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言 章九 牡丹仙子(五)

图片来源于网络

——1——


咕咕哏儿!

鸡鸣时分,起床时。

吕岩从床上坐了起来,揉了揉脸,让自己快速的进入清醒状态。

走到屋外,吕岩有些惊讶,原来牡丹仙子已经起来,并且做好了早点。

“我,不太适应睡觉,所以早早起来了。”牡丹仙子脸上微微升起红润:“我试着做了一些早点,你尝尝。”

桌上摆着几个馒头,一个大汤碗里装满了棒渣粥,粥很稀。两盘咸菜,几个鸡蛋,这就是早点的全部。

牡丹仙子盛了一碗粥,放到吕岩面前,自己坐在吕岩的旁边,拿起一个鸡蛋轻磕了一下,然后剥了皮,递到吕岩的眼前。

吕岩看向牡丹仙子的手,目光并没有指向鸡蛋,而是手上的水泡。

“烫到了?疼吗?”

牡丹脸色更红晕,微微低下头,小声道:“疼,但是我不敢用法力。”

吕岩接过包好的鸡蛋,直接扔到粥里,然后拉起牡丹仙子走进了厨房。吕岩随手拿过一个大碗,从水缸里倒了水,将牡丹仙子被烫伤的手放了进去。

被清凉的水一激,牡丹仙子不自觉的抖了一下,看了看吕岩还抓着自己的手,有些扭捏的看向别处。

吕岩看着牡丹仙子,看得有些发呆。

只是一身普通,甚至有些破旧的农妇衣裳,头发简单的盘了起来,甚至肤色都没有起初那么白皙。但吕岩觉得,此刻的牡丹仙子比任何时候都动人,尤其是那一抹从未见过的羞涩,不停的挠动着吕岩的心。

“你真美!”

——2——

这是一间很大的屋子,屋子中间是一张供桌,桌子上摆着瓜果梨桃等等贡品,三根清香飘着雾气,供桌上摆着一个巨大的牌位,上边只写了一个字,天!

供桌前有三个蒲团,正中的蒲团上,一个身着暗金色道袍的道士正闭目打坐,头顶之上隐隐有股黄气。

道士突然半张口,突出一股浊气,缓缓睁开了双眼:“道友久候多时,现身一见吧。”

角落里,一个青衣道人走了出来:“我看黄龙道友正在修行,实在不好打扰,便变隐在一旁,失礼之处,还望莫要见怪。”

“道友严重了。”黄龙手伸向旁边的蒲团,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青衣道士先是对着供桌上的天字排位深施一礼,随后坐在了蒲团上。

“道友有何贵干?”黄龙没有拐弯抹角,直接问了出来。

“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事相求。”青衣道士一拱手:“求黄龙道友帮我找一个人。”

黄龙上下打量了一下青衣道人,脸色微微一变:“道友,你有神位,法力犹似汪洋大海深不见底,会有事情求我?”

青衣道人微微一笑:“黄龙道友,你是当年十二金仙之人,若不是心有执念,怕是早就成神了吧。”

黄龙没有回话,只是脸色有些阴沉。

“我来次只代表我。”青衣道人想了想补充道:“仔细想来,我也是个逃犯。”

逃犯?

黄龙脸色数遍,最后低沉的问道:“你要我做什么?”

“帮我找一个人。”

“谁?”

“一个小姑娘。”

“有什么特别之处?”

“天阴女。”

黄龙脸上的表情又是数遍,想了想盯着青衣道人一字一顿道:“给我个里有。”

青衣道人微微一笑,轻声说了三个字。

——3——

黄龙仙人站在百花谷的门口,一脸的无奈。

这是挑衅神吧,不,可能是挑衅天庭了吧?毕竟牡丹仙子是带着天庭的使命下来的。

本来不需要这么纠结的,邱虎那个蠢货,都说了是请回来协助我献祭,他怎么就说成活祭了。还有小芮那个叔叔邱守义,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竟然纵容恶仆捉拿自己父母双亡的亲侄女。

不过细想来,自己才是罪魁祸首吧,为了要这个姑娘,软硬兼施,威逼利诱的和邱守义说了那么多废话.......

哎,真不想做这么个恶道!

可是紧接着,黄龙又想起那个青衣道人,眼神里充满了坚定。

那个人所思所想,所行所为皆为天下万民,只有这么点小小私心,哪怕此行为恶,我也要帮他一把!

深吸一口气,黄龙就要进入百花谷。

不对劲!

黄龙抬起的脚并没有落下去,而是收了回来,双目之中露出一股黄色的精芒。原本普通的百花谷,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法阵。法阵上写满了各种复杂的符号,而且还在不停的变换着,看似混乱,却又暗含了什么规则。

“竟然还有高人!”黄龙自言自语了一句,开始用心地看着法阵,越看越震惊,最后失声道:“小乾坤!”

