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筷子

       筷子,我是一只筷子,主人当初决定把我领回来,好高兴,终于不用待在展台上,让人家随便观赏了。“就要它吧!”当时,听到这句话,幸福,然后,就被幸运的包装了起来,一片漆黑,满心期待。

回家的路上,隔着包装袋,躺在主人的车里,很舒坦,当然,心情还是蛮激动和忐忑的。一路走,一路停,每一次车停,我都莫名的惊喜,到家啦?可是~车子又起动了,“怎么这么多红绿灯…”,听到主人的抱怨,我也开始为他着急了,因为他说话的语气、刹车时的不情愿、踩油门时的迫不及待,都可以感受到那份急切。主人,这么着急,是为什么呢,慢点儿开,小心点儿,我不着急回家。

一路走走停停,我的心也七上八下的,生怕主人出点什么意外,回不了家。终于,车停了,主人急切的下车,从他迅速的将我拎起,然后,“砰”一下的关门声,我感觉到,有什么事要发生,而且,这不是主人的家,因为,外面很乱,我听到了各种声音、摩擦,但都没有主人的心跳那么剧烈。

主人的脚步好快,被拎着的我忽上忽下,主人这是要做什么,这么不淡定,也没有了我想象中的斯文。“281次航班的乘客请注意,请照顾好您的家人和物品,准备登机”,主人的脚步更快了,我被拎着,在快速的移动,不停的上下颠簸左右旋转,感觉,自己就像挂在旋转着伞沿上的水珠,差一点,就被甩出去了。

“小沫!”,主人停下来了,而且喊出了一个这么好听的名字,但是,声音略有急促,还有一点欣慰和…,“温柔”,对,就是这个词,被拎着折磨了这么久,我差点就形容不出来了。“小沫”,主人又说出了这个名字,很亲切,他要是用这种态度拎我,该多好,“你能不能等一下,我有东西要给你。”

天哪,什么,主人说什么,他有东西要给她,主人手里除了我,还有什么,那东西,不会就是我吧。还没来得及否定这个猜想,答案就被肯定了,我被拎了起来,越来越高,“把我拎下去”,我多想对主人说,可到了一定高度,我静止了,躺在黑暗里,似乎真的可以确定了,我,就是那东西。

“这个送给你”,我被主人宣判了,默默地待着,等着被她拿走。那只手近了,我可以感觉得到,很轻缓,还带着点迟疑,但很明显,是从对面过来的,我感觉到了那阵空气的移动,透过包装的缝隙传过来,很缓慢,但离我的距离,却是越来越近,屏住呼吸,我都可以感受到另一种温度了,这温度,不是主人的,是她的,那么轻柔,有一丝凉意,近了,又感到一点温暖,拂过,又感觉,还有一丝不舍。

这种感觉,真好,那正是我那时的感受,我不想离开主人,可是,我就是那东西,他要给她。但是,我忽然感觉,那种不舍的温度,拂过我之后,就没有了,是我的错觉吗,先不激动,冷静下来,我又感觉了一下,还是没有,瞬间,我有了一点庆幸的感觉,赶快收回去吧,把手收回去。

“这个,我不能要,我们已经…”,这是要拒绝,对,这确实要拒收,赶快做决定啊,我的心都快要跳出来了。秒等,可是,我怎么又感觉到了那种温度,而且越来越近,但是这次却没有空气的流动,这温度,是辐射过来的,我没动,他没动,她也没动,可是温度动了,辐来,给我一种复杂的感觉,说不出来,刚才的不舍还在,可又加了一点决绝,一点无奈,一点感动,还有一点想要。想要?什么,她都停了下来,怎么还有一点想要,我没有感错吧,怎么可能?我没有感错,确实是有,而且,还在加强。

怎么可以这样,她都停下来了,想要的感觉怎么可以这样逆袭。不能接受,我很绝望,我不喜欢这种感觉,我不想离开主人。可是,想到绝望,我忽然想到了主人,他会是什么感觉呢,此刻,现在,站在她的对面,被拒绝了。我感觉到了一点抖动,是主人的手,从这抖动里,我可以体会到他心里的那阵颤动,被些许希望激起,又被些许失望压下,可是,瞬间的抖动之后,拖着我,他的手,又恢复了刚刚平静的执着。

