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灵传说(29)

                                                            意外的收获

血灵传说目录
血灵传说(28)

08_副本.jpg

浊溪在血灵山的背面流,可是一路奔跑的王野莫名其妙地感到心头难受,仿佛有人用刀子在剜他的肉。两年前,截肢帮差点削掉他的肱二头肌的一大块肉,也从未如此难受。何况此时的风吹得让人眼泪流,仿佛沙土投向血灵山的人一抔又一抔。
“他娘的,会不会晚了!”王野边跑边吼,呼吸没有乱,但心跳乱了。
于是王野加快了脚步。
“不会的,大哥!应该是刚刚好,最多不过早了一点点,或许我们会看见多余的人。”何其能说,一脸笑容,很轻松,不是因为勇敢的轻松,而是因为平静的轻松。
“快点吧,三弟!”冯冰催促着,似乎他是跑得最快的一个,其实他是跑得最慢的一个。如果胖墩在,此时胖墩也会跑得比他快的。
可是胖墩不在。
“那就快点吧,反正已经很快了。”何其能说,神经质地把屁股撅了撅,然后加速。
血灵山的三个大王还有森狼,脱离了自己的小部队,逆着浊溪而上,冲向查钟逃跑的方向。
“都怪你,三弟,说你来晚了,你就是来晚了!”王野恨不得用尖头棒敲他的脑袋。
“来晚了,就来晚了吧!反正我已经来晚了,不过我们可以早点去。”何其能说。
对于迅速地奔跑和随意地说话,这件事似乎是两件事,似乎不相干的两件事。
可是只有森狼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其余的人好好的。
“希望能够早点吧!”森狼说,说话的语气和样子,似乎这是他的临终遗言。
不过森狼是不可能死在浊溪旁边的。
“都怪你,老三,有机会就把你关进猪圈里,反正你喜欢被人抬。”王野说,眼前仿佛看见了猪圈,却没有看见猪。
“得了,猪圈不是猪睡的地方。”何其能说,看着远方。
“难不成是你睡的地方,三弟!”冯冰说,也看着远方。
远方黑漆漆的一个小点,许多人围在一起,可是黑点并没有缩小,也没有分开。
一行人过了两分钟才到达黑点的跟前。
龅牙的手里依然是那根中空的木管,而查钟手里是他的刀。只是查钟的身体微微靠着龅牙,好像已经站不住了,可是他的手脚依然有力,从拿刀的姿势就可以看得出来。
血灵山的见到三个大哥来到,都停了下来。和龅牙还有查钟保持三步左右的距离。
森狼一个趔趄,还好没有趴下去,用手支了一会儿膝盖,然后才站起来,拿起自己的刀,指着查钟说:“老子非宰了你不可,查钟!他娘的,从来没有这么累过。你的肉我会拿去喂狼的。”
“你累了,森狼??看来你的功夫也不怎么样啊。不过我也累了。干脆你把我宰了,或者我把你宰了,反正我们都累了。”查钟说。
“你活不了十分钟了,查钟,横什么横!明天太阳升起的时候,你连块墓碑都没有。”冯冰说。
“哈哈哈!”查钟放声大笑,不是绝望的大笑,却给人绝望的感觉。是自信的大笑,却没有人认为他是自信的。
“我不会同意的。”龅牙冷冷一笑,轻轻地说。
“看看你们脚下的人吧,山里人,和另外这些山里人。”查钟更明显地靠着龅牙,是真的想靠,还是装模作样地靠靠??
或许真假都是!!
血灵山的人很多都躺倒在地上,估计超过了二十个,个个都流血了,但是没有一个人喊叫或者呻吟。
或许死了都不知道!
但是血灵山的人怎么会轻易地就死掉呢!!