——4——

竹屋门外,阿哥和小芮相依而坐,等着大白鹤来送今天的果子。

小芮醒了已经有十于日了,阿哥觉得最近的生活就像活在梦里。

每天的生活简单而相似,早晨被窗外并不刺眼的阳光唤醒,起来梳洗一番,坐在门口,等着吕岩的大白鹤来送果子,随后陪着大白鹤嬉戏一会儿,或者坐在大白鹤的身上在谷内游玩。

吃过午饭,两个人会小憩一会儿,然后去谷中暗藏的一片湖水游玩。

傍晚,两个人回到竹屋,吃饭洗澡,随后看星星说情话直到疲倦。

阿哥恨不得自己和小芮就这么相依相伴,在百花谷终老一生。

“阿哥,你会不会觉得闷呀?”小芮突然开口。

阿哥一愣,随后笑道:“怎么会闷,我巴不得这样的生活能一直持续下去。”

“哦!”

“你觉得闷了?”

“到没有,只是觉得有些不真实。”

“不真实?”阿哥伸手摸了摸怀中小芮的头:“你看,多真实。”

“我不是说这个,”小芮轻打了一下阿哥的手,柔声道:“只是几天前我们还在被人追杀,现在突然每天这么悠闲的生活,觉得,像是一场美梦,我怕突然醒过来。”

“哦,其实醒过来也无妨。”

“为什么?”

“因为你醒过来,最先看到的还是我。”

小芮脸微红,挪动了一下,让自己更舒服的躺在阿哥的怀里。

一声凄惨的鹤唳划破了天空!

阿哥和小芮同时一抖,对视了一眼,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惊恐。

——5——

李闵氏的破屋中,四个人围坐在餐桌前吃早餐,气氛有些诡异。

李闵氏久病不起的儿子,李天赐,今天感觉异常的好,不但能够坐起来,还下地走到了饭桌前。

本应该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可没有人说话,大家都在安静的吃着东西。尤其是吕岩和牡丹仙子,两个人更是低着头,似乎自己的碗里有什么难得一见的奇观。

李闵氏看着两个人奇怪的样子想了一会儿,眼神里闪过一丝明悟,微微皱起眉头不知道想到了什么。

李天赐把所有人看了个遍,低下头小心翼翼喝着自己碗里的粥。

“天赐,让贫道给你把把脉可好?”吕岩看向李天赐,决定打破这种诡异。

“啊!”天赐一愣,看了一眼李闵氏,然后伸出了自己的手。

吕岩伸出食指,搭在李天赐的手腕上,闭上了眼睛。

饭桌上又进入安静,只不过这一次,大家的眼光聚集到了吕岩的身上,包括一直低头的牡丹仙子。

良久。

“真奇怪!”吕岩睁开眼,眼神里都是惊奇:“这怎么可能。”

“岩叔,我,我不是回光返照吧”李天赐颤抖着问道。

“你,额,去不了,”吕岩面色古怪的看着李天赐。

“你的身体在快速的恢复着。”吕岩有些犹豫:“虽然不知道原因,但你就快恢复健康了。”

“那岂不是天大的好事!”牡丹仙子喜道

“应该是吧,”吕岩还是有些不确定:“只是为什么会有这种变化。”

“因为,我儿就要死了!”李闵氏声音颤抖的厉害。

吕岩三人一惊,同时看向李闵氏。

此时的李闵氏,脸上充满了震惊和绝望:“我儿的名字重新出现在生死簿上了。”

(未完待续)

【夜言】系列每周一、三、五更新

戳我阅读前文~

点击下边链接,进入《夜言》目录帖,回顾之前的精彩章节

夜言 目录帖

觉得TA君的文章不错的话,就点个喜欢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百花谷 阿哥一脸的忧心忡忡,小芮紧紧的跟在他的身后,也是一脸的担忧。 他们找不到大白鹤。 从听到那声凄惨的鹤唳,他...
    TA君说阅读 74评论 9 8
  • ——1—— 李天赐慢慢坐起来,动作很小心,生怕吵醒了旁边熟睡的柳冰。 走到紫云洞外,太阳半出,意味着新的一天即将开...
    TA君说阅读 155评论 5 4
  • ——1—— 小屋的窗户紧紧的关着,显得有些昏暗,屋子里比外边要暖和一些,只是浓重的药味混合着一股发霉的味道显得有些...
    TA君说阅读 128评论 4 6
  • ——1—— 青衣道人坐在蒲团上,手中拿着一个有些破旧的账簿,盯着其中的一页发愣。 多少年了?自从自己抛妻弃子,成为...
    TA君说阅读 120评论 5 7
  • 奇怪的设定。 1.关雎尔和谢童在一起三年了。 这三年里,五美该结婚的结婚,该扯证的扯证。安迪和邱莹莹连孩子都有了,...
    只争朝夕19阅读 233评论 3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