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失父爱后 我背上了母爱的枷锁

今年是2018年 

向前倒推三十年,我被母亲的牵引来到这个世界。

三十岁了,我一直想着应该写点什么用文字记录下自己平凡的黑暗人生吧

直到过完今年的春节 内心的波澜越来越强烈

在这个午后 我想写下我的故事。

与陌生世界的你们分享       

(我知道会有人要骂我 不懂得感恩母亲的爱,希望能够理解我我很感恩母亲三十年的养育之恩,但是我真的没法接受这样的方式 几近窒息)



                                                              悲悯目光中长大的童年


我从小生活在一个平凡却不“正常”的家庭,在我成长的近三十年的岁月中,我从未享受过父爱这个词,更无从感受父爱如山这样的词汇。妈妈一直以一个人肩抗两个人的责任独自将我养育成人,然而今天回望可能正是这份深沉的母爱让我无法消受,因此我和母亲的关系出现了长久的嫌隙,而这把道德的枷锁捆绑了我至今的人生。

在我记忆中,我的母亲一直都不舍得给自己买衣服,不舍得给自己买东西,也不让我乱花钱,在以前到家里来的叔叔阿姨面前她总是说为了我,她放弃了更好的工作,为了我她放弃了再找一份爱情的机会......正是这些从小听着的话语,我很自卑,不敢跟外人说话,也不敢跟妈妈要钱买零食,不敢开口要新衣服,新鞋子,在学校看到同学穿着新裙子,心里只能悄悄的羡慕。

我小时候大概在九十年代末,那个时候同学的家长每周会给五块十块的零花钱,但是我的母亲总是对我说,我们家和正常家庭不一样......是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了,我和正常的孩子们都不一样,我没有父亲,所以我就不应该为难母亲。记得我小学时候,每次换个班主任后,妈妈总要去找班主任,去跟老师说下我的不同之处。我总感觉老师们之后看着我的眼神中有一份可怜。记得有一次老师在全班同学面前布置作文题目是写一篇 我的爸爸,老师刚说完这句话,又补充了一句:XXX你写我的妈妈就可以了。那一刻我永远不会忘记,全班同学都向我投来同情的目光。那份目光伴随了我儿童时代的全部记忆。

                                                              父母往事究竟不得知


就在这样的悲悯和同情中我慢慢的长大,儿时母亲也总喜欢在外人来家里时说着父亲的不是,好像正因为父亲,我们娘俩才会过上今天这样不幸的生活。但是我又不能理解的是,每年到清明节的时候,她又非要拉上我去给葬在异地的父亲扫墓(PS我的父亲祖籍是南京不和母亲在一起)记得小时候我晕车的厉害,那时候高速还不发达,每次要坐上五六个小时的车来南京,跟一群不认识却要被安排着叫叔叔婶婶的人见面,给一个从未谋面的人上坟。而叔叔们对我的母亲好像态度很怪异,并没有很热情,对我也很奇怪的眼神,当然那时候的我并不会明白......母亲还会带上我去父亲的工作单位和那些不认识的叔叔阿姨见面,然后我又会听着他们聊着以前母亲已经说过无数次的故事和自己的悲惨经历。这些行为深深的烙印在那年不到十岁的我心中,至今都没有忘却那一幕幕,有母亲的眼泪 老师的同情 同学的怪异 叔叔阿姨们的审视......那一刻在心中,我非常痛恨我的父亲,为什么别人都可以有爸爸抱,而我从来不能享受。

直到有一次假期在家里的柜子里我无意中翻出了父母的离婚判决书,看到落款时间的那一刻,年少无知的我突然间明白了很多,其实父母在我一岁的时候就已经离婚,父亲是在离婚后大概三四年后才去世的,那么也就是说,父母的感情在我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就已经破裂,那么父亲又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父母的感情到底经历了什么,那时候我没有办法得知过往的任何事情,我只能把自己知道的这个秘密藏在心底,但是那一刻开始,我心底对母亲的天平开始倾斜了,我总感觉,妈妈有事瞒着我。而我也开始在内心里讨厌这个总要在别人面前说自己失去丈夫说自己独自辛苦的母亲。是的,那时候开始,我和母亲的交流越来越少了,进入高中后,我更加的隐藏自己的内心,但是青春叛逆期的这份苦痛,母亲没有少尝,我经常会对母亲发脾气,大喊大叫,因为在我的内心,总认为是他们的过失让我和正常的孩子们不一样。

