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章

陈伟霆平时多数住在近郊的排屋里,偶尔才会回老宅,今天正好赶上家中有事。这会儿他正洗完澡看书,听到客厅里仲伯能大呼小叫的声音才出来。

“陈伟霆!你哪呢?给我滚出来!”

陈伟霆穿着宽松的睡衣,刘海柔顺地贴在额头,金边眼镜架在鼻梁上,看着仲伯能怀里低着脑袋左摇右摆的人,他微微皱起了眉头。

“给你!我管不了他!你帮着带一晚上断断奶吧!”仲伯能把鹿晗往男人怀里一扔,无比愤懑地掸了掸皱得一塌糊涂的西装,气鼓鼓地走了。

陈伟霆闻了闻鹿晗身上的味道,随即把眼镜摘下来放在一边,把鹿晗往上提了提搂住。

“少爷,需要派人把这位先生送到客房去吗?”顾知鸣站在一旁询问。

“不用,我来就可以。顾叔你们都去休息吧。”陈伟霆摇头,弯腰抱起鹿晗就往楼上走。

他把鹿晗平放在躺椅上,给他脱衣服。鹿晗的衣服没有呕吐物,可一身酒气和汗,洗干净了才能上床。陈伟霆很清楚他有洁癖,对床尤其看重。

脱掉上衣后,鹿晗突然酒醒,用力推开了他,赤裸着上半身坐了起来。

“你是…谁啊…别…别碰我…呃!”

他一直摇晃脑袋,努力想睁开眼睛,可视线里全是重影,只看到有个人坐在他身边。见对方不回答,他试图去抓他的手没成功,干脆往前扑了扑。

“抓到你了!”他带着醉意笑起来,就像捉迷藏赢了的孩子。对方手掌有他熟悉的触感和温度。

他攀着对方的肩将脸凑了上去仔仔细细地辨认。

“先生,是您吗?”他终于看清了这人,“真的是您啊…”

鹿晗两颊泛着不正常的潮红,他眯瞪着眼,整个人软绵绵地倒了下去。

“怎么喝酒了?”陈伟霆的面色有些沉,还是张开手接住了他。

“刚才…呃…遇见了熟人…呃…仲哥说,我要在圈子里…搞好人际…呃…人际关系…”鹿晗猫一样往男人身上蹭,窝在他怀里缱绻傻笑,“您最近…怎么不来看我…”

白玉般细长的脖子上绕着一个铃铛配饰的短链。

“这是仲伯能给你戴的?”陈伟霆的手温柔地在上面摩挲。

去年仲伯能心血来潮加盟珠宝行业,便和一个老相好共同推出了这款“猫恋”,意为命中注定的艳遇,意指情人。设计不算特别突出,胜在寓意好,数量凤毛麟角,受到不少人的追捧,很快就有价无市了。

链子在晃动中发出细微清脆的铃声,鹿晗头发凌乱地从他怀里抬起脑袋,“是啊…呃…仲哥说,这可是个…呃…大牌子呢…”

“看来仲伯能教了你很多事。”

“当然了…仲哥知道的…可多了…”

陈伟霆少见地冷笑了一声。

他迅速脱了鹿晗仅剩的衣物,鹿晗很乖顺地任由他摆弄,像个娃娃般的身子白白净净的,比最开始认识的时候结实了一点,但仍旧偏瘦。

陈伟霆抱他的时候,他顺从地搂住了他的脖子,所以这次陈伟霆没花多少力气。

浴室里水汽氤氲,陈伟霆坐在浴缸边沿,细心又温柔地替他擦洗着。

鹿晗仰靠在浴缸里,一脸沉迷地看着眼前的人,眼神湿漉漉的。

陈伟霆这副居家的模样很年轻,跟之前见到的样子都不一样,看上去比他也大不了几岁。

“怎么了?”陈伟霆停下动作,笑着看着他。

“先生,您长得真好看,他们谁都比不上。”鹿晗酒已半醒,说话不磕巴,也不打嗝了。

陈伟霆很清楚他说的“他们”指谁。

“这张脸我真喜欢。”鹿晗就是个俗不可耐的凡人,他有着所有男人的通病,喜欢好看的人。

他从水里直起身,双手沿着男人的脸颊绕到后颈及后脑,微微使力将他的脑袋往下压,仰着头,无比眷恋地吻了上去,生疏又主动地舔着对方的唇,直到获得回应。

借着酒劲,他全然不顾会不会弄湿对方的衣服,双手攀附在他肩背上抚摸,身体的某个部位开始有了变化。

他难耐地扭动身躯往陈伟霆身上蹭,脖子上的铃铛便叮当作响,浴缸里溅起水花,弄湿了陈伟霆的睡袍。

“先生,嗯,您,您帮我…”

“乖,别动。”陈伟霆在他耳边哄他,搂住他,另一只手伸进水里,很温柔地握住他,抚慰他,释放他。他双眼通红,发出情动的呻吟,最后关头被快感逼出了泪,眼神潮湿而性感。

那双手灵巧又修长,慢慢平复着他的欲望。

鹿晗似乎还不满足,一直不停哼哼,还把脸贴在他的敏感部位附近来回来去地蹭,犹如一只闻到喵薄荷的猫,意犹未尽。陈伟霆无奈,只能带他离开客房去了自己房间,任由他胡闹了半宿。

一夜好梦,他窝在男人的臂弯里进入梦乡,醒来便是第二天早上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走廊上一扇玻璃门被打开了。 鹿晗没有按计划去找陈伟霆。他站在会场外面的露台上,倾盆的大雨把他浑身淋得湿透。 这几天...
    焦者阅读 234评论 0 0
  • “请坐。” 鹿晗战战兢兢地坐下来,大脑一片空白,屁股像是被牢牢钉在沙发上。这种被压制的感觉让他透不过气,他快要说不...
    焦者阅读 318评论 0 0
  • 佛家人可能用一辈子的时间去修炼或践行:处在当下。心教练中,处在当下也是十大能力之首,在传道班中,也是每一次训练中老...
    童年柯睿阅读 348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