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与花儿(8)


小升初的暑假应该是小学最快乐的暑假。因为放松、因为漫长。

自我从乡下回城,非常疼爱我的姑姑或四婶会寒暑假里接我回乡下玩。今年的暑假也不例外。

不过这次,临出发前我很郑重。我有一个秘密要郑重的交付给奶奶。其实,目睹奶奶每天都非常辛苦,我总想帮她分担点什么,可是我什么也做不了。有次,我听说吃糊了的锅巴就能捡钱,将信将疑。不知道是运气好,还是信而成真,我开始每次故意吃锅底的糊锅巴后放学上学的路上都有留意脚下,神奇的是,不说每日,但大多日子总获进益:少则几分  多则几毛,偶尔还能有个块把钱。我从来都没有告诉奶奶,而是偷偷的攒起来。

这次出发前,我打开自己的小罐子,居然也皱皱巴巴有一把钱了。我拿着这一小把钱,走到奶奶面前,骄傲的放进奶奶的手心说:“奶奶,这是我吃糊锅巴捡的,全给你,我不在家你买点好吃的。”奶奶有点吃惊,笑了。

可是,我准备上姑姑的自行车离开时。奶奶把那一把皱皱巴巴的钱已然全部一张张叠整齐,又对折结实,拿起我的手:“花,你自己花吧,到时想吃什么自己买。”我不要,奶奶一定坚持。我只好拿在手上,怕丢了,我把这叠钱紧紧攥在手心,并提醒自己:得当心,一定不能松手。可往往就是这样,越是要反复提醒自己当心的,越是就会失去。


夏天的风也是热的,一路上,我坐在姑姑的自行车前杠上,稳着精神,瞪着眼睛。许是路程太远、许是暖风吹的昏沉、许是卡在车前杠上麻木了意志,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睡着了,等我醒来,天已昏黄。我一惊睁开眼,猛的伸出手掌,只剩一把汗,竟空空如也。我不能接受这样的打击,悔恨自己没有拿好,痛悔没有坚持给奶奶,心痛那么长时间的积蓄就这样化为乌有。哭的晚饭都吃不下,眼睛也肿成了核桃。一想到,这钱明明可以给奶奶买点什么,可我竟没拿上一路就丢了,又心痛难抑。

好容易艰难的从难以自拔的懊悔与可惜里熬过几天,孩子的世界总是又好容易欢乐起来。

姑姑是除了奶奶,和我最亲的人。姑姑是奶奶唯一的女儿。小时候她还未婚时,奶奶一旦要去挣工分,我总免不了需要姑姑照顾。而我又格外体弱多病,常常背我看病的姑姑有时还会被有些人笑话,这个多病的孩子是不是她的。还年轻的姑姑,好几次羞赧的哭红过脸。姑姑心善,尤其待孩子细心又充满耐性,即便在自己成婚后,我和几个叔叔的孩子最喜欢的就是去姑姑家。她是我们孩子心中最亲和最值得信赖的人。

每次来姑姑家,姑姑总会买平日奶奶绝不轻易买给我吃的零嘴。什么棒冰气糖馒头,在姑姑家只要拨浪鼓的叫卖声一响,她总不等我按耐不住的起身之前就招呼人前来,买些给我吃。这种满足,真的不仅仅是口欲,而是配得感,被疼爱感。

姑姑的家,也是个丰富的宝藏村。村子里绿树环绕,村口有个小池塘,是村里小朋友最爱的天然游泳池,也是妇女们洗衣纳凉聊天的好场所;家家院子里都爱种上各色的花,房前屋后都是树木。村子沙土两润,种植出来的果蔬也总是格外清甜。村子左后方一大片沙地河滩,暑假正是沙瓤西瓜和甜蜜的桃子成熟的时节,最适合放牛玩耍;右后方穿过一大片的板栗林又穿过一大片的竹林就是菜地,夏天的风,拂过甘蔗林发出“哗哗”的声音,都是甜蜜的召唤。

