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活着便是一件幸事

96
春无忧
2016.04.29 23:52* 字数 1897

看到今日的话题让我又陷入到前一段时间的阴霾中去了。

我要好的哥们儿患了肿瘤,仿佛是瞬间的事。我得知这个消息的那一刻,整个人瞬间蒙了。太难想象那个整天豪气冲天爱吹牛皮喜欢卖弄自己的才学的屌丝男会患病,并且是这样的病。

真的印证了那句话,你永远都不知道明天和意外那个先来到,所以请珍惜当下。

幸运的是他患的病是良性的,只要手术成功便没有生命危险,结果是手术很成功,现在正在医院休养,对他的家庭来说最让人焦虑的是高昂的医疗费用。虽然我和我的同学朋友们也竭尽全力的帮助他进行募捐但也只是起到很小的作用,他的家人也是在亲戚朋友中间东筹西借,以至于外债累累。

即便如此,我还是会说,他是幸运的。虽然现在不得已负重前行,但最起码还可以有前行的资本。

就在我们帮他众筹结束后的一星期左右的时候,我的另一个好哥们儿给我打电话向我询问如何在网络上发起众筹项目,他告诉我说,他的同班同学的母亲患了白血病,需要手术费八十多万元。他说想帮他进行募捐,尽自己的一点力量吧,他家是东北的,挺不容易的。他还说,他们班的同学在班长的带领下都进行了募捐,他们还在校园里发宣传页,还弄了个募捐箱,但可能都是学生的缘故吧,效果不太理想。

我听了,连忙通过电话告诉他如何一步步的操作,都需要那些证明材料,注册成功后也帮助在微博上进行转发扩散。

第二天将近中午时分,他又给我打电话说要到新区来进行募捐(我们是一个学校的,他在老区,我在新区),问我可不可以,我说可以,没有人干涉,到时候我也可以帮帮忙。他说,好。

没想到的是,当天晚上十点多的时候他又打来电话说不来了。我问为什么。他情绪低落地说,用不着了,刚刚得到消息,他同学的母亲已经去世了。

我听了半天说不出话来。他又说,他的同学准备将募捐来的钱给还回去。

如果不是发生在自己的身边,也许不会产生这么强烈的震撼。

越长大越发现,人的生命竟是如此的脆弱,有时候竟会脆弱的不堪一击。

小时候总是希望时间能够过的快一点,这样自己就能够快一点长大。而真的长大了才发现,身边的人都在不经意间的一个又一个离开,悄无声息却又一次又一次的在生者心上留下烙印,深深的,永远也抹不去。

二零一二年我的姥爷去世了,是胃癌晚期。在生命的最后一段时间里,姥爷几乎每天都被病痛折磨着,看着他难受,身边的人都难受。为了治好他的病,家人几乎是倾其所有,但最后也没能够治好姥爷的病。

妈妈说,那天她和二姨都去了姥姥家,那天姥爷的精神状态很好,也能吃一点稀粥。临回家的时候,姥爷还笑着跟她们告别,说自己很好,农忙时节就不要每天都去看他。

没想到的是,妈妈回到家刚吃过晚饭就接到姥爷去世的噩耗。

这些都是妈妈后来跟我说的,当时我高三,马上就要高考了。姥爷对我有很大的期望,没能让姥爷看到我的大学录取通知书是我永远不能弥补的遗憾。

都说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但是一旦发生到自己的身上还是不能够接受。参加姥爷葬礼的那天,很多人都哭成了泪人,而我一滴眼泪都没有掉,也谁都不去理会,就那样看着姥爷静静的躺在灵堂上,静静地看着他被人放进棺材,看着他被人高高抬起,放进墓穴。那天也许真的是老天显灵吧,一直飘着毛毛细雨,我跟着人群在泥泞的道路上缓慢前行,心静如止水。

不知道为什么,我一滴眼泪都没有掉,只是在亲眼看到真相的一刹那,我几近晕厥,如果不是身边的爸爸搀扶着我,我真的可能会一头栽倒在地上。

后来,我看到一句话,“眼泪,不是表达悲伤的唯一方式!”

姥爷去世四年了。这四年里,我从来没有跟人谈论过有关姥爷的任何事情,甚至都没有提起过他。但他的影子却总是不经意间在我的意识里出现,总是回想起以前我们在一起时的那些经历。

从那个时候,我的意识里真正有了生与死的概念。在这之前,我从未考虑过生死,总觉得离我很遥远。

这几年,在外求学的我很少回家。但每每在我回家与父母或者邻里拉家常的时候都会从他们嘴里听到村东头或者邻村的那个谁谁死了,然后就会感叹道,“那天我见他还跟他打招呼了,怎么说不行就不行了?……这人啊……”“唉……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来自己去……”

人一旦老了,很多人都会掰着手指在心里默算自己还有多少时日。但是在瞬息万变的今天,如此多交通事故频发的今天,如此多的过劳死发生的今天,不等着变老,就开始小心翼翼了。

白岩松有本书叫《你幸福了吗》,随着中国经济的迅速发展,生活越来越好了,但是越来越多的人却感觉不到幸福了,中国人的幸福感指数越来越低了。过快的生活节奏,过重的生活压力让人喘不过气来。

幸福是什么,在这个充斥着各种纵横交错的越来越复杂的社会,我们想要的幸福其实很简单,就是好好活着。

好好的活着,不再遭受病痛的折磨;

好好的活着,不再忍受生活的重压;

好好的活着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