生活。

木子信了,在南京这座城市里,她开始一个人打拼,那年,我离开南京去了北京。

临走那天,木子抱紧我,说舍不得。

一个人的生活,终究是有些无助的,木子每晚都会给我打电话,诉说着她的难,我静下心安慰她,我从没问过江亦凡的去向,我知道她不说就是不好。

我们再次像大学时一样,默契的谁都不提,木子的工作以及生活在慢慢的稳定,我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了。

我知道,她一旦对工作来了激情,就什么都不重要了。

爱情在工作面前,已经是要让位的。

谁都不知道江亦凡在上海怎么样,包括木子,木子在他去上海后,两人就没联系了,木子说,他这个人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不管她怎么发消息,江亦凡都不回,电话也不接。

渐渐的,木子的心也死了。

虽说木子很黏江亦凡,但她不是不要脸皮的人,面对江亦凡的这种逃避态度,她不应该再去前进,或许是该用另一种方式。

木子有天凌晨给我发消息,她说她现在才意识到,我曾经写的一句话有多对。

“在爱情里,希望一定是要寄托在自己身上,男人不能是你的全部,你的未来中,你自己的发展是要占绝对优势的。”

后来木子提出了分手,江亦凡应了声好。

分手那天,木子毫不留情的删了他所有的联系方式,木子说,她终于摆脱了。

我倒希望,她真的如她所说的那样想。

我们之间在没有江亦凡的日子里,依旧讨论着爱情,只是进入职场后的我们,感情观在慢慢成熟。

有假期时,我们会一起出去旅游,看看世界,在学校的时候没钱,现在工作了,身上也有点存款,我们每次长假或者年假都会约着一起外出,接触新的人。

我想,她大概是真的忘了那个叫江亦凡的人。

那时候,我听说,江亦凡在上海做的风生水起,不比其他同学差,但我始终不明白,他当年为什么突然选择消失。

或许这是个谁都不知道的秘密。

只要他不说,就不会有人知道。

这个消息我没告诉木子,我觉得没必要让她再想起这个人,过去的事不必再提。

6

我怎么都没想到的是,他会再回来找木子,木子说,江亦凡想和她重新在一起,但是她没答应,她一个人熬过了最艰难的时候,凭什么现在他生活好了,他就可以回来找她,她就得答应。

江亦凡以为,只要他回来找木子,木子就一定会心软。他吃准了木子的心,但他却忘了,那是从前的木子,现在的木子已经不一样了。

木子再爱,也终究是爱的有尊严。

她那天哭着对我说,曾经她也是想和他有以后的,想和他结婚,有个家,再有个幸福的孩子。

可如今,这一切都是泡沫,都是幻影,她该往前看的,她不能够回头。

木子不得不承认,在江亦凡出现的那一刻,她还是爱他的,但她心里清楚,她的这份爱已经支撑不起他们的未来。

所以,不如就此别过。

此生,你好我安。

再不相见。

END

作者简介:曲尚,情感博主,简书推荐作者,写虐文的白羊座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