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三打白骨精》斩尽心猿成悟空

        在看《三打白骨精》之前,我看过这么一个影评“看完三打,最烦这种三观:为你好,让你投胎也是为你好。宁愿牺牲自己也要为你好。excuse me?老娘宁愿魂飞魄散也不想做人,你们可不可以不要管我?最后把管闲事的还自己感动得不行。求仁得仁,让人家妖怪按自己心意去死不行吗?”——这种价值观我是赞同的。

        在看《三打白骨精》之前,我还看过一个关于如何修改残暴的国王与白骨精恩怨的bug的文章,那个改法我也是喜欢的。

        在看完了《三打白骨精》之后,我觉得国王被扔下没管(他接着抓孩子怎么办?)、白骨精不愿意被度,这都不太要紧。

        因为,这部戏度的不是国王,也不是白骨精。它度化的是猴子。

        一开始,悟空是瞧不上唐僧的,很好理解,你如果是个千年的妖怪,曾经搅得天宫天翻地覆,你也不会瞧得上一个手无缚鸡之力、又整天唧唧歪歪的年轻和尚。所以唐僧一开始战战兢兢的叫他“尊驾”,他则一直呼唤唐僧“和尚仔”。直到被逐,唐僧也只是说“小僧帮不了你了。”,悟空也只是交代“你们两个好生照顾和尚仔”

(顺便说下我看的是粤语版,粤语太可爱了,所有人的发脾气,都有种娇嗔的味道。)

        悟空瞧不上唐僧,不光唐僧明白,八戒都明白,他去花果山的时候说了一句:“大师兄何必和师父较真,他是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你都几百岁了,就不能让着他吗?”

所以有了下面的对话。

“和尚仔,你怕啦?”

“怕了”

“怕还取什么经?”

“正因为怕,才要取经。”

“经上有什么?”

“真相。这个世界所有的真相。”

“老孙告诉你,看到真相只有一个法子,那就是俺老孙的火眼金睛。”

        悟空的心里不服。救命之恩要报,紧箍在头要从,不得不护送一个肉眼凡胎的凡人,此去十万八千里,他何尝不急着“速成”?

        而每一次求速战速决都被拦下,唐僧说,过千山过万水过不了自己有什么用?悟空根本不吃那一套,一棒子打下去才是最好的解决之道。何况,火眼金睛之下,那分明就是妖怪。唐僧问:“你不也是妖怪吗?”悟空哑然。

         师徒四人加上白龙马,这一个队伍刚刚齐整,互相不够了解,师徒彼此有着戒备,在这种情况下,他们遇到了最擅于“离间”的白骨夫人。

         在西游记里,白骨精的战斗力不值一提,但是她离间计却用得一流。《三打》中改的那一幕耍猴人鞭打猴子,真是很妙,悟空的脸色就变了,物感其类,物伤其类,人之常情。他不甘心做一个受驱使的猴子,他有火眼金睛,他有通天本事,唐僧为何不能听他的,求个顺利一路西行?

        菩萨点化他,说他不肯放下自我的执着和判断,这个地方好,只是在这个关键的点,台词有点弱,转折不够强。这应该是他重新理解认识唐僧的开始,所以他回去了。

         菩萨说“你看到的是真相,你师父看到的是心相。所以,菩萨在这里应该让悟空看到和师父一样的“真相”,取经不是其他同行,靠的是“共同的认知”。

         唐僧宁可牺牲自己度化白骨精,这个地方bug挺多,就不说了。值得一提的是,因为悟空理解了唐僧,八戒沙僧不同意打死师父,他同意了。

        这时候,他跪下叫了“师父”,不再是那句轻佻的“和尚仔。”

         与其说,这一路西行,是唐僧的成佛之路,不如说是悟空的。斩尽心猿成悟空,他终于从齐天大圣,变成了取经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