早晨,村里的人总爱端着各家的碗,各色早饭,聚在屋后的一排树下边吃边聊。人人都非常快乐满足的样子,风吹过来让人觉得饭菜都变得格外滋味。饭后,大人们去忙,小孩子们总是睡不着。男孩性格的我,自然也是闲不住的。


知了在这样的炎夏疯狂,整个村落都是它们的叫嚣。那些同样睡不着的大男孩们从房子里寻来大长竹棍,拿起来满村跑也轻量不费力,再弯一根铁圈,然后绑在在竹子的顶头,最后房前屋后的屋檐下寻找蜘蛛的吃饭家伙---蜘蛛网,转着圈地将这些蛛网卷进铁圈里,也不知费了多少蜘蛛的心力才算把铁圈“天罗地网”夯充实。要粘知了,也是要分工协作的。耳力眼力好的打前阵,看到哪颗树上的知了最多、唱的最投入,确定它们停留的位置;一个负责准备好袋子装知了;制作家伙什的是头儿,自然要拿来精心准备好的“武器”前来捉拿,手到擒来。不消大人午觉醒来的功夫,已然收服了不少知了。不过接下来的男孩玩法,我是看不下去的:他们或拨去知了一只翅膀,看它们跌跌撞撞取乐;或直接两只翅膀都拨去,看它们原地打转凄厉鸣叫至力竭声嘶.......

我不愿意看下去,便找了棵不高不矮,便于我攀爬又不被骚扰的树上挂着,权当小憩。姑姑村里的人惯爱取笑,常见着我,问树上何人。我总是轻蔑又骄傲的半搭不理,大人也不计较,下回我从城里回来路上碰到了,还会热情又揶揄我:花儿又来啦!

有些勤劳的农人捡干牛粪。因着牛粪才让我知道农村的孩子才是最会玩的,最是顽皮的男孩会拿一炮仗插进湿牛粪里点燃,然后见牛粪四溅取乐。

女孩子们自是不玩这些的。一般玩过家家扮演。在几人高的草垛里挖个半人洞就是新房,女孩搭个红头巾便是悄新娘,最秀气的男孩总是不情愿地扮演新郎,其他的孩子也都各有角色。那会儿香港的《神雕侠侣》很火,悄黄蓉傻郭靖长长又有趣的顺口溜使得扮演游戏有不一样的快乐。

等到午睡醒来,姑姑会带我和表弟去沙地摘西瓜,沙地好大一片,沙子淡黄细软,在太阳的炙烤下不穿鞋子很烫脚。满眼望去黄沙里一排排的绿瓜秧绿西瓜,如同一个个小绿洲,眼里再也容不下更远的风景。姑姑熟稔的看准一个瓜,抱起来放在耳边用手指轻敲摘下来,保准是熟透又甜糯的瓜。挑好几个熟瓜放在沙地旁,再去瞧瞧旁边的几颗种了几年的桃子树,这会子总是挂了不少诱人、红尖黄身的桃儿,又大又饱满,和蟠桃园的桃儿看着也不相上下。心急的时候,也顾不上清洗,把桃毛往衣服上蹭蹭就迫不及待的往嘴巴里填。满口的甜蜜总是让人欲罢不能,三下两下就啃完了几个桃子。西瓜小的,也有等不及拿回家放在井水里浸到透心凉,直接用手掌劈开,就地就啃。不同于别地的瓜,姑姑这沙地的瓜十里八乡都有名的好吃,瓜瓤如蜜,籽如黑钻,吃起来总要饱得走不动路。

除了这些还有青皮的菜瓜、甜瓜、黄梨......甚或西红柿黄瓜都格外好吃,最为印象深刻的还有那片甘蔗林.

