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子

宝贵和贵宝考上大学了。

两家人别提有多高兴了。乡亲也骆驿不绝地到两家祝贺。宝贵娘的小卖部里挤了满满一屋子的人,有专门来祝贺的,也有买货物兼祝赞的。宝贵娘高兴得合不拢嘴,反复叨叨着:“当初我说我们孤儿寡母的,考个小中专就不错了。宝贵这孩子心气高,硬要上高中。这回我吃苦受累也值了!”

她的话勾起了大伙对往事的回忆,你一言他一语说起往日的许多事情。

宝贵和贵宝是同一天出生的。贵宝家三个女儿,十分希望生个儿子。宝贵娘一直不能怀孕,宝贵爹又是两代单传,同样是盼子心切。而二十年前,门挨门住着的两家人居然在同一天遂了心愿。于是两家人商量着取了两个视儿子如宝贝一样珍贵的很相似的名字:宝贵,贵宝。从此,本就和睦的近邻,好似一家人一般。宝贵贵宝一个乖巧伶俐,一个老实憨厚,着实讨人喜欢。两个孩子给两家人带来了很多欢乐。

不幸的是在宝贵六岁那年,宝贵他爹因病去世。孤儿寡母,一下陷入悲惨境地。

宝贵娘从此既做家庭主妇,又要下地劳动挣工分养活宝贵。虽然队长拣最轻的农活给她做,但十几年不下地劳动了,已近四十的女人家,真有点吃不消,几天下来就腰酸背困。

为贴补家用,供宝贵上学,宝贵娘还养了几只母鸡,年年喂一头猪,起早贪黑,好不容易把宝贵供到了初中毕业。

农村孩子读完初中,学习成绩好的话,大多考了中专。因为读高中要到县城,县城离家远,要住校,花销也大,很多家庭负担不起。此时虽然实行了联产承包制,但收入还是不多,更不用说宝贵这样的家庭了。

但宝贵就是不肯考中专,并和贵宝商量好都去上高中。

两家人没办法,只好东挪西借把两个孩子送到了县城。

眼下是渡过了,可高中三年,还有大学怎么办?宝贵娘整夜整夜睡不好觉,眼晴都熬红了。

突然她产生了一个想法――开小卖部,因为她们村还没有小卖部,乡亲们买货都得到邻村,很不方便。

说干就干。她取得支书的支持,在大队院里腾出一间空房,又跑信用社贷了款,小卖部很快就开张营业了。

没想到小卖部十分兴旺。而已经五十多岁的宝贵娘更忙了,责任田,小卖部,小卖部,责任田,陀螺似的转个不停。


宝贵和贵宝到县城以后,吃住都在学校,学习时间更加充盈,学习成绩比初中更好了。

贵宝慢慢发现,宝贵在有意疏远自己,开始和城里一些家里有钱或有权的同学接近。吃穿也讲究起来,经常大吵大嚷学校伙食不好,和城里同学下饭馆;穿戴也学城里同学,穿三脱四,时髦起来。

贵宝很想和宝贵谈谈,可很难和宝贵单独在一起。趁一次一起回家的机会,贵宝单刀直入,没想到戳到宝贵的痛处,一下爆发了出来:

“你们都有爹有姊妹兄弟,有人疼有人爱,我有什么?寡妇妈和贫穷!人家城里人的生活就比咱农村強,城里人就比农村人优越!你知道我为什么苦苦读书吗?我就是要离开咱那破农村,和城里人一样甚至比他们更好!”

一路无话。

此后宝贵回家次数越来越少,向他妈要的钱却越来越多。


这回上大学可不比上高中那时了,宝贵娘的小卖部已经改变了他家的贫穷。宝贵准备得齐齐全全,打扮得体体统统上学去了。

贵宝还是上高中时的那一套“行头”只是穿得比平时整洁了一些。

贵宝还是一到假期按时归来,宝贵头一个假期回来了,以后直到毕业也没有回来过一次。

工作以后不久宝贵回来过一次,听宝贵他娘讲,宝贵要到南方发展,回来是拿钱的。

此后,逢年过节,贵宝总是带着妻儿回来和父母过,也总要过去看看大娘――宝贵娘。

见着了贵宝,自然想起宝贵,老人总是念叨她的宝贵:

“他怎么就不回来,不回来也要有个信儿呀!”

“你们能见着他,给他传个信儿,就说穷也不怕,咱庄稼地好生活。”

又过了几年,贵宝回村接父母到城里住。临走时又过去看大娘。

只见大娘一个人躺在炕上,头发全白了,骨瘦如柴。

早就听父母说大娘有病了,小卖部早盘给别人了,宝贵也不回来,大娘很苦。

见了贵宝,大娘老泪纵横,说不出话来。

贵宝当即决定带大娘到城里去看病。起初大娘不同意,贵宝叫来自己的父母,还有很多老者,苦劝开导才同意了。

要离开自己生活多年的村庄了,贵宝爹娘和宝贵娘都流着眼泪,乡亲们也流着眼泪。多少不舍和留恋都通过互相牵着的手,表达在泪水中。

突然宝贵娘离开人群,走到附近的高土丘上,向大家挥着手高声说道:

“乡亲们!不管你们是谁以后见着宝贵,就说他娘死了!”


