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心魔,放飞孩子也放飞我们自己......

一、

三年前的夏天,女儿接到她心仪的大学录取通知书,她自己收拾打点行李,自己办理档案转移、办理银行账号、购买车票、以及邀约同伴一起前行等等,包括自己一人前往办理户口迁移手续,户口迁移并没有硬性的要求,我也告诉她不用迁移,毕业了还是要转回来的,但女儿明显有她的四年大学规划,以及大学毕业后她的去向,说得明明白白,我也就不做声了。

感觉女儿就这样要宣告她独立了,但那年的整个夏天我还是沉浸在她被名校录取的快乐中,并未体会到她要即将走远。她拒绝我们夫妻一起陪她到学校报道,我说宿舍很脏的,我去帮你整理整理,她说完全没必要,那么点大的地方有什么好帮的?

我们就送她到动车站,然后看着她独自一人拖着行李,头也不回地走进检票口,像是要告别这座城市、告别她的家庭、告别她的父母,以及她稚嫩的年华一样,走得相当干脆。看着她逐渐消失的背影,我还是哽咽了,为我女儿这一路走来的独立和坚持。

二、

女儿从幼儿园开始,在我们城市,上的都是一流的学校,最初是我,我害怕孩子输在起跑线上(这句话现在听来有点可笑),我通过金钱人脉让她上一流的幼儿园一流的小学,然后我告诉她,你在学校是妈妈交了很多学费的,有问题你尽可去和老师交流,这源于我小时候害怕和老师交流的原因,结果女儿和老师的相处超出了我的预期,她从小就和老师无障碍沟通,深得老师和同学的喜欢。而且她画得一手好画,体育也好,学过好几种技能,代表学校四处比赛四处得奖,是小名人一枚。

到了初中,当年的初中最好的是两所私立,得考,我没有任何资源,我告诉女儿,你不可能像某某哥哥姐姐们一样,长大了他爸爸妈妈会帮他们安排好一切,你只能靠你自己,现在你得考上这所私立的初中,才有希望。就这样,通过她自己的努力,同时考上了这两所私立的初中,女儿很果断地选择了其中一所。女儿从幼儿园到初中九年,都是班长,而且交了一些很有想法的同学成为死党,她们一起相约考本省重点学校泉州N中,N中是整个大泉州人的名校情结呀,进了N中就等于至少是本一以上,女儿就这么昂首挺进了。

高中,女儿的绘画比文化更出挑,她在文理分班的时候,当机立断选择了要考她心目中的美术学院,也就得当一名艺考生,当时我相当反对,泉州N中以高文化分出名,艺考生就可怜那么几个,没必要去走这条独木桥,可我清楚的记得当初我女儿大哭,说了这么一句:你告诉我长大了我不能像某某一样,他们什么都有,我什么都得靠自己!原来这句话刻进她的心灵,她早有安排。她的哭声,割得我心痛,让我至今都感觉我是个混账妈妈,如果时光能倒退,我宁愿不说。

我不知道是不是我那句话,女儿从小就懂事,她除了学习上的费用会不假思索地找你要以外,吃的穿的她都可以省略。艺考的路异常艰辛,独自一人在北京时,简直脱了层皮,尤记得她小小年纪,85斤的小身板,拖着一箱四五十斤的行李和颜料,一人从北京的昌平坐公交地铁到首都机场,这一路的安检和上下车,她就求着旁人一路帮忙,然后再从首都机场坐飞机到广州,再从广州白云机场坐机场大巴到华南师范大学的粤海大酒店和我汇合,参加当年在广州设点的考试。

就这样她以文化和专业的双高分考取了中国一流的美院,当年我们可以很牛逼的说,我们选择的大学,是以我们本省唯一的985院校厦门大学为垫底的学校而走进这家中国顶级美院的。

三、

女儿独自走进她的大学生活,并做了规划,于所有的家长而言,那是很欣慰的,但无论如何我还是愧疚和不安。一来无法抹去幼小的女儿对着我大哭而说的那句话:你告诉我长大了我不能像某某一样,他们什么都有,我什么都得靠自己!二来害怕她上了大学偏离了我为她制定的航线(我以为她考虑为她好的名义而制定的航线)。她大学三年来,亲眼看着她的努力,我越发愧疚和不安,我在生活上对她极尽所能,我也越发温情,越发的对她体贴(可以说是巴结),越发害怕她一去不回头的决绝,她稍微有点风吹草动,我就紧张兮兮。

上学期,快期末的时候,女儿因为她们系里一个重要的动画片制作、以及她自己的一些设计工作、期末考、大四的毕设、准备考研等一系列的学习工作,加上天气炎热,感冒发烧,当时学校害怕是禽流感,校医院、区医院都不收,最后到市医院抽血化验确定不是禽流感才开药医治,这过程把我吓得魂飞魄散(她告诉我只是让我帮忙请假而已),我却立即打飞的去探望,结果遭到拒绝,说她并没有那么娇弱,只要学校能请假好好睡一天就好了,我的到来只是自己心灵的一种安慰,是自私的表现,于她的病并无好处。让我马上回家,不然影响她手头上的工作学习和休息,还让我今后要探望得预约。