甘蔗林在一片菜地后头,是村的另一头。通常我是早晨跟着姑姑摘菜时才会过来,拿上菜筐,菜筐里拿上把剪刀,晃晃悠悠就来到了菜地。夏天的早晨最是舒爽,和着透爽的风,眼瞧着一大片一大片的菜地,早就像西瓜地一样分好了谁家是谁家那块。姑姑找到属于自家的地,在姑姑的照料下,蔬菜们都长的格外的好。红的红、绿的绿,各色饱满,随风轻颤。待姑姑开始去摘豆角、茄子、番茄、辣椒.......而我早一溜烟跑到连着的菜地后头,那片甘蔗林。身子隐没在甘蔗林里,有种躲藏起来的快乐,风吹甘蔗叶互相摇头歌唱。我爱跟甘蔗比个高,数数每个甘蔗的节骨有多少,有时追追飞虫。等姑姑摘好了满满一筐的菜,就高声唤我,我在从里冒出来。我知道姑姑要砍下几节甘蔗回家的,总是充满了快乐,姑姑铍掉甘蔗皮的动作潇洒率性,待自下而上削去皮,拿砍刀一节一节顺着甘蔗节骨砍下,就能吃上最为水多渣少的甘蔗了。不知道为何,我有时在村间小路看到卖甘蔗的人,总是着迷这一顿手起刀落。

在姑姑家就这样,总是没有忧愁,总是有那么多好吃的。所以,我总是喜欢跟着姑姑,做她的小尾巴,她去哪我跟哪,从不厌倦。

可是孩子们的快乐,还要数村头的那个小池塘。当年我跟着几个姐姐在荷花塘里被水淹过,加之渐渐自己大了,知道害羞了,自也不会和些半大小子们村头戏水。

有一晚,好奇大胆总爱尝试新鲜事物的我跟着姑父兄弟夜晚守瓜棚。丰收的季节,总有些村里嘴馋的懒汉或者别村的偷瓜贼,所以几乎夏夜都有自家搭好的瓜棚守夜。瓜棚是茅草搭的人字架,由四跟粗木桩子固定,横搭上两根粗木,放上张草席就可以躺人了。虽然咯得生疼,但在这样的夏夜,星星漫天,凉风习习,比睡在房间里凉爽多了,还有种说不出的新奇乐趣,就是蚊子不消停,要不然,我不会就体验过这一回。天亮了,收去席幔,坐在高高的瓜棚架子上,勾着腿,望得远远的,也有旁人不知晓的乐趣。

村里大点的孩子,一般都要为家里分担家务的。暑假,自然是放牛为首要,让牛儿吃饱在割些猪草回来就是特别的能干的了。姑姑是从来不要像他们一样支使我做这些,尽管我也情愿。她自己去放牛,而我总要跟着,一是离不开她,二来还顺带能骑牛悠悠。放牛往往是集了一队人,大的带小的,大人小孩,男男女女都有,总是热热闹闹的一队的牛,穿插一队的人。我们沿着西瓜地往深里走,越过一片小树林,就是一片河滩。河滩里的水常年清澈,岸上水草丰茂,牛儿们在这里自行美美的吃着。放牛的人们聚在一起聊天的聊天,打牌的打牌,忍不住诱惑的小孩去水里摸鱼玩水,大家自由自在。时间总是过的很快。勤快的胆大的大哥哥们,往深里继续探寻,抓着野鸡野兔 也是常有的,有时令人惊叹的还不知什么时候已捆好一捆柴火,这些都是家里的顶好的帮手,也是农家偏爱生男儿的原因。河滩深处,也有野果,渴了饿了,不用担心寻不着吃食。待牛儿吃到肚圆,太阳下山,都一起结队回家吃晚饭了。

姑姑做的饭菜总是很香,花样也多。夏天里,我最喜欢吃她做的凉面,用井水浸过,配上锅贴香馍,有时还有几个小菜。院子里边吃边数数天上星星,一天就这样满足的过去。

晚上是我最不开心的时间,因为我要和姑姑家的婆婆睡。她不同于我的奶奶,总是冷冷的,我和她睡在一起总是害怕。半夜总是听到她吃东西的声音,姑父告诉我,她喜欢在晚上吃东西不用害怕。可是,我总有说不出的恐惧。有个说不口又特别担心的秘密的想法,是她这样的年纪,好害怕她晚上突然会不会死了。事实上,她特别高寿这是后话。晚上我只能想着奶奶,奶奶是不是又在拉鞋秀样,花式是不是又是水仙牡丹,有没有想我呢,想着想着也还是慢慢睡去。

