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想与你作伴红尘(48)

第四十七章

“诶,快点快点吃。”周舟不停地把大块小块的牛蛙肉夹给徐艾,徐艾一边絮絮的点头,然后看一看再说:“你看着块肉长的太好看了,我觉得美的东西还是分给你这种长的不好看的人算了。”然后夹给周舟,反正互相推辞之下,倒是也没有吃了几块,周舟笑纳了徐艾夹过来的肉,倒是不推辞,看来还算有点良心。

一顿你推我让的午饭终于结束了,徐艾如释重负的坐在座位上擦着嘴巴,一脸的轻松,好像是经历了一场大战一般的表情。周舟一边擦嘴一边说:“和你说一件事情。”徐艾看了一眼周舟,不说话,眼神示意周舟继续。

周舟咳嗽了一声,说:“郭正要你的画像。”徐艾表情就像是几级台风刮过一样,然后悻悻然的说:“他要我的画像干什么。”周舟好笑的看着徐艾的表情,说:“不是做前辈的说你,一看你这副样子,就是余情未了,说实话,我还真的是不知道你这样会不会有结局,实话实说啊,不要说做前辈的说你。”徐艾拧着手里的纸巾,一言不发,然后忽的笑容灿烂的抬头说到:“不要担心我啦,毕竟我可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Lucky女王,假使会尝试,我也一定会是那一个比较幸运的一个。”周舟撇了撇嘴,说:“反正意思是传达到了,看你应该是不会否认刚才额那个决定了,我会送他一张素描的,送你一张水彩的,过两天润色好了再给你。”

两个人从饭店出来之后已经过了正午十二点了,站在门口徐艾伸了一个懒腰,百无聊赖的说:“忽然感觉就这样回去一定很不好玩,有没有什么即兴项目啊,趁着我青春年少,趁着你风华正茂。”周舟好笑的接口说到:“我可是大忙人一个,要不是答应你的东西没有做完,我才不会和你混了一天呢。”徐艾捂着胸口,受伤的看着周舟,语气悲凉的说:“天哪,小白菜啊,地里黄啊,手里捧着窝窝头,没人爱啊。”

“诶,徐艾,周舟。”刘辉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出现在徐艾他们不远的地方,身边还站着一个一脸茫然的王瑞。徐艾好奇的看着两个人一起出现,好奇的问:“你们一个在这里,一个在那里,什么情况会在一起出现啊。”

“嘿嘿,我是去他们学校找老乡的功夫遇到王瑞的。”刘辉憨憨的笑着说。王瑞一本正经的摇着头说:“刘辉哪里是去找老乡啊,根本就是为了看美女吧。我看见他时候,他在我们的马路牙子上都快要把眼珠子给掉出来了,流口水的模样吓跑了一大批路过的少男少女,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才会把他拉出来。”

徐艾笑了笑,说:“刘辉,什么时候又添了这样的一个爱好,我真是对你佩服的五体投地啊。”

周舟和王瑞是第一次见面,稍微寒暄了一下,倒是也打成了一片。刘辉看了看时间尚早,提议道:“之前就有人说过,L市有一座山,山名里面还带着徐艾的名字呢。”徐艾好奇的问道:“徐山?艾山?”

“哈哈哈哈,都不是,是虎山。”王瑞接口说到。徐艾的表情顿时换了一个样子,看着刘辉和王瑞,皱着眉毛说:“看来你们两个是不想好过了,居然敢说我是老虎,要知道,老虎的屁股摸不得。”

嘻嘻哈哈了一番,四个人相约去一趟虎山。徐艾坐在车上的时候,心里忽然有点惴惴不安,但是到底是什么事情,却有想不出来。王瑞看着徐艾坐在车里的时候一副神游物外的样子,关切的问:“有心事?”徐艾摇了摇头,说:“没。诶,对了,怎么最近不见你和刘楠一起出现啊。”王瑞打着哈哈说到:“那个,我们这两天上课太忙了,没办法过去看你们,该不会想我想的厉害吧。”

徐艾白了一眼王瑞,无奈的摇了摇头,说:“自恋狂,不理你了。”

坐着车一路往虎山的方向走去,徐艾看着周围的风景慢慢的变得荒凉。L市其实是一个比较繁华的地级市,徐艾一直不曾知道L市的周围还有这样地方,看着地势慢慢变得陡峭,看着北方的广大土地尚在一片干黄之中,徐艾忍不住心里想到从T市返回到L市的火车上,自己一路看着窗外发呆时候的场景,似乎可以明显的感觉到一个地区,一个城市的厚重。当时在火车上看见黄土高原的时刻是激动 ,无以名状的感动那是回家的心情。但是此刻看见这样的地貌耳朵时刻,却是一种悲凉,一种无法言说的感伤。徐艾倒吸一口冷气,缓缓的说:“其实世间所有的事物都是独立的个体,只是被赋予了我们的感情之后,我们才会对这些大大小小的事物无法割舍,不能释怀。”其他三个人相顾无言,不知道徐艾为什么会突然冒出来这样的一句话,但是还是安慰的拍了拍徐艾的肩膀,以示安慰。

司机摇摇晃晃的车终于抵达山脚,徐艾四个人面对壮阔山势的一脸惊讶与司机的司空见惯一脸漠然形成鲜明的对比。安静的接过车费,就在一边等待着下山的人搭车离开。周舟把自己的画板紧紧的背在身上,笑着说:“我忽然有了画人像的冲动,要知道,我可是真的很少会主动去画人像的。”

