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娃

  恰逢人间四月天,娇燕衔来的春风,隐约泛着新叶涌动的芬芳。暖阳也不必透过老房的片片砖瓦,便可落入顽童幼嫩的掌。

  屋娃蹲在门前掰着蒜苗,抬头便是新建的祠堂,在暮霭中格外明艳,倒也应和了这“日日新”的时节。恍惚间,他似乎窥见了那老房虚幻缥缈的身影,若即若离,直教人看不真切……

 

图片发自简书App

  暖阳高照的那日,屋娃拉着他那小破匣子从老房搬了出来,无悲无喜。只在迈出门时,俏皮的逗弄着梁上嗷嗷待哺的乳燕,顺走了门旁插着的稻穗。“阿奶,我走啦!”这强劲的声儿惊得老房抖落了残存的薄灰,也得了阿奶一阵嚣骂。屋娃只嗤嗤的笑着,哼着曲儿大步离去罢。

  屋娃熟悉这老房。老房的一砖一瓦,灶前生火处堆积着的,泛着老旧霉味儿的稻秆,甚至那老鼠洞他也记得清楚。天未明,阿奶已蹲在灶旁忙活了起来,那潮了的稻秆怎么都点不着。她看了眼坐在石凳上打瞌睡的屋娃,便打发他到“柴房”拾点干柴。屋娃嗖的一下清醒了,却磨蹭着不愿起身。阿奶放下火柴正欲开口,屋娃便机灵的跑向“柴房”,怀着些许恐惧,走到门前,嘴上嘀咕着“天神保佑……”用食指轻推,一下一下,门渐渐敞开,里边涌动着可怖的气息(屋娃是这么认为的),伴着几声挑衅般的鼠叫,似要搅乱屋娃的心绪。他正踌躇着,阿奶已从厨房骂咧着出来“就你这小胆,今早不用吃饭了!”屋娃只觉得庆幸,嬉皮笑脸的朝阿奶迎去……

  卧在床角,这是屋娃第一次尝到难以落眠的滋味,他本以为可睡个安稳觉,却被没由头的烦闷搅得“失了魂”罢。屋娃似乎有点念着老房的一切了,那张有点硌人的木板床,那个夹杂着焦味的蒲扇,以及那曾经他不喜的酿酒间,似乎从今夜起,都成了他心尖儿上的宝。屋娃感到无措,慌忙的爬下床,推开窗儿静静望着对面的老房。它在月光的润色下,笼上了一层纱,似不可靠近的仙人,却也凝视着你。屋娃缩在窗边,和他的老房,一起恬静入眠。

  正是下学的时候,屋娃心中的欢喜也是快溢出来了罢,连那碎嘴的雀儿,在此刻都显得喜庆了几分。

  这时的屋娃只能用瞠目结舌来形容,有着一猪笼的话想要说出,却全都噎在喉中,化为哽咽。老房,被夷为平地了…

  屋娃并没哭闹,装作没事人般的,向阿娘询问,“你说你阿奶的那个家啊,用来建祠堂了。”阿娘不痛不痒的应着。屋娃不语,却也没有哭出来,只觉得心头好像缺了些什么,空荡荡的。是夜,屋娃抱着那小破匣子,昏昏睡去。梦中一切如旧,小匣子也被他藏在摇椅后,匣子里躺着的是几颗石英,是曾经陪阿奶砍柴,在泥泞的半山腰上拾到的,一份来自山林的精灵。

  阿奶现在也搬到新家来了,而屋娃也忙着学业,许久未与她唠嗑。阿奶烧饭也不用生火了,也少了砍柴这份苦。可屋娃总觉得失了些什么,是那份烟火气罢?是那种浓蕴的味儿罢?屋娃也说不清,在思绪中逡巡不出……

  筑起的鸟巢已在拥抱着这个动人的新春,犹记当年老房梁上的乳燕,又何处栖身?屋娃望着那燕儿,终是抽泣……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55,348评论 4 355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5,906评论 1 283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05,191评论 0 235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3,295评论 0 201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51,606评论 3 283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107评论 1 202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1,507评论 2 305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0,217评论 0 193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3,848评论 1 234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30,183评论 2 238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1,734评论 1 255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8,084评论 2 247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2,608评论 3 228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921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627评论 0 190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5,103评论 2 261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5,054评论 2 257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