姑姑的隔壁邻居,也是姑父的亲人,家里有两个大哥哥,待我极好。常带我到处去玩,玩累了总是背我。可是,我也是有辜负人的时候。其中一个小哥哥,对我特别宠溺,有次不知道我们出去玩疯了,回来,他背着我又突然觉得耳朵痒,让我找个东西掏掏,也不知道怎么了,就使大了劲,一重了手就往耳朵深处伸去。只听他大声惨叫,我吓得魂飞魄散。后来我才知,我闯了大祸,哥哥的耳朵疼的不得了。 我回家多年后听说,他的耳朵自此听力就不好了。我不知道后来我是在怎样的担惊受怕中度过的。我怕他爸妈找我算账,找我赔医药费,也没面目看到那个哥哥。这样的内疚直到今天仍然还有。

孩子总是要在闯祸后才懂些事理。我知道姑姑姑父肯定为了我担责了,心里懊悔千万也不能挽回。就跟姑姑姑父说要回去。

回去之后,丢钱闯祸几件事,在我心里沉甸甸的。看着奶奶,也变得静然,只是晚上紧紧的搂着她。

有些个同学告诉我,山上采茶叶可以赚钱。我就下定决心出去采茶赚钱。暑假里无事可消磨时光,奶奶虽有些不放心,也愿意让我出去尝试一下,只嘱咐我,别渴着了,赚的钱就不必拿回家了。我心里暗暗想,我一定要拿回来。

哪里想到,怎会如此容易。

一路走到山上的茶叶园,感觉非常遥远。早已口干舌燥,想到我还要拿钱回去便也忍着。到了那片茶园,在阳光的照射下,风景一眼望过去连绵不绝的绿,不同层次的绿色,还是很壮观的。有几个戴着帽子穿着长袖长裤的妇女在弯腰采着茶。我们来到一个负责人面前,她看着我们几个,说按照重量来,一两一毛钱,为了快点挣钱,我们二话没说就自顾忙活了。我是第一次采茶叶,非常激动又新鲜。我觉得这个钱太好挣了吧,就飞快的采了起来。每颗茶树上都有嫩叶子,我也闹不清楚,就采了一大把,忙活半天,晒的头晕眼花,拿去一秤,竟然是人家不要的叶子。采茶人才说,是茶树上顶尖里的蕊叶才是要的,才作数。无可奈何,刚刚采好的全部丢掉,重新再来。这个最中间的蕊叶,可不好采,得眼瞅准了,一颗矮矮的茶树上也采不了多少,不知道何时才能采到挣的钱。想到自己出来的宏愿,我咬咬牙,告诉自己这可不能放弃。弯腰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总是忍不住去找采茶人去秤,过了好久好久才几毛钱。可我早已经头晕眼花,晒的头昏脑涨,浑身乏力,完全靠意志力在支撑了。我想,再坚持坚持,攒够一块钱,再努努力说不定就有几块钱了。带的水全部喝完了,我舔舔嘴唇,继续埋头苦采。准备采够拿到钱回家,另边心头觉得采茶真是个苦活。烈日从山头滑下,我早已累的蔫头蔫脑。突然听到一声:卖冰棍咯!几个人都招手去买。看着他们吃,我纠结不已,最终还是拿着自己的手里的那点本来发誓要拿回去的钱买了一根,咸咸贴唇,甜味渐渐在舌头散开,嘴里早已干到冒血,等冰棍吃完,似乎身体干涸有水清润,人似乎也终于活了过来。恢复些气力就下山回家了。

一路上,总想着也不知道是收茶人奸猾当我们小孩子什么都不懂,还是采茶确实太难了,加之还得达标(他们要的是茶芯尖,否则采的多也不算数)总之,这一天除去冰棍的钱并没有赚到钱。回去的路上,第一次的社会体验才知道生活这么难。

