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快与慢》读书笔记(1)

字数 4374阅读 97

第一部分讲述的是通过双系统进行判断与做出决策的基本原理。

详细说明了:

系统1的无意识运作和系统2受控制运作的区别

系统1的核心,即联想记忆是如何不断对世界上所发生的事作出连贯的解释的

关于直觉性思考的自主且无意识过程的复杂性和丰富程度

我们是如何做出判断的

替代和启发法

一、系统1的无意识运作和系统2受控制运作的区别

系统1:运行是无意识且快速的,不怎么费脑力,没有感觉,完全处于自主控制状态。

特点:快速、无意识、偏差反应、联想、无法关闭、会产生偏误

系统2:将注意力转移到需要费脑力的大脑活动上来,例如复杂的运算。系统2的运行通常与行为、选择和专注等主管体验相关联。

特点:慢速、有意识

系统1不断为系统2提供印象、直觉、意向和感觉信息,这些都是系统2明确信念的主要来源,也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作出抉择的主要依据。但是系统1存在成见,一秒犯系统性错误

系统1和系统2的分工非常高效:代价最小,效果最好。所以通常情况下系统2会稍微调整或是毫无保留地接受系统1的建议。当系统1的运行受到阻碍时,系统2就会出来帮忙,给出更为详细和明确的处理方式。若事物违反了系统1所设定的关于世界的模式,系统2也会被激活。

二、联想记忆是如何不断对世界上所发生的事作出连贯的解释的

联想:事物在你的大脑中唤起的想法激发出许多其他的想法,而且这些联想的行为在你的大脑中迅速扩展开来。所有的这些都是瞬间发生的,形成一种认知、情感和生理反应的自我强化模式,这种模式变化多样又能形成一个整体,被称为“联想的连贯性”。联想的三个原则:相似性、时空相接和因果关系。

联想记忆:观点(可以是动词、名词、形容词,可能是具体的也可能是抽象的)是一张巨网上的节点,这些节点就是联想记忆。这些节点和其他节点相联结。联结的类型多种多样:因果联系、事物及其特性的联系、事物及其种类的联系。

联想记忆工作的原理是:一瞬间会发生许多事情。思维活动唤起一个看法不仅会引发另一个看法,它还会激发出很多其他的看法,而这些看法还会让我们想到另一些看法。如此联想记忆就能将所发生的事作出连贯的解释。

启动效应:当看到一个词人的思维就会发生变化,同时更多的词汇会被激发出来,例如,看到“喝”会想到“汤”而不是场。喝先于汤出现,是喝启动引发了汤的出现。启动效应不只限于概念和词汇,概念会影响行为,常见的动作也会不知不觉影响我们的想法和感觉。

三、关于直觉性思考的自主且无意识过程的复杂性和丰富程度

1.认知放松

系统1会自动对认知放松度进行评估,认知放松度是决定是否需要系统2提供额外帮助的标志。而认知放松过程却与有着多种输入输出活动的庞大网络有关。

认知放松的原因和结果

造成认知放松或者紧张状态的不同原因会相互影响,各种方法也可以相互转换。记忆造成错觉的原因是,记忆中的词汇或者事物会让你感到更加轻松,轻松使你产生了熟悉的感觉,熟悉的感觉会让认知放松,系统1让人产生熟悉感,系统2根据系统1这种熟悉感来作判断,如果某个判断是基于认知放松或认知紧张作出的,那就一定会造成错觉。任何能使联想机制运行更轻松、更顺利的事物都会使我们心生偏见。

那么如何让人们相信一则消息是真的呢?