                                                                砸锅卖铁让我窒息


带着青春少年沉重的心事,我自然高考失利,其实按我当年我的成绩,还是可以上三本的学校的,但是母亲照例对我说出的一句话,让我知道了,我只能选择上大专(PS:三本的一年学费要是公办大专的几乎两倍)。她说,“你要是想上三本我就是砸锅卖铁也会让你上的”。是的,又是这句话,又是让我选 我恨透了这句话。

小学时候,她就说我虽然一个人带你,但是砸锅卖铁我都会供你读书的。这句话在她看来是她表述自己多么辛苦养育我的决心,但是在我的心理,这句话成为了我捆绑母亲使他如此辛苦的道德枷锁,我听到这句话,就明白,自己别无选择,所以初中时候选择了公办的初中,大学的时候选择了便宜的公办大专。而且上大学她早早的就提出了要求,必须去我父亲的祖籍地上,也就是省会南京。她说过去这些年,我一直带你去扫墓,就是要你不要断了和那边的联系,要和他们保持联系,至于以后,你自己去决定。

那一刻说真的,我不能理解,但是那时候的我没有选择自己命运的权利,不听话就会被骂,被家人指责我对不起独自养育我的妈妈。但是又有谁问过的内心感受,谁问过我心理的想法????


                                                          逃离家乡却逃不开的枷锁 


不管怎样,我总算逃离了自己成长十八年被母亲捆绑了十八年的城市。从我离家的那一天起,我就对自己说了一句话,无论以后怎样,我都不要再回去。也就是从那一天开始,我彻底的开始了和母亲几乎不再交心的独自打拼的过程。一直到今天,这段独自拼命的岁月已经走过了十二年。

大专四年(一般大专是三年,但是我的专业是四年的)我在学校参加勤工俭学,在图书馆打工拼命挣钱,我希望少问我妈要点生活费,希望少跟她说两句话。四年的大学生活,总是按照每周指定时间,打电话回家,暑假我也宁可留在学校打工,也不想回家去。对于家乡和家人,近乎冷漠的感情,让我越来越多的封闭自己。

从毕业后,参加工作,母亲又出来参与指挥了我的人生。最后我选择了当时薪资比较少,但是稳定的国企,而没有去一个薪资比较高的创业公司,开始了我近五年所谓“稳定”国企的工作之路。我在工作中努力上进,但是内心的自卑其实一直都在,我很少在同事面前提起母亲提起家庭。一年回家两次 国庆春节假期,其他时间,我很少很少回家了,我把全部的时间都放在工作上,和同事的吃喝玩乐上,唯有那一刻,我才能暂时忘记这只枷锁。

工作一两年的时候,身边的同事朋友都劝我,趁当时房价不高,买个自己的房子,租房不是长久的,但是我知道,我妈妈是不会给我买的,因为她一定有那句,你要是想买,砸锅卖铁我都会给你钱的。有次我在电话里,试探性的问了她一句,我说,南京的房价以后肯定涨的不轻,要不我们现在先借点钱买个小的,我话还没有说完,她就说了:要买房干什么,家里什么情况你不知道吗?房子这种物质的东西,不要看得太重,精神上有点追求不好吗?是的 这是我母亲。从那之后,我再没有提过买房子的事儿,直到今天,我依然在南京租房生活,但是内心的不稳定感只有我自己知道。

说实话,到今天,我的母女关系真的都难以对外人启齿。唯一知道我内心痛苦的只有一个我的高中闺蜜,我所有的内心的苦真的只能对她说。我说:我知道,母亲是伟大的,一个人养育我的恩情我无以为报,但是她给我戴上的道德和精神的枷锁也让我窒息。她总是用她固化的思维来指点我的人生,而从不会想一想,你需要的是什么 怎么样我们能更好?

