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如是之观,何等壮丽恢弘!|读《物种起源》

滨纷河岸,树木交错;花草覆盖,鸟鸣林间;昆虫欢快飞舞,蠕虫缓缓爬过湿润的土地……达尔文在《物种起源》中如这般结尾。

生命及其蕴含之力量,最初由造物主注入,无数最美丽与最奇异的类型,即是从简单的开端演化而来、并依然在演化之中;它们彼此之间是如此的不同,却复杂又和谐地相互依存。

《物种起源》,1859年首次出版。160年来,生物学、地质学、遗传学不断发展,而达尔文在《物种起源》里以缜密的立论,大量的观察证据为依据而建立起来的、从人文学角度出发的进化论基础框架,依然牢固坚实。时至今日,它仍然以科学思维的世界观,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

当生命的第一缕曙光初现时,仅有极少数的构造最为简单的生物类型存在着。达尔文坚信:‘’物种不是被独立创造出来的,物种亦不是不变的,它们是从最初的本亲物种经过缓慢而逐级的变异而传下来的‘’。在炎热与寒冷之下,在高山与低地之上,在沙漠与沼泽之中,每一个物种和种群中,大多数生物均明显地相关;它们是有着共同祖先的后裔。

这是一种有规律而非偶然的现象,是一种自然而非神秘的过程。如此,经过漫长而恒绵的地质演变和岁月流逝,我们方能得见如今世上的天地繁盛,万物并秀。

达尔文亦深信:“自然选择(Natural Selection)是变异的主要途径,但并非是唯一的途径”。物种被自然选择,经过与其它物种、以及与同属物种间其它个体的生存斗争,利用机体结构有利的生物性状,运用各自的武器或防御手段,依靠自身的魅力,在竞争中取胜。从而那些被自然青睐的个体和族群,以旺盛者、康健者和幸运者的姿态得以生存并繁衍。

但自然选择(天择)仅能通过累积细微的、连续的、有利的变异,在漫长的自然演变中缓慢地发生作用,却不能产生巨大或突然的变化——“自然界中无飞跃”——,因而,自然界随变异繁多,却少有新创。此时,人类的参与和选择(人择),人类的知识和工具的辅助,即可发挥极大的作用,带来突破性的飞跃。

自然选择是一种蓄势待发的力量,人类选择则有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

“物种不是固定不变的,不是超自然的神力所创造的,而是由共同祖先演化而来的,演化的机制则是自然选择,演化是缓慢的、渐进的,整个生物自然系统宛若一株“生命之树”,败落的枝条代表灭绝了的物种,其中仅有极少数有幸保存为化石,而生命之树常青”。

自然选择的生灵,每一种智力和智能,都必然是从低级到高级,从简单到复杂的逐级过渡和进化的。万化如流,生年不永。

没有毫无原因的创造,亦没有自然而然的变化。天择和人择,天工加雕琢,上下求索。只有对自然和自然中生灵的注重与珍视,才会茁壮我们人类自身。

身体与精神,天赐之资,终会趋于走向完善。“生命如是之观,何等壮丽恢弘!”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