总原则就是,任何缓解认知紧张的做法都会对你有所帮助,所以可以采取的措施有:字迹更清晰、言简意赅、便于记忆、朗朗上口。

人们很难对熟悉感和真相加以区别。这可能就是为什么“谎话说多了也变成真的了”。重复能引发放松状态和令人舒心的熟悉感。曝光效应,又称多看效应,是指个体接触一个刺激的次数越频繁,个体对该刺激就越喜欢的现象。(想想为什么要做广告、冠名)

积极的情绪和系统1的认知放松之间也有关联。提高认知放松状态的操作能增加联想机制的相关联性。好心情、直觉、创造力、轻信以及系统1不断增强的依赖形成了一个关联群集。悲伤、警觉、怀疑、分析方法以及不断增强的努力程度等因素之间也是相互关联的。好心情使认知放松,系统2会放松对于行为的控制,此时直觉、创造力会增强,但也会放松警惕,易犯逻辑错误。

2.常态和原因

系统1的主要功能是维护并更新你个人世界的模式,它呈现的都是常态下的思维模式。这个模式由很多联想和结果共同构成,这些联想由情境、事件、行为等概念引发,而结果总是伴随某种规律出现,有可能是两者同时出现,也有可能出现时间只差那么一点点。随着这些联系的形成和加强,联想概念的模式逐渐展现出发生在你生活中的各种事件的结构,这一模式还将决定你对当下的理解和对未来的期望。

对惊喜的承受能力是精神生活的一个重要方面,而且惊喜本省也是最敏感的指示,它可以表明我们如何理解这个世界,我们希望从这个世界中得到什么,惊喜主要有两种形式,有些期望是积极、有意识的——你知道你在期待某件特别的事情,如果没有发生会很惊讶,不怎么期盼的事情发生也不会很惊讶,尽管可能不会欣然接受。消极的期待会很快变成积极的。如果插曲反复出现就没有那么令人惊喜了。

对于很多事物的常态我们都有认识,这些常态给我们提供了背景知识,使我们能够察觉到很多反常的现象。系统1理解语言,也了解分类标准,它能辨明那些貌似正确的价值,也能廓清那些最典型事例可能的出现范围。

找到因果关系是理解一个故事的一部分,也是系统1的一种无意识行为。因果关系并不依存于理性思维,它是系统1的产物。因果关系分自然性和意向性的因果关系。

3.眼见为实的想法让我们过早下结论

在没有清晰情境的情况下,系统1会自动建立一个可能的情境,我们作了一个选择,但是却没有意识到自己这样做了。你的脑海中只有一种解释,而且你从未意识到这些问题会有歧义。系统1不会记得自己放弃的几个选项,甚至都不记得曾有过多种选择,有意识的怀疑需要同时在脑海中记住多种互不相容的解释,需要付出努力,而这并不是系统1的长项,易变和怀疑是系统2的职责范围。

在理解一个陈述之前,一定会先试图相信它:如果这个陈述正确的话,你必须先了解它的观点究竟是什么意思。只有这样,你才能决定是否“怀疑”它。即使是一个毫无意义的陈述也能唤起最初的信任。最初你产生相信某种观点的想法,是因为系统1的自主运作,这种运作包括构建这一情况下可能性最大的解释。

有系统2参与时,我们几乎会相信所有的事情。因为系统1不仅好骗,还容易产生偏见,而尽管系统2掌管怀疑和不信任的大权,但是它有时候很忙,不忙时也很懒惰,总会擅离职守。

联想记忆的运作是导致“确认偏误”的原因之一。

光环效应:喜爱(或讨厌)某个人就会喜爱(或讨厌)这个人的全部——包括你还没有观察到的方面——这种倾向就叫做光环效应。产生光环效应的原因是系统1可以通过比现实更简单却更连贯的方式来表现这个世界。避免光环效应的普遍原则是:消除错误的关联。

为什么我们会过早的下结论?