我的温情受到了打击,那几天非常郁闷,我闲逛了几天,思考了几天,无端地想起去年底在朋友圈疯传的那篇《独生子女的时代隐痛,我们如此深爱的子女,他们爱我们吗?》,我甚至一度怀疑她长大了,她无情地头也不回不做任何告别地独自踏上她的大学之路,她只爱她自己不再爱我们了。

回来的前一天早上,大清早的,我跑到山里去喝茶,山上风轻云淡、茶香四溢,山里人闲散安定从容的生活态度,让我那些天焦灼不安心痛的情绪得到了理顺,我把这些年陪着女儿一路学习一路生活的情景做了一遍回顾……

我终于看到了我内心长期以来一直盘踞着的心魔,一个是"望女成凤"的魔,它曾经横亘在我母女的心头,逼迫我女儿坚强快速地成长,那句魔咒一样的话带着哭腔随着山风向我飘来:你告诉我长大了我不能像某某一样,他们什么都有,而我什么都得靠自己!这句话像犀利的狂风一样扇着我,那是我十月怀胎,从我身体剥离的肉,我却在她的童年用近乎残酷的折磨心灵的方式逼着她长大,我无法想象当年年幼的她听到这话时的恐慌,对未来的迷茫,以致她也用同样近乎残酷的坚强提醒自己成长。

只因为她出生在这个变态的独生年代,变态的高速发展的今天吗?不,不止是年代不止是我,我们的周围永远有一群如此着魔的虎妈狼爸,他们害怕孩子输在起跑线上,以各式各样奇葩的方式逼迫孩子成长(这种例子还少吗?)。

而当我们年华逐渐老去,内心变得柔软时,这魔却把我们的心撕裂得血淋淋。

我们变得不安和害怕,害怕失去对孩子的掌控(永远的借口就是为了孩子好),从而真正地失去她,所以又滋生出了另一种温柔的魔障来设法控制她们不必走远。

“望女成凤”的魔咒,随着女儿的成长,已经钙化,被女儿吸收,成为一股前进的力量。而当她长大渴望真正拥有自己的时候,我们内心深处的另一个心魔出现了,它以爱的名义强行加入孩子的学习和生活,并极力阻止她偏离我们制定的航线,那就是害怕失去对孩子掌控的魔

这魔再次横亘在我们母女的心头,它制约孩子顺利地成熟,也让我一次次无端地去打扰孩子的学习和生活,以致变成了两代人的隔阂。

我想起纪伯伦的诗《你的儿女其实不是你的儿女》

你的儿女,其实不是你的儿女

他们是生命对于自身渴望而诞生的孩子。

他们借助你来到这世界,却非因你而来,

他们在你身旁,却并不属于你。

你可以给予他们的是你的爱,却不是你的想法,

因为他们有自己的思想。

你可以庇护的是他们的身体,却不是他们的灵魂,

因为他们的灵魂属于明天,属于你做梦也无法到达的明天......

我一遍遍地回想,一遍遍的读,一遍遍地清除魔障......

该真正地和过往告别了,告别心魔,真正放飞孩子也放飞我们自己......

那天傍晚,我从山里回来的路上,接到女儿的电话,邀我共进晚餐,她知道我爱吃日料,无比贴心地说我们吃日料吧。

餐桌上,母女俩四目对望,那一刻,我的心态从一位高高在上喋喋不休的母亲向一位能吐露心声的闺蜜过度。我很真诚地对女儿说,妈妈这几年放弃了很多兴趣和爱好,你已经长大了,我也要找回我曾经的自己了,你一人在外自己保重吧,妈妈永远爱你。女儿娇笑地像闺蜜一样地告诉我:妈,在不确定的未来,我们只要学习,就会同频,只要彼此信任,就会踏实。

还有什么话可说呢?再见,我内心的魔,从“望女成凤”到“害怕对孩子失去掌控”,这统统是我的魔障,消除魔障,只有放飞孩子,孩子才能飞得更高,只有放飞自己,自己才会看到除了家庭和孩子以外更蓝的天空,那么我只有不断地学习,不断地充实自己,方能在未来,与孩子同频。

而未来,我的未来由我说了算,女儿的未来由她自己掌控。



注:本文图片来源DuiTang。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对象 所谓对象,就是一种无序的数据集合,由若干个“键值对”(key-value)构成 创建对象 属性和方法 对象....
    YM雨蒙阅读 60评论 0 0
  • 其实这是一个学问,这是我在研究的。
    曹溅人阅读 96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