我们经过一个村子时,遇到一个神秘的特别博学的大叔,他特别跟我说了好一会儿话,还教了我一些算术。我这人生平讨厌数学,当时觉得听得特别有意思,感觉自己遇到智慧的人,还受他另眼相看,我们还聊了很多,采茶的疲累都忘掉了。这样智慧的人,在以后的人生道路上,也遇到几个,总叫我印象深刻倾慕。

唯一的安慰的是,同行的伙伴在路上发现了野生的苹果梨。又像苹果又像梨,酸酸甜甜,我们摘了好些,安慰了早已饥肠辘辘的肚肠。

回到家,奶奶也没说什么。她总是对我要求不多。这一晚,我睡的也特别踏实。

在暑假的末尾,邻居大娘家的女儿,平常也不太说话的,找到我,说咱们去骑自行车吧。她算是知道我不爱午睡。我们都骑上自行车在道街上乱钻。来到一段柏油马路上,那是一个长坡,滑下去时不用蹬,她怂恿我从上面滑下来。中午的街上,人不多。她从坡上下去一回,看着非常好玩刺激。我也忍不住尝试了一下,这一试觉得无比上瘾。因为从高处骑车滑落,抓紧车把子,就跟驾驶了架飞机似的,耳边呼呼风声一声紧过一声,自由得飞起来的感觉真的太好玩了!下来、上去、滑下来,有时感觉掌控住了,有时滑的太快有点失控的感觉,特别心慌,这些感觉是从来都没用过的,叫人痛快。尽管也免不了,摔上几回,手腕腿痛上好几天,自己咬牙养着,什么也不敢告诉奶奶,痛骂是免不了的,好在皮厚结实,疼个几天也不能忘记这样午后。

不知道怎么了,我没征兆的发烧、说胡话。奶奶好害怕,吃了些药不管用。第三天晚上她又拿出碗开始念念有词起来,像是问询又像是为我祷告。我躺在床上,迷迷糊糊又迷迷离离。奶奶的身影和侧脸重重叠叠,影影绰绰。

我不知我迷迷糊糊躺了多久。我身体不好,常常生病就是这样高烧,以前姐姐弟弟在家,也试过和奶奶一起半夜用自行车,几个人扶得扶、推的推、赶车得赶车半夜送我去医院。我总是一烧起来就烫得吓人。

这一次,我又烧糊涂了。不知道我什么时候退烧的。过了一日深夜,奶奶带我走出去,吩咐我走回来时,一定不准回头。

奶奶拉着我的手,走到小路尽头,让我跪下来,烧了些纸,低低的念了些什么。走回来的时候,身后的风呼呼吹,我很恐惧,也很好奇,我想知道回头了,什么会出现在身后。奶奶说过,绝对不可以回头,我咬着牙,战栗着,甚至要掐着奶奶的手一步一步挪回去。我很想回头,可是,我听奶奶的,我做到了。我想那是一股冥冥中的不可知的力量,那是奶奶用自己的方法治愈我的神秘。

没过多久,我好全了。

这一个暑假的快乐、自由、懊悔等丰富的感受中渐渐溜到尾声,准备开学了。

开学,也意味着童年就这样结束......


待续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42,811评论 1 300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1,236评论 1 256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94,386评论 0 212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1,004评论 0 175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48,779评论 1 255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8,776评论 1 176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0,393评论 2 271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9,161评论 0 166
  • 想象着我的养父在大火中拼命挣扎,窒息,最后皮肤化为焦炭。我心中就已经是抑制不住地欢快,这就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8,979评论 6 229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2,511评论 0 213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29,296评论 2 215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0,637评论 1 229
  • 白月光回国,霸总把我这个替身辞退。还一脸阴沉的警告我。[不要出现在思思面前, 不然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我...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4,242评论 0 31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7,121评论 2 213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1,512评论 3 204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619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013评论 0 167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3,525评论 2 230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3,615评论 2 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