宝贵娘到了城里,贵宝请了最好的大夫给她瞧病,贵宝娘又细心照料,病不久就好了,精神状态也一天比一天好。

宝贵娘要回村里去,贵宝和他爹娘真情挽留。贵宝把隔壁的小院买了下来,让大娘一人住。和村里一样,他们仍然是门挨门的邻居

贵宝每星期都来陪父母和大娘,一家人坐在一张饭桌上,吃着贵宝娘做的猪肉烩酸菜,宝贵娘觉得十分温暖。

在平静和温馨中不知不觉两年过去了。

一天,贵宝去参加在本市的高中同学的一个小型聚会,令贵宝没有想到的是在聚会上居然遇见了宝贵。

宝贵西装革履,派头十足,俨然一个大老板的样子。

多年不见,往日亲如兄弟的两个人都十分激动,拥抱在一起久久没有分开。

聚会结束,贵宝邀宝贵来到一家茶馆。他们谈了很多,最后宝贵才说起他娘,他说:

“听咱村二旦说我娘死了。我是顾了事业,顾不了娘啊!哎――‘子欲养而亲不待’,真正验证了这句话。”

然后话峰一转,说道:

“听说你把叔叔婶婶接来了,带我去看看他们吧。见了二老也就如同见了我娘了。让婶婶给我做猪肉烩酸菜,好多年没有吃家乡饭了。”

贵宝立刻拨通了他父亲的电话,说宝贵回来了,要去看二老,吃猪肉烩酸菜。

傍晚时分,两人来到了贵宝爹娘的住处。二老很高兴,也难掩酸楚神色。贵宝娘一边笑一边抹眼泪,又不停地夸奖宝贵出脱。

宝贵带了不少老人喜欢的礼物,热情地问候二老,有说有笑就像回到自家一样。

猪肉烩酸菜端上来了,贵宝娘首先给宝贵盛了满满一碗。

宝贵一边吃一边赞叹:

“真香啊!小时候就没少吃过婶的猪肉烩酸菜,现在吃起来觉得更香了。简直和我娘做的一样的香!”

“叔叔婶婶,我太想念我娘了,我经常梦见我娘。她要是现在还活着该多好呀!”

贵宝爹问宝贵回村里没有,宝贵说:

“正打算回去,不巧那天在饭店遇见了咱村二旦,他说我娘死了。二旦可能发达了,和我说话冷淡得很。”

“那你不打算回去给你娘烧张纸?”贵宝爹声调沉沉的。

“人死了烧纸也没什么用了。可怜我娘,死时身边连个亲人也没有,我现在也是孤苦伶仃了。叔婶以后你们就是我的亲人,我和贵宝一起孝敬你们!”说着还眼圈红红的。

贵宝爹实在忍不住了,不冷不热地问宝贵:

“你当真想你娘?她要活着也真能孝敬她?”

宝贵听见叔叔话里有话,还以为是怨他这么多年不管娘,于是回答道:

“叔――,我以前拼了命的干,就是要活出个人样来。现在我活好了,我回来了,当然要孝敬我娘了!我也是孝子呀!”

“这话好听!”里间传来老人的颤抖的声音。

随即,一位消瘦硬朗的老太太出现在门口,宝贵仔细打量起来:

头发全白,鸡蛋形的脸上刻满粗细不一的皱纹,眼睛有点发暗,但依然有神。

她慢慢地朝饭桌旁走来。

宝贵嘴动了动,似乎想叫声“娘”,眼睛却从贵宝爹移向贵宝娘,最后停在贵宝脸上。

他娘走上前来面对着宝贵:“怎么,连你娘也认不得了?”

宝贵觉得受了平生最大的侮辱,他的怒气怎么也按捺不住了:

“原来你们是合伙起来耍我!贵宝!你现在是名利双收。我说二旦对我那么冷谈,原来我的名声叫你给败坏了!这下好了,你不仅是你们家的孝子,也是我娘的孝子,而我完完全全,彻头彻尾一个不孝之子!”

他娘也怒了:

“事理不明的逆子!贵宝在替你尽孝!你不感谢人家倒也罢了,你怎么又能恩将仇报?多少年了对你娘不看不顾,不知悔改,还口口声声你是孝子!”

宝贵毫不示弱:

“好!我不是孝子,贵宝是你的好孝子,你干脆把他认作儿子,我什么也不是!”

“贵宝早把我当成了娘,我也早把贵宝看作儿子!”

老人似乎站不稳了,上前扶住了饭桌,喘了口气,狠了狠心用尽力气说道:

“我没有你这样的儿子!”

宝贵听了这话,好像得了机会一般,再不争辩,也不发怒,一甩胳膊,推门便走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一)小时候隔壁邻居是位八十多岁的老太太,跟我们是本家,因为个子小小的,我称她“小奶奶”。 小奶奶的老公很早就去世...
    纳人纳事阅读 856评论 0 50
  • 我的表舅胡二先生,排行老二,曾经是个孝子。 我姨姥姥生有三子,无女。老太太有一天不慎摔了一跤,从此不能起床。兄弟三...
    大象的印象阅读 281评论 2 4
  • 王宝宝是公认的大孝子。 县里提名表彰过,县电视台还专为其制作了一档情感节目<<当代大孝一一王宝宝>>!这两天就要来...
    原野以南阅读 118评论 0 0
  • 题目描述:用Java实现一个字符串压缩算法 Input : "aaabbacc"Output:"3a2b1a2c"
    EakonZhao阅读 2,896评论 1 3
  • 二十年前费尽心思逃离此地,为了外面的世界精彩,二十年后无奈;再次归来却无法真正归来,因为二十年来太多无奈,再过二十...
    茶韵悟道阅读 56评论 6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