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我不该用友情开始我们的爱情

文/李白之白

图片来自WLL

01

阿哲是梦琪的学长、好友、哥们、知己。

四年前大一新生报到那一天,梦琪坐了七八个小时的火车来到这座城市。刚出站口天就下起了大雨,打了出租车到校门口,雨也没有一点要停的样子,梦琪带的东西很多,却偏偏忘记了带伞。

正当手足无措的时候,一个温润且好听的声音从背后响起:“同学,你需要伞吗?”

梦琪回过头,后面站着一位戴眼镜穿白衬衫的男生,长相虽然并不是十分帅气,但却透着一股恬静的气息,眼睛看着梦琪,不带一丝污垢。

梦琪心怦怦的跳了,见到这个男生的一瞬间她脑海里就莫名的浮现出一个词:温文尔雅。

尤其是这种天气下,那把雨伞和这个男生仿佛带着魔力,让她不自觉的笑了出来。

就这样,梦琪打着伞,男生帮她搬行李,一路送到女生宿舍楼下,梦琪知道他了叫阿哲,比她高一届,是同专业的学长。

02

军训之后,社团开始招新,梦琪在整个招新场地里左瞧瞧右看看,一时间不知道该选什么社团。

突然她眼睛亮了起来,看到阿哲正向一群同学讲解微电影,她也凑了上去,原来,阿哲是微电影协会的负责人之一,没有一点犹豫,梦琪加入了微电影协会。

协会经常要拍摄一些校园故事的小视频,梦琪因为长相出众,在班上是公认的班花,所以被选为女主角,最让她高兴的是,男主角是阿哲。

就这样,两个人渐渐熟络,关系越来越好,每次搭戏都十分自然流畅。在拍摄和对台词的过程中,有时梦琪心里会想,如果这是现实的故事该多好。

偏头看看阿哲,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内心不由得有些小愤懑:“这个家伙,难道就对我没有一点好感吗?”

随着时间推移,梦琪和阿哲的关系已经好到让别人误会的地步,他们会经常一起出现在食堂吃饭,周末也会一起出去逛街,去书店看书。

一次在食堂,一群朋友打趣阿哲说:“你到底喜不喜欢人家啊,喜欢就赶紧表白啊,要是不喜欢的话,就给我们来追呗。”

阿哲看了看低头不说话的梦琪,笑着回应:“你们这帮家伙少打梦琪主意,她是我……是我的妹妹……”

“切!”朋友们纷纷哂笑。

03

但奇怪的是,从那次以后,阿哲便不再经常和梦琪呆在一起。更多的时间阿哲都是在外面做兼职,出去做演讲培训,接广告公司业务写策划文案等,后来还成功竞选了学生会主席。

阿哲以前就很努力,现在更加努力,他不让自己有一刻的休息,把所有精力都放在提升自己能力上面。

梦琪也很少再参加微电影协会的事情,把主要时间放在专业课程学习,看书,写字,唱歌跳舞等,大二上学期还拿到了一等奖学金。

他们彼此都在忙自己的事情,虽然见面很少,但感情却并没有倒退。偶尔会一起去外面餐厅吃饭,点的全是梦琪喜欢吃的菜,她争着要付账,但每次都被阿哲假装佯怒的喝止,用阿哲的话说,出来吃饭,哪有让女生买单的道理?

梦琪生病了,阿哲嫌学校医务室的药不好,顶着烈日出去大药店买药。梦琪特殊期间心情不好,阿哲就唱歌给她听,但时常跑调,梦琪笑的前俯后仰,捂着肚子笑话阿哲:“你声音那么好听,但是唱歌怎么就那么难听啊。”

梦琪暑假回家,阿哲提前买好车票送她去车站,在家里无聊的时候,不管多晚,在梦琪没睡觉之前阿哲绝对会陪她聊天,每次打电话都等待梦琪先挂断。

梦琪觉得自己和阿哲的关系更好了,已经超越了友情,如果用一句话形容应该就是:“友情越位,爱情未满,恰如一层纸的距离。”

只是,梦琪心里想,他什么时候会捅破这张纸呢?

04

不过,变故发生在大二下学期,阿哲去外地一家企业进行三个月的实习。梦琪班上的班长梁子对梦琪展开了猛烈的追求,梁子人长得帅,家境也不错,喜欢骑自行车旅行,曾经在暑假独自一人骑车去了西藏。

以前因为梦琪经常跟阿哲在一起,所以追她的人很少,而且都被她一一拒绝。梁子经过多方打听,已经确定了梦琪并没有男朋友,自然不会放弃,每天向梦琪示好,而且因为是一个班,整个班上的同学都有意撮合,经常给他们制造机会。

一开始梦琪是很厌烦的,后来发现梁子其实很不错,同时心里产生了一个小想法。于是也不再刻意拒绝梁子的示好。

梦琪把这个事情告诉了阿哲,心里想着,看你还不跟我表白,再拖延本姑娘可就被别的帅哥抢走了。

梦琪本来想的是,只要阿哲说不行,或者在电话里流露出一丝不高兴的语气,她都会明确的拒绝梁子。

可惜,事与愿违,阿哲什么也没说,只是说有事就先挂断了电话,过了十分钟后又打了回来。

“那个男生我去问了问,大家都说还不错,如果你真的喜欢,真的想要和他在一起的话,那,我,我没意见……”

什么!没意见?