徐艾深深的吸了一口带着尘土气息的虎山的空气,说:“只有有灵感额东西才能给你灵感,上山吧,我要做开路先锋,你们谁也不用和我抢。”然后一马当先往山上走去。

似乎是时间还不到旅游的旺季,虽然是太阳和煦的时间,但是沿路可以看见的人寥寥无几。山上的风很大,徐艾感觉自己刚刚洗过的头发已经像是一把干草了,随意的用手抓了几把就继续沿着坡体向上走。刘辉在后面大声的说:“徐艾,徐艾,你倒是是不是个姑娘啊,看看你的头发,根本就是群魔乱舞啊。”然后还伴随着其他两个男生的哈哈大笑声。徐艾懒得理会他们三个,哼哧哼哧的往上走,调侃道:“要是你们三个男生输给了我,那你们就一定给男生丢了一个大大的脸了。”

王瑞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大声说:“徐艾,我跟你说,在我眼里你就是男生,所以输给了你我一点也不会觉得失败,相反的我会为了你的胜利开香槟,然后庆祝你在变成男生的路上越走越远。”风太大,徐艾的呼吸被搅乱,咳咳咳的咳嗽了几声,原本想要反驳的话也从脑袋里面被大风吹走了,扯着嘴巴笑了笑,能做的就是把衣服再裹紧一点。

双腿就像是灌了铅一样,徐艾感觉到自己的衣服似乎有点就像是一张网,带着尘土的风似乎可以通过每一道衣服的纹理渗进了每一个毛孔里面,穿着衣服的感觉反而就像是被剥的干干净净的白斩鸡一样。徐艾用手捂住有点发僵的嘴巴,想要大声喊出的话变成了嘟嘟囔囔的声音:“我好冷啊。”其他的三个人本来还想调侃的心情变成了一样的大喊:“我也是。”

山路并不崎岖,只要一直步行到山顶就可以了,而且是一道被开发的很平坦的额土路,徐艾穿着高跟鞋冲在前面,一个不察小石子混到了鞋子里面,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走到路的一边站住就开始脱鞋子抖出来那个小石子。周舟赶紧大声喊:“诶诶诶,你想想清楚,好多人可是都在下风口诶,你居然毫无道理的当众脱鞋,你不怕你的脚气污染者片尘土飞扬的虎山?”徐艾霸气的回头看了一眼,说:“这是我家,我的地盘我做主。”

“到家了,难怪这么横。”刘辉竖起大拇指对着徐艾笑了笑。

“王瑞呢?”徐艾好奇的回头看到。在两百米左右的地方,王瑞一个人瑟瑟发抖的蹒跚而行,徐艾双手做喇叭状,大声喊道:“老乡,不要给咱们家乡丢脸啊,我们站在这里等你。”声音顺着风势向下,也不知道王瑞听见了没有,但是隐隐约约看见他艰难的点了点头。站在原地等王瑞赶上来。等了几分钟,王瑞终于来到了大部队面前,一把搂住刘辉的胳膊,说:“天哪,你们几个忘恩负义的家伙,让我一个人在后面悉悉索索的走,你们不知道我有多孤单。你看看,周舟经常出去写生一定不会对山路陌生,徐艾就是一个汉子,不说了,就连你刘辉都会动不动溜达出去看美女,只有我最缺少锻炼,你们得等我啊。”

徐艾嘴角抽搐的看着王瑞,愤愤不平的说:“你要是再说我是一个汉子,我一定给你屁股一脚,让你像是皮球一样滚下山去。”王瑞赶紧做防守状,说:“我投降,我投降。”看着这种情况,只能四个人相携着往山上走了,但是远远地似乎已经可以看见山顶的样子了,徐艾赶紧打起到:“就快要到了,同志们继续努力啊。”然后赶紧跑了几步,一鼓作气向山上冲去。

“啊——。”徐艾站在山顶的时候冲着还有几步之遥的他们三个大喊,“你们快点,这里风景独好。”然后一个转身就不见了身影。刘辉感慨的说:“我现在对我的眼光简直佩服的五体投地,怎么就于茫茫人海之中选择了徐艾作为我的第一个提行李的对象,要不是我慧眼识英雄,你们也遇不到像是这么个性的姑娘啊。”王瑞白了一眼,说:“这是我老乡。”周舟也认真的说到:“我们是在火车上结识的,与你无关。”刘辉撇了撇嘴,说:“一群不知道不知道心疼老人家的家伙。”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一百二十六章 王瑞和徐艾带着三个外地人在村子里面溜达。王瑞还是那一副暖男到底的样子,对着自己的苹果脸小女朋友照顾...
    chief风阅读 95评论 2 2
  • 第一百二十八章 火车上的夜生活其实就是打牌睡觉,徐艾坐在窗前听着周围低低的玩闹声,怎么也睡不着,坐的太久,身子都有...
    chief风阅读 112评论 1 8
  • My College Life, My Goal When I was a childre...
    甜炸了的少女_阅读 56评论 0 1
  • 白云低苇枯秸杆, 风吟虫鸣鸟雀啭。 牛哞家还鸡犬闻, 焚火浓烟夕霞染。
    茅涧溪草阅读 32评论 0 0
  • 老师,您像蜡烛一样,燃烧了自己,却照亮了别人;您像春蚕,奉献了自己,装饰了别人;您像粉笔,留下知识,牺牲了...
    卢芯源阅读 26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