“收下吧,这是我最后一次…”,语气很平静,完全没有心底的那阵波澜,倒是,我又感到那双手,略微,震了一下。是怕被再次拒绝吗,我能体会到这种心情,如果再被拒绝,主人该会有多绝望,我体会过这种绝望,很不好。很不好,我开始有了这种感觉,我不想让主人有这种感觉,虽然他成为我的主人还不到一个小时,虽然我还没有仔细看清他的模样,虽然,我还没有喂他吃过一口饭菜,可是,自从他决定要我的那刻,我就决定了,他就是我的主人,一筷子的主人,主人不好,我也不好。

“你还是把我拿走吧”,在黑暗里,我多想对她说,还有那现在还在的温度,请再强烈些吧,对,这样很好,我忽然对这种想要的感觉有了一种好感,很温暖,尽管还有一点迟疑,不过,那种复杂的感觉中拒绝的比重,明显小了,而且还在小。

她决定要我了,从拂来的温度中,我可以感觉到,而且,空气也开始动了,透过包装的缝隙,拂过我。缓缓的,那双手,离我近了,近了,终于近了,主人,我就要离开你了,得不到你的想要,那我就实现你的想要吧。

包装被打开了,光涌进来,我看到了她的美,还有一行泪水。

她把双手伸了过来,托起我,呃,是,是我们,我身边还有一只筷子,和我一模一样,我竟然不知道,在一起躺了这么久,我竟然不知道。不过,我们马上就要离开主人了,也算有个伴儿吧。

“我拿这一个,这个给你”,天哪,多么美的声音,多么好的决定,我又回到了主人的手里,而且是在无限的光明中,真真切切的,躺在主人的手里,我很激动,禁不住想抬头看主人,主人的眼角,也有一行泪,从他的眼睛里,我又看到了她的美,还有那行泪。

她走了,在主人的眼睛里,我看到了她离去的背影,双手放在胸前,呵护着一样东西,没有回头,脚步轻起,离去的那阵小跑,每一帧画面,定格了,都很美!

我很感谢她,没有选我,让我有足够的时间,陪伴着主人,看他喝粥,喂他吃菜。可是,时间长了,我发现,主人并不喜欢吃太多的菜,他一个人,吃的也很简单,每次做好饭,把我拿过来,我就只看到一种白色的菜,很白,嗯,就像她离开那天,穿的那身白裙。

久了,我才知道,主人喜欢吃的菜,叫莲藕,切开来,很白,有好多心,这样,主人每天只需用我,一只筷子,插到藕心里,就可以吃到菜了。一开始,不熟练,主人总是小心翼翼地,生怕把藕片掉在桌子上了,可时间长了,主人就熟练了。

后来听朋友的主人说,我就是从那天开始,主人再也没有买过筷子,家里其他的筷子他再也没有动过,而且很奇怪,他只吃一种菜,藕。

可只有我知道,主人这样做,绝不是为了专宠我,每当我串起一片莲藕,离开盘子时,都会发现,藕断了,丝还连着,有时还能缠绵到嘴里,很甜,主人很喜欢这个味道。

我也很喜欢这个味道,每当此时,我都能回想到那份想要的温暖,还有,她走时,抚摸着我,对我说的那句话,“替我好好陪他”。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单身, 但我并不是一只筷子, 需要找到另一只筷子才能品尝生活这道美味。 我是一只勺子, 可以吃饭舀汤, 但如果能...
    漫云汐阅读 25评论 0 1
  • 战友胡福元因患糖尿病十几年,病情反复,百般医治无效,于两年前逝于麻城市医院。战友们都不知道。他爱妻找到战友群,今天...
    肖建东阅读 177评论 9 3
  • 当日落西下,清风徐徐拂过脸颊,带来一丝丝凉意。我用手环抱双臂,以此留下阳光来过的点点余温。抬头仰望,天际几...
    若若兮柒阅读 80评论 2 4
  • 刚过处暑,前几日大家伙凑一块了,嚷嚷着要上南山露营,因此这几日店里倒是清净。 “哎呀,累死我老龟了” 乌龟啊懒驮着...
    linyata阅读 114评论 3 3
  • 等,在这个快节奏的世界中,似乎是个很奢侈的字眼。就像俗话说的,机会只有一次,失去了就不会再来,而地球上最伟大的生物...
    浮生一梨阅读 122评论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