梦琪真的快被气疯了,她突然觉得很可笑,既然你都不介意我跟别人在一起,那你为什么从我进大学就要对我那么好,难道说,阿哲真的只是把自己当做一个学妹,一个关系非常好的学妹。

想起和阿哲相识到相知的日子,梦琪有想哭的冲动。近两年的时间,她以为,阿哲是喜欢她的,只是暂时没有向她表白而已,可是直到阿哲那句“我没意见……”,彻底打破了他们的关系,只是这种打破,与她心目中期待的那种截然不同。

过了一段时间,梦琪答应了和梁子在一起,阿哲回来后梦琪专门带上男朋友和他们一起参加饭局。阿哲表现的依旧很淡定,一如既往的健谈,整个席间都充斥着他的谈笑风生,梦琪奢望能从他脸上看到一分不懑,这样她都会很高兴,可惜,并没有。

梦琪和阿哲来往渐渐变少,可是梦琪知道,自己对他的感情绝对没有减少,反而越加浓烈。而且她相信阿哲也仍然对她很关心,因为一次她心情不好,深夜在空间发了一条情绪低落的说说,所有人包括她男朋友梁子都在下面关切的评论或者发消息问候。

只有阿哲,在说说发了不到一分钟,就打来了电话,问怎么了。

因为梦琪以前说过,当她心情不好的时候,她不喜欢别人在空间或QQ问她怎么了,她想听到声音。

那一刻,梦琪哭了,她不明白,为什么阿哲要对她那么好,却又迟迟不肯跟她成为恋人关系。

你时常让我觉得,我们的关系不应该仅仅止于这样。

05

阿哲毕业了,要出去参加工作实习,梦琪参加了他们组织的饭局,席间,阿哲难得一见的喝了个大醉。

回到学校,他们坐在校园的长椅上。

阿哲盯着梦琪的眼睛,认真的说道:

“我以为,我能一直看着你在,所以有恃无恐,结果是我错了,尽管我表面装作很平静,可谁知道我心里已经痛到不能自已。”

梦琪怔怔的望着阿哲,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怎么也止不住。

她毫不顾形象的大哭:“那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为什么在我说梁子喜欢我的时候你不反对,为什么你要现在才告诉我!”

阿哲痛苦的埋下头,双手插进自己的头发,狠狠拉扯,声音嘶哑:“因为我不自信,我觉得你太好,我还不够优秀,我怕贸然冲动就会失去。我贪婪,我不只是想和你在大学谈一场恋爱,我想和你走到最后,我想一直守在你身边,直到有一天可以信心满满的牵起你的手,告诉你,我爱你。”

梦琪看着阿哲此刻懊恼的样子,突然想起,阿哲家境并不好,父母没有文化,一直在农村,整个大学期间,他的生活费几乎都是自己做兼职挣的。

而她的爸妈都是公务员,家在县城,家境殷实。但即便如此,每次吃饭,出行,阿哲都不让自己掏钱,他一直努力提升自己,想要争取改善一切不好的外在条件,能最后一直站在她的身边。

其实当梦琪给阿哲说梁子的事情时,她只是想着要借这个机会逼阿哲一把,想让他早点说出那句话。可是,阿哲并不知道,他以为,梦琪有了真正喜欢的人,以他的性格,是不可能明确的要梦琪拒绝。

他的那句:“你如果真的喜欢,那,我,我没意见…...”。其实已经是最大的意见。

可惜,这句话阿哲说的不够清楚,梦琪也听的不够明白。

06

阿哲回寝室了,看着他步伐踉跄的背影,梦琪真的很想冲上去抱住他,说一声我也喜欢你,从最初到现在一直都喜欢你。

可是她没有,梁子对她很好,难道现在要她立马去告诉梁子,我不喜欢你,我喜欢的是阿哲,我们分手,我要和阿哲在一起?

或许她内心是很想这样做的,可现实是她不能,至少现在她说服不了自己。

阿哲待人做事总是一幅云淡风轻的样子,却不善于真正的表达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情感,他有足够的自信去面对一切,却唯独没有自信面对自己的感情。

而梦琪,是个优秀的女孩,但是她不愿意主动放下身段去直视自己的的爱情,即使她已经猜到了所有的答案,知道阿哲对自己的感情绝对不止于友情,可是她仍然会倔强的转过头不愿“屈服”。

从朋友做起,在爱情里并非不行,日久生情是容易渗透的感情戏,但怕的是,在时间里迷失了友情与爱情的界限,直到患得患失,不敢直面真实的感情。

07

一转眼,梦琪也快毕业了,这接近一年的时间,她和阿哲几乎没有通过电话,也很少发过消息,但是两人在空间,朋友圈的互动还是很频繁。

每一条说说和动态下面都有对方言语的痕迹,而且都是在极短的时间内,在QQ空间,有一个功能叫做“特别关心”,或许是他们从最初就习惯了这样,所以一直没有变过。

现在他们极有默契的互相关心着,但却从不打扰,这种关系,对目前的他们来说,或许刚刚好。

梦琪最终和梁子分手了,和毕业季很多分手的情侣一样,她要回家乡县城,梁子要去上海,两人没有吵闹,好聚好散,和平收场。

她跟梁子终究不会在一起,在这段感情里,她投入的情感有限,而梁子本就是个干脆洒脱的人,和她,和阿哲都不一样。

梦琪拉着行李箱在一个公交站台下等车,天下着淅淅小雨,同样没有带伞,这不爱带伞的毛病,看来不容易改了。

突然身后传来的一个声音,让她猛然间回过头。

“美女,你需要伞吗?”

…………

可惜,说话的不再是阿哲,那位美女也不是她,而是另外一个小伙子对着一个姑娘说道。

她哑然失笑,想起和阿哲第一次见面,在校门口的那场雨中,就是他那温润好听的声音,那句:“同学,你需要伞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