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的爱都给了谁?——杀生观后影评

上午从一个点写了篇杀生的影评,《牛结实怎么就成了劣猴?》,感觉不过瘾,实在是管虎在里面讲的东西太多,或者说我体悟的也还算多,所以还想再从一个点切入讨论下,文艺女王余男饰演的哑女的情路历程,女人的爱都给了谁?

虽然不明显但是从沉塘那段,我明白了,为什么余男会跑着跑着跌倒,被监视人员称为她贫血,原来她是族人为老祖讨来的名不符实的媳妇,提供鲜血给老祖,延续其生命,只是为了长寿镇再创记录。而且当老祖已灭时,她作为寡妇要一同沉塘陪葬。

她哑,观众可以想象其家境,她无力选择自己的命运,只能被命运一步步牵着来任由摆布。

所以她在沉塘时表现出了异常的平静,因为那种平静是对自己无力的麻木。

那时,她是不爱的,谁都不爱,连她自己也不爱,她无力爱,无法爱,因为由不得她爱。

直到沉塘后的瞬间,她宛若水中精灵般落入水底,美丽而又动人,曼妙轻盈,下一个镜头她在镇人惊觉的目光中,被长寿镇的异类泼皮牛结实救起。

当她昏睡醒来后,她看见自己的半裸上身,看着灯火辉煌的寺庙大厅,她无限惊恐,原本还以为已入天堂,谁知醒来却发现现实如此的清晰,她下意识的就是抱住自己的身子,拿起了一把桌子上的一把刀。

那刻我想她是爱自己的,她要杀死有可能玷污过她或者即将有可能玷污她的人。注意这里是有可能,因为牛结实虽然戏谑说自己拿去耍了,高高晒在房顶的女人内衣也让镇人以为她这个寡妇不再清白。

但是当她看到满脸是血的牛结实,还正在拿碗接血的泼皮,她先是吓呆了,而后震惊了,她明白了眼前这个戾气的泼皮不仅从水里救了她的命,还拿自己的血救了她。

但是,那一刻,她选择了赤脚离去,因为她是个“寡妇”。她要离开那个可能会污她清白的人

那刻她的爱还是给了自己,自己的清白,虽然是封建礼教的束缚。

她出门被无数打着道德名声的妇女,拦路侮辱,暴打使其屈服,她却没有屈服,她坚信自己是清白的,她褪去了身上裹着的青纱,赤裸裸的立在那里,宛如一支洁白的马蹄莲,婀娜多姿,美丽动人,她用这种方式回击了传统的礼教压制。

那刻她还是爱自己的,虽然她一丝不挂吓羞了所有攻击她的人,但是她赢得了自由

于是她虽然有惊恐羞赧,但是她最终接受了牛结实。

她拿着牛结实送的音乐盒,感受着他的体温,渐渐的她把爱给了这个同样爱着她的男人。

她会担忧牛结实回来时候被镇人设计的恐惧,她挺着大肚子全身披着黑衣,混入人群,偷听全镇都知道且共同参与的一个阴谋,就是为了摸清楚牛结实的恐惧的缘由,当她听到他们要合计除掉牛结实时,她脱下帽子,露出了无比坚毅的表情。当她同样听到留牛结实就要除去肚子里的孩子时,她的心宛如绞痛,却始终不愿意违背自己的良心,她用哑语对牛结实说“我要你活”,但是自卑的牛结实却听不懂,她选择跳楼来让牛结实明白她的心意,明白牛结实所在的阴谋里。

那刻她全身心爱的是这个救命之恩的男人,哪怕是她和腹中的胎儿,都在所不惜。

牛结实到底是没有明白,也是爱她那个未出世的孩子,他没有明白,他选择离去,继续中了镇人合伙设计的圈套,直到他病的不可一世。

牛结实到底还是活过来了,他并不是不明白他所在的圈套,所处的阴谋,但是他为了那个即将出生的娃儿,选择了离开,选择了自己死去。

她那刻的绞痛,隐忍,她的救命恩人,她的男人,她孩子的父亲,就那样拖着棺材离开了村子,去找个地自己殉葬,她无言也只能无言的痛。

直到那声婴儿的啼哭声,她爱那个男人,要生下他的孩子,好好的活下去。

所有的镇人都不得也不想离开长寿镇,即使经历地震,山崩,他们依然不愿意走出大山,只愿意没有泼皮的宁静。而哑女余男,她愿意,她在外来医生的帮助下,勇敢的聪明的坚强的,穿着一身黑衣,背篓里背着孩子,成功走出了大山,当前方艳阳高照的道路笔直,金灿灿的阳光撒满了大地,她抱着孩子回头望着那座大山,笑了,无比的甜蜜。

那刻,她是自由的,她是幸福的,她是爱孩子的,她是爱那个死去的男人的。

她更是爱自己的,她知道她接下来要过怎样的人生。

女人只有完全懂得了爱好自己,爱满自溢,才能爱好孩子,爱好爱人,爱好所有的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