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use M.D. 0107:Fidelity/忠诚度*

96
李邦斯
2017.08.26 16:56* 字数 1150

看完这一集之后,脑海里一直重复着“出卖我的爱,背着我离开,最后知道真相的我眼泪掉下来”。关于这集的主题,人们站在不同的位置会有不一样的看法。站在卡梅隆的立场来看,爱更重要;病人的丈夫得知真相后黯然离开,卡梅隆还是忍不住去劝说:“她爱你”,可是对于男人来说,一次出轨和随之而来的谎言足够将这“爱”给抵消了。最后,剧集也没有正面描写病人是否告诉了自己丈夫,她的出轨对象是丈夫的好朋友,当最后的镜头往上拉,显出第三者的全相时,相信在屏幕前的你我都要哑然了。

卡梅隆逐渐显露出她的圣母情怀,她扛着的那扇“爱”的旗帜,在我看来既伪善又摇摇欲坠,经不起多大的推敲。她嚷嚷着让豪斯接下这个病例,我想大概是看到了这对夫妻的“情比金坚”吧。当然,病例诊断到一半有余,当病因开始朝着“双方有一个出轨”的真相时,她就有些错乱了。当然,她这个人还是要咬定“爱”超越一切这个原则的;以此抢占道德制高点,正是卡梅隆的处事妙方,所以,当病人的丈夫因为知道妻子出轨,并多少带点怨恨地说希望妻子不要醒来时,卡梅隆冷不丁要来一句:“你这个混蛋”。

到第五季末,她快和蔡斯结婚了,还要保存着自己前夫的精子(这事儿,等到了那集我在来吐槽),当然,她大可以说我这是爱的表现啊,我有多伟大!但是,联想到第六季,因为蔡斯的那个违背职业道德但却符合其内心准则的痛苦行为,她竟然可以一走了之,还满腔怨毒地跑到豪斯那里大言不惭地说:你毒害了蔡斯。其实,回头一想,她第一任丈夫弥留之际,她也出轨了,而且也是和自己丈夫的好友。这样一个姑娘,自己的诸多行为和自己那个大爱无疆的红宝书之间总是有错位有矛盾。基于这个原因,也难怪唱衰卡梅隆的剧迷能抓住这个圣母光环狠狠吐槽她一把了。

关于爱情的忠诚度这种老调,反正最后吵来吵去无非就是一句“男人大可不必百口莫辩,女人也无需楚楚可怜”。出轨了,如果能够坦诚相待,彼此了却一个心结,看得开的就带着这个印章继续过日子,看不开的就散;当然大部分人如同这集的女病人一样,宁愿死也要抱着这个秘密,愧疚地加倍去爱自己的丈夫,但爱情这种东西,掺杂了这种杂质,就像是心头的一根针,时不时给你戳一下,爱也爱得很累,还不如一次痛个够得好。内疚也好,同情也好,都不能作为爱情添加剂,味道不会因此更好,只会更糟。

豪斯这集稍显情绪化,看着在离心机前的哭得跟个泪人似的卡梅隆,他还是很温柔地说了一句,“你知道你丈夫快死了,但还是嫁给了她,你不能那么好心,而且还能适应”。按理来说,豪斯再深挖一下就能找出卡梅隆真正哭泣的原因了,归根结底还是因为这病例与自己当初的出轨感同身受了。不过卡梅隆就是卡梅隆,在爱的大旗下,自己的一切行为都能被合理化,就如同她始终保留的那些冰冻的精子,与其说是爱的表现,倒不如说是她跨不过去的一道坎。不是爱让她留着它们,而是内疚。▓

电视|TV SERIES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