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聊中的觉察

以往三人行的活动都是在会议室进行,而昨天到了饭点才临时约着去聚聚,能坐下来很放松的一起聊聊的感觉很好,怀念去年火炬和教主组织的行动学习活动。

聊天过程中让我印象非常深刻的是卡普曼戏剧三角—拯救者、受害者、迫害者,当欣妹儿描述完这个模型的时候,以前常常耿耿于怀让自己难受到爆炸的事情在脑海中转个不停,对照这个模型发现原来自己是戏精啊,完美匹配这个模型。面对家里的一些事情,自己常常扮演着拯救者角色,脑海中转的都是有什么解决办法,哪一个最佳。当提出我认为的最佳解决方案而不被接受的时候,瞬间陷入受害者角色,觉得为什么你们要这样对我,是不是我哪里做得不好……。陷入受害者角色后出于自保瞬间化身迫害者角色,为你们想办法解决问题为什么不听(内心的潜台词就是:你们不就是想让我来搞定这个事情吗),既然不听为啥还要来告诉我,到底要怎样,各种指责后,看到他们内疚难受,自己又会陷入深深的自责中。长此以来自己就在这个循环里面打转,忙得不亦乐乎,之前有模糊的看到到这个现象却没有如此直观也未曾深入探究。今早再回忆的时候突然意识到自己一直在矛盾中,一方面在家中常常扮演了父母的角色,感觉自己是超人的样子(实际上却做不到),大包大揽了很多不属于我的责任,让自己陷入卡普曼戏剧三角模型中;另一方面自己模糊意识到陷入这个纠缠场景中,想要抽出来作为观察者时自己却又做不到;来回在这两种矛盾状态中切换,感觉无比疲倦,甚至想一走了之逃离这个让我难受的环境,各种负面的情绪接踵而来,当累积到一定程度时在家中爆炸一轮,然后大家陷入冷战,随后关系逐步缓和,又开始积累能量为下一次爆发做准备。后来慢慢发现运动、练琴、独处成了自己释放这些负面能量的出口,这些行动让下一次爆发的周期拉长,可能这些选择和行动就是那个时候我能想到能做到的一个最好的选择吧(此刻想起欣妹儿讲的另外一个故事—土豆的故事,地下室里一丁点的阳光都会促发土豆发芽,万事万物都会利用身边现有环境和资源、在当前能力条件下做出最好的选择)。欣妹儿这两年来的变化很大,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或是用自己喜欢的方式做事情带给了她很多的力量,也影响了我,谢谢欣妹儿。

聊到个人成长涉及的环境和资源,在外在环境贫瘠资源匮乏时,自己其实也可以跳出来承担更多(选择有挑战的事情)为以后创造选择机会,关键是看自己想要什么如何去选择。静静的那番话让我想起每次活动交流的时,总是能很清晰的去表达她的观点并抓到点子上,而自己在这方面做得不够,常常随口就来很是肤浅。最近发现每次遇到自己坚持不下去的时候总会想起静静两个事情(一个是日更简书,还有一个是随时想办法去捡回自己扔的帽子),非常有画面感的呈现在脑海中,激励自己前进。

昨天也给大家贡献了一个点,当遇到问题不知如何决策的时候,会想如果是***他们会怎么解决,他们会怎么选,然后再根据我想象中他们的方案和可能的选择去重构自己的方案和选择。很庆幸自己身边有这么多优秀的小伙伴们,很感恩自己总是能遇到贵人给予支撑和帮助。

另一个感触很深的一个点是:心态变了,看到的世界也就变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