因为眼见为事实的理念有助于达成连贯性和认知放松的状态,从而是我们相信某个陈述是真实的。

联想机制的一个最基本的结构特点就是它只能回忆起已被激活的观点。无法从记忆中获取的信息(即使是无意识的)可能并不存在。系统1善于提取当前激活的想法来构建最可信的故事情节,但它不会(也不能)提取本系统中根本不存在的信息。

衡量系统1是否成功的方法是看它所创造的情境是否具有连贯性,而与故事所需数据的数量和质量关系不大。信息匮乏是常事,一旦出现这种情况,系统1则会仓促作出结论。寻找连贯性的系统1和懒惰的系统2相结合,意味着系统2将会赞同许多直觉性的信念,而这些信念又准确的反映了系统1产生的印象。当然,系统2也能对证据采取系统而谨慎的处理方式,还能在作觉得之前考虑出现的众多选项。然而,即使是深思熟虑后的决定,系统1也能对其产生影响。系统1的信息输入从未停止。

四、我们究竟是如何作出判断的

系统2接受问题或提出问题时,它都能引导注意力并搜寻记忆来找到答案。系统1以不同的方式运行,不断监视着大脑内外发生的一切,没有特定意图,也无需付出多少努力,只对当时的情形进行全方位评估。这些“基本评估”在直觉性判断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因为人们常会拿它们替代更难的问题——这也是启发法和偏见研究方法的基本原理。系统1具有跨维度解读价值观的能力也支持用一种判断代替另一种判断的做法。系统2会集中注意力回答某个特定的问题,或是对某种情况的特殊属性进行评估,集中的注意力又会自动运行其他的评价程序,包括一些基本判断。

随着人类进化不断完善,系统1可以对生物体生存必须解决的主要问题提供一个连续性评估,可以持续不断地对威胁水平进行评估。这种能力能够提高人们在危险世界生存的概率,而这种专属能力也在不断增强。例如,只需一撇陌生人的脸就能区分是敌是友。

系统1理解语言,这种理解是建立在一些基本判断之上的,而这些判断通常又是在洞察事实和理解信息的基础上作出的。这些判断包括对相似度和代表性的判断,对因果关系的属性以及对联想和样本的可用性判断。在没有具体任务时,这些判断也在进行着。

基本判断的内容很多,但并不是每个可能的属性都需要判断。例如系统1可以判断两组木块的相似性,但是总量需要系统2才能完成,这是系统1的局限性——系统1通过原型或一组典型事例来代表不同事物分类,它能解决好平均问题,但对总量问题就束手无策了。系统1的另一个能力是与强度匹配的描述,例如,罪行用颜色表示,颜色越深表示罪行越大。

思维的发散性让我们作出直觉性判断,系统1对事物的评估是持续的且无意识的,想让系统1完全执行系统2的命令且不做多余的工作很难,刻意回答一个问题却引发了另一个问题,这一行为没有必要,且对主任务的完成也很不利。

五、替代与启发法

对于有难度的问题,系统1会找到一个相关问题来回答,这个问题比原来的问题更易作答,这种用一个问题绕开另一个问题的做法叫做“替代”。还有两个相关的术语:

"目标问题"就是想要作出的评估。

“启发式问题”就是绕开原来的问题去回答的那个更简单的问题。

遇到很难的“目标问题”时,如果脑海中马上出现了一些与之相关联且容易回答的“启发性问题”的答案,系统1通常变会采取这种“替代”的做法,采用替代问题的答案。

本书讨论的启发法是思维发散性造成的结果,是我们锁定问题答案控制能力不强的结果。思维发散性可以使懒惰的系统2摆脱很多繁重的工作,快速找到难题的答案。“启发式问题”相对于“目标问题”更容易让人产生联想并作答。注意,使用替代之后得到的答案应该与原始问题存在关联,这点系统1的强度匹配的能力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思维发散性的自主过程和强度匹配可以使能映射到目标问题的简单问题有一个或多个答案。有些情况下会有替代答案,系统2会认可这一启发式答案。当然系统2也可以拒绝这个直觉性答案,或者通过整合其他信息来改变它。但是,一个懒惰的系统2往往会遵循最省力法则,不经检验就认可某个启发式答案。你不会被难倒,也不必非常努力,甚至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其实答非所问。此外,你也许都没有注意到目标问题很难,因为你的头脑中会迅速地闪出一个直觉性答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