                                                           对原生家庭的深深恐惧


刚刚过去的春节,我又一次按照常规回家,和母亲面对面过着一个没有对话的春节,除了手机和电视能陪伴我消灭内心的一份孤独和难过,没有其他任何可以帮助我的。七天的假期艰难挨过,我感觉像解放了一样,就想插上翅膀飞走。在别人眼中温暖的家,在我的心理就是一个冰窖。

母亲的性格也很古怪,以前有些叔叔阿姨经常来看我们,她会在人家走后对我说人家的“坏话”;她经常会出言不逊的指责有时候来帮忙的表哥表姐;她还喜欢在外人面前,说着家人的不是,她的亲妹妹,她的亲哥哥,都仿佛是垃圾人......说真的,这些行为,我不能忍受,更无法理解,而最让我恐惧的是,我深深的害怕自己的身上拥有这些我厌恶至极的品质遗传的基因。

这次回家,我和闺蜜见面的时候,我说,今年三十岁了,活到今年,我更深刻的感知原生家庭对一个人一生的影响。我不排除有些特例,可以摆脱原生家庭的枷锁成长为一个成功的人士,但是更多的平凡人是无法摆脱的,我们将一生戴着这样的枷锁去生活,因为内心根植的自卑和伤痛已经形成了。

今年我三十岁了,没有谈过恋爱,过去我不敢承认,但是今天我想我可以鼓起勇气向大家承认一个事实,我其实应该是害怕男人,因为在我十八岁之前的成长中,一直和妈妈姥姥生活在一起,家里没有一个男性,舅舅哥哥毕竟只是偶尔来往,所以我在大学的时候,一遇到对我有点好感表示的男生,就赶紧躲开,不敢靠近,直到现在,也是如此。感觉自己靠近男人就靠近了不安全。而且,我也知道,就这样的家庭环境,哪个男生会想进入?性格古怪的母亲,没有感情的亲人。冷漠自私和凉薄的性格可能都已经根植在我的心底。

其实还有一点,可能因为从小没有父爱,我发现我对大叔们好像格外有好感,喜欢的明星都是大叔级别的,不喜欢小鲜肉,我闺蜜说,这就是没有父爱长大的女生的通病,我好像也能认可这其实也是一个病,大概无法治愈吧 。

我一直都认为其实我应该有着严重的心理疾病,但是做鸵鸟的我从来不敢面对。也不知道找谁能面对。每天上班我要对外人保持着常人的笑容,显示自己的阳光和乐观,而将背后深深的孤独和冷漠隐藏起来。对于我的婚姻生活,母亲倒是一直没有敢提及一句,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知道我的问题,还是说她也不知道从何提起。总之,我们两没有过一次关于这件事的交流。如今我是彻底的大龄剩女了,大概可能要孤独终老下去了。毕竟我的障碍在心底。

                                                           前路黑暗无尽不可期


三十岁啊,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可能都是一个值得被纪念的时刻把,但是对我来说,这时刻,就像是我人生枷锁的窒息点,我越来越深刻的感受到,被这样的枷锁捆绑的前方道路黑暗无尽。我不敢接触男性,不敢和他们说话,我长的不好看,也没有才能,觉得自己一无是处。这世间我唯一的亲人是母亲,但是和她一年之间能说上的话,估计50句都不到。这份带着枷锁的母爱,我惧怕甚至恐惧。

我的三十岁,艰难的爬行前行,我希望给自己找一个肩膀,但是我却不敢迈出那步,内心告诉自己,凡事要靠自己。在艰辛中我还在尽量微笑前行,我一直觉得,自己没有割腕自杀的勇气已经值得敬佩了,这样的生活将我的心头压抑的充满悲凉。

2018年的三十岁的这个春节,好冷!!!!好黑!!!!


谨以此文记录自己普通却黑暗的三十年光影,希望自己能坚强乐观的面对这一个十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