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被扔臭鸡蛋的诺贝尔文学家

一部好的电影

好比读一本好书

相信大多数人都会有这种感觉

或醍醐灌顶

或陷入其中不能自拔

又或深以为是

道出了己之欲言而未能之所言

今天影片推荐——《杰出公民》

一部关于世界关于人心的

阿根廷风味“喜剧”

它被提名第73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

“金狮奖-最佳影片”

同时该片男主扮演者奥斯卡·马丁内兹

一举摘得本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最佳男演员”

其认可度可见一斑

不知大家是否好奇过

我们眼中的世界

和别人眼中的有何不同

毫无疑问

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

以不同的载体将自己所看到的世界

解读重构出来

最常见的形式是语言

当然还有文字、影视、绘画等

各种艺术或者非艺术形式

作为恒一而又变化多端的一种生物

每一个时间节点

每一段经历之后

我们都很难再是原来的自己

我们所处的世界也同样如此

在一个深刻的事件印记之后

尤为突出

下面各位看客且来看看

镜头下这位文学家

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之后的世界

全片以章节体形式进行

其采用的叙述手法

也颇具文学意味

影片开场便是诺贝尔文学奖颁奖典礼

男主丹尼尔施施然走上台

接过话筒,激动?流泪?

Nope,他随即

发表了一番清新脱俗的获奖感言

大致意思就是:

你们颁给我这个奖会让我膨胀自爆的

这样不好,但我还是勉为其难地收下了

讲完丹尼尔走到礼台中央站定

默默地看着台下寂静的观众

心想:傻*们,还不赶紧给我鼓掌?

“我感到非常遗憾

作为一名艺术家而接受这样的册封“

清高而又不过分做作的文学家形象

油然而生

伴随一阵激昂音乐浪潮响起

恰如其分地为影片抹上了一层神秘的喜剧色彩

让人觉得这个小老头有那么点儿意思

人怕出名猪怕壮

大作家也未能幸免于难

尤其还挂着个“诺贝尔文学奖”的前缀

铺天盖地的广告牌

应接不暇的颁奖、演讲活动

三番五次的电视采访邀请

甚至是飞机上空乘恭恭敬敬的语音播报

一时间全世界仿佛都是“丹尼尔”的名字

俨然他已是一个举足轻重的大人物

但这些都是他所避之不及的

他只挑其中一些有趣有意义的出席

比如少数的慈善公益、读书讲课活动

其他大部分他都一口回绝

荣誉、虚荣这些不是他文学世界中的所求

他不想被这些名头所禁锢

他害怕的是改变自己写作的初衷

但他知道这一切无法避免

在一次与秘书商量行程时

一封来自萨拉斯镇长的邀请信

让他内心稍微有了点波动

惯性的回绝之后

最终他改变了心意

决定接受邀请只身前往

那里是他的故乡

它的模样仍然粗鄙不堪

下飞机之后

镇长安排了专人来接机

丹尼尔下意识走向豪华轿车

结果……

侍者打开了一旁破破烂烂的车门

四十年来第一次回来

也算是衣锦还乡

镇长和选美皇后在一侧陪同

丹尼尔站在车上向父老乡亲挥手致意

那是镇上仅有的一辆消防车

四天再平常不过的行程计划

三次公开课演讲,一次农业促进会晚宴

杰出公民的授奖仪式以及一次绘画比赛评选

他走过大街

镇上的父老乡亲都投以崇敬的目光

第一次公开课

台下的小镇观众满满当当

每个人都希望与这个大作家见上一面

在这里他看到了久别的故土

青年时期的伙伴安东尼奥

还有如今已是朋友之妻的前女友艾琳

当然还有更多有趣的事情

小镇上并不是表面上那么纯粹

人们怀着各式各样的目的靠近他

一个狂热的女读者

课上还对他发表的观点表示质疑

晚上却出乎意料地来为他暖床

恳求他带她离开这个地方

就这样他不情愿(谁知道呢)地被强吻了

当然也有纯粹的一些粉丝

他们喜欢把他书中的角色往自己身上套

满足自己一些无关痛痒的虚荣

看似对他肝胆相照的好朋友

却一直对妻子和他的情感经历耿耿于怀

有意无意地宣示着自己的主权

一位孤残少年的父亲找上门来

竟毫不扭捏地提出了求助的诉求

他认为对丹尼尔而言这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

小镇的电视采访中

主持人心无旁骛地问了几个问题

便直接插入了早已安排好的广告

已达目的便草草打发他离场

他平静地看着小镇的一切面孔

以一位文学家的眼光

审视着在自己身上发生的一切

他疲于应付

却也深处事中不能自拔

影片转折点在于“杰出公民”的颁发

以及肖像的落成

由于在画作比赛评选中

他得罪了当地艺术协会的恶势力

不断的麻烦开始惹上身来

第二次公开课已经只剩一半人

他依然耐心地讲授课程

即使遭到捣乱者的恶骂和侮辱

他也一样淡然处之

但听课的人不可避免越来越少

甚至到后来

出席比赛展览仪式上被扔臭鸡蛋

雕像被人泼满燃料

昔日好友不怀好意地做客邀请

他最终去应了赴约

却不料发现前晚

为他暖床的女粉丝是朋友和前女友之女

戏剧化的一切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前女友最终发现了这一事实

但心中仍然护着他

意识到丈夫的歹意之后

她催促他提前离开

一切为时已晚

他不得不上了安东尼奥的皮卡

美其名曰夜间打猎

同样站在车上

这一次是离开

小镇的居民已没有了往日的狂欢

夜幕下人们的脸更多的是冷漠和嘲讽

无论是镇长、粉丝读者

还是艺术协会的恶霸或者无关居民

他们默默地站在街头看着他赴死

表情各异,形态不一

黑夜下的一切和三天前的热情洋溢

形成了鲜明对比

最终他面向了冷冷的枪口

故土小镇的种种

犹如一头透着绿光的野狼

将他吞噬殆尽

也最终让他回归了平静

电影结尾有彩蛋哦!

晚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