“我知道,他们的身体和这里的碎石一样崎岖,一直都是,直到他们死,从未变过。”王野说,看着眼前的查钟,脚下和背后都是他的兄弟。
“大哥!!”一个人的头从人堆中抬起来,看着王野,伸出一只手。
后面的人这才赶到了。所有能够继续站立的血灵山的人,合在一起。但是并没有围住查钟和龅牙,而是一面对一面。
“赵离!赵离!!赵离!!!”赵一奇冲冲出来,扶起那个叫赵离的。
“大哥,大哥……我叫赵离……!!”然后赵离的脖子和脑袋软了。
“你个猪狗不如的杂种!!!”赵一奇瞪着查钟,眼里是愤怒的泪水。
赵一奇此时握刀的手可以捏碎一块花岗岩石头。
“先看看他,赵一奇!”冯冰说。
赵一奇试了试赵离的鼻息,然后说:“只是晕死过去了,大哥!”眼里的泪水更加汹涌了,眼神里的愤怒更加澎湃了。
“真是晕死过去了吗?”王野回过头来,多问了一句。
“只是晕死过去了,大哥,我确定!”
“山里人,你们今天是不可能赢我们的,知足吧!让你多活两天,你还不快给我下跪,道声感谢。”查钟说,身体从龅牙旁边立起来,然后又靠过去。
这次是假的了!!
“杂种,你活得了几分钟啊,到阎王那里报我们的名字吧!”冯冰说,握紧了自己的半圆钝刀。
“全部上!!”王野吼了一声,冲出去。
“阿弥陀佛,看来本道得站几分钟了。”何其能说,只是昂了昂头,并没有打佛手。
“你念哪门子经啊,老子都体力透支了。”森狼瞪了何其能一眼,就冲过去了。
真是奇怪,这个龅牙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真如查钟说的,一个人是一个人,一百个人,还是一个人。就算所有的刀一起上,他也能够找到缝隙,钻过去。而且一直护着查钟。就算查钟是一个对战争没有意识的孩子,只要他拿得动棍棒,就可以没事。
而查钟手里拿着他的刀呢!
所有的人,都围着查钟和龅牙,龅牙没有被杀死,而查钟身上依然没有新添血迹。查钟并没有带领龅牙逃跑,于是龅牙就没有逃跑。
可是龅牙不停地接着打斗的机会用环绕步,即看清了周围的人,也看清了最近的地形。
但是查钟始终没有带领龅牙逃跑。
“善哉,善哉!本姑该动手了。”何其能这才打了一个佛手。
刚刚何其能的身体虽然没有动,但是他的眼珠子一直在动。他不是看查钟的人了,也不是在思考怎么对付那个龅牙,而是看着地上的兄弟。
很多很多血灵山的人躺在地上,但是却没有一个死了。赵离是暂时不能呼吸了,只要还有半个小时,就能够活过来。而其他的人,多半是体力透支了,再加上后背或者前胸受到重拳,也有嗓子遭到击打的,暂时不能说话。
但都活着。
“看来,真的来早了一点点!”
说完,何其能冲进了人堆里。
何其能的皮带不适合一敌多,但是能够在不到一秒钟之内就结果一个人的性命。可是龅牙似乎对何其能很了解,何其能根本没有机会对查钟用水意皮带。
要一只手勒死人,对于何其能是轻而易举的,但是对于查钟这样的人,何其能却办不到,诡计多端,狡猾透顶,他的命用什么换都值得。
而龅牙总是小心翼翼地护着他,有时候甚至是生拉和硬拽。
打斗又持续了半个小时,血灵山的人依然躺了很多,但是都没有死。而王野和另外三个没有死,龅牙和查钟也一样活着。
龅牙似乎不想杀人,至少他不想血灵山的三个大王死,他当然也不想自己和查钟死。
王野已经对他了解透了,此人进攻技术只能用不全面来形容,甚至有些东西根本不会,跟没练过的差距不大。
可是他的防守技术臻于完美,瞬间的移动极其快,无论手脚和头腰。
练的哪门子功夫!!
一个人影从山上冲下来,后面跟着一个圆乎乎的东西,近了看居然是一个人影。
是木森!!
木森几乎是直线冲到龅牙的身边,此时正在龅牙的正后面。龅牙根本没有察觉。木森的脚没有停,一个拳头挥出,拳头呈直线砸向龅牙的后脑勺。
木森的拳头是在疯狂的冲刺之下加速的,最后的两寸不到,更是爆发出了极强的力量。可是木森的拳头刚刚触碰到龅牙的头发,龅牙就本能地把头往前倾,同时迅速下蹲。
木森只是看见了,可是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看见了什么。在拳头差点滑过龅牙的头发的一瞬间,猛地发力,不到一公分的距离,龅牙的头盖骨被掀开了。
脑浆也飞了出来。龅牙转过来,看弄死他的人是谁,嘴角抽搐了一下,并没有说话,然后软着腿转过来,看着王野。
刚刚最后那一幕,王野眼疾,何其能也眼快,都看清了,而且意识到自己看清了什么。
“你,你……我到底被人杀了。终于,你……”龅牙望着王野,眼里是疑惑,最后闭眼的一下子的眼神,却让人搞不懂,包括王野。
这名话的完整意思,只有龅牙给阎王爷报到的时候说了。
“龅牙!!龅牙!!!……”查钟腿一软,跪在地上,扶着龅牙的身体,恨恨地看着王野,继续吼:“我的好龅牙啊,我的好龅牙!”
这是知道大限已近,猫哭耗子假慈悲,争取最后的活命的机会,还是真的恨了??
“龅牙到底被人杀了。”王野已经不想叹气了,虽然他仍然在叹气。
“大哥,这个查钟现在怎么办!”冯冰问。
“沙扬拉娜,我真的来晚了。”胖墩冲半空的朝阳挥挥手。
“王野,我死也不会放过你的。”查钟吼道。
“你的意思是,你现在不想死吧,杂种!”木森在旁边说,他一个人离查钟最近。
王野捡起那根中空的木管,抛给木森,说:“这东西以后归你了,它唱歌挺好听的。”
木森犹豫了一下,然后伸手就接住了,然后郑重地说了声:“是!”
“我本来还想知道它是怎么来的呢!可惜了,可惜了……我不知道,木森也无法知道了,就连龅牙也无法知道了。可惜了,可惜了!!”王野连连摇头叹气。
“王野,你给我记住了,他叫史太侬,因为牙齿不好,都叫他龅牙。”查钟说,知道自己不能站着离开这个地方了,或许他永远地留在这个地方了。
“屎太浓??”冯冰恶心地笑笑。
“是屁太淡,才对!”森狼说。
查钟低着头,只是流眼泪。
“大哥,查钟到底怎么处置??”赵一奇说,他站到了最后,也战到了最后。
“先押回去,关猪圈。其他的事,以后再说!”王野说,自己先回山了。
血灵山的人就收兵了,能扶的扶,能抬的抬,只有那个赵离是背着的。
此时的胖墩,跟在木森后面,不停扯木森衣角。胖墩没有说话,木森也没有说话。
此时,正好是九点五十九分,差一分钟十点。
血灵传说(30)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血灵传说目录血灵传说 (17) 众兄弟都做自己的事。大伙儿都以为所有的事情已经结束,王野已经颁布命令,而从来没有人...
    李一十八阅读 47评论 0 0
  • 血灵传说目录血灵传说(5) 第二天,朝阳跳上地平线,阳光照射着世间。山中的鸟不停地婉转,这个枝头叫唤,那个枝头叫唤...
    李一十八阅读 48评论 0 0
  • 如果需要原文档(因文体限制,部分表格无法呈现)请联系QQ1769090563 本文由中医仲景协会整理收集 《内经选...
    陶墨阅读 16,337评论 0 26
  • 引子 公元1771年腊月初一。 京城大雪。 城中百姓都沉浸在新春的喜庆气氛中。 谁也没有注意到,有一老一少两个人,...
    沙漠里的海绵阅读 8,663评论 2 10
  • 成都的天, 一半是火山, 一半是海水, 白天炙热的阳光避之不及, 晚上如期的暴雨也避之不及。 如果说成都是位诗人,...
    逸行客阅读 38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