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3简书故事节‖国庆之殇

本文参加“423简书故事节”,本人承诺文章内容为原创。

图片发自简书App


01.

他认识她~确切地说是他第一次见到她~是在两年前的今天。那时,这个白糖厂刚建成投产,正好赶上国庆节。厂里热热闹闹地举行了厂庆活动。

他在观看女子篮球比赛时见到了她。还别说,她的球技真不错,在场上灵巧轻捷得如同……如同一只绿色的燕子~如果燕子有绿色的话。不知为什么,他只想用燕子来比喻她。看她,运球、虚晃、起跳、上篮……那一连串的动作既飘逸又漂亮。他被她深深地吸引住了。她究竟象谁呢?象……哦,对了,象荒木由美子~不,应该说是小鹿纯子。他想起来了,他看日本电视连续剧《排球女将》时,被剧中女主角小鹿纯子的气质所拨动的心弦发出来的颤音就和此时一样。只见她穿着一件绿色的短袖运动衫,着一条深蓝色的短裤,一双白色回力球鞋,更衬托出修长的双腿,匀称高挑的身材。

当时他正与几个哥儿们坐在球场边沿的砖堆上。他问小跟班李明:“那妞是从哪里来的?咋个先前没见到过?”

李明那小子也被她的风采所吸引,只是随意“嗯”了一声,硬是舍不得将目光从球场上收回来。他于是又用力拐了李明一胳膊肘:“问你话呢!”

李明这才回过神来:“你也真问得神,你都不清楚我又咋晓得?反正是我们厂里的就是了。”

“废话,不是我们厂的那她来这里干什么?”他不满地白了李明一眼。

李明突然象是想到了什么,回过头问道:“咋个说,是不是被你给瞄上了?妞倒是挺不错的,就看你敢不敢去上上看?你要是不上,我可就不客气了!”

他知道这是在有意激他呢,不禁有些恼火,他长这么大何尝与怕字结过缘?于是冲着李明嚷道:“咋会不敢?等一下看我的!”

球赛结束了,毫无疑问是她那个队获胜。她到球场边汇合了女伴们,稍事休息后,取了衣服,几个女孩叽叽喳喳地回往宿舍的方向。他向李明一挥手,不紧不慢地跟了上去。

“美丽的小姑娘,你快回头望一望,你身后的小伙子英俊又大方……”他那似唱非唱的音调十分可笑,引得附近的人和她的女伴们“吃吃”发笑,都把目光投向他。而那女孩却仿佛没听到,也没有笑。遇上这样淡定的女孩,他有些气不平,也更加按捺不住,便又直着嗓子怪声怪气地吼道:

“喂,走慢点,裤裆炸缝了。”这又引起了近旁的人们一阵哄笑。

这一次,她回过头来了,打量了他片刻,用严厉的目光狠狠地剜了他一眼。

“哎呀,甭拿那样‘深情’的眼神看我嘛,怪不好意思的,对于自己的形象,我一贯还是比较有信心的!”他嘻笑道。

她却头也不回地说了句:“废铁永远成不了钢,烂泥永远上不了 墙!”

听到如此言语,他停下了脚步,对着她的芳影道:“不要瞎看不起人,叫得欢的雀一般来说都没有肉!”但才说完就感觉有些不大对劲,倒好象是针对自己而说似的。

再看那女孩,早已经走远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02.

很快,他便知道了那女孩是才走马上任的厂保卫科科长,毕业于某体校,是厂里特招来的,芳名张国庆。据说是国庆节出生的,便取了这么个男女皆适用的名字。他不由得独自闷笑,还真是有缘啊,父母给取名时的思路都是同一个模式。

同样,张国庆也了解到他名叫李建军,是厂里的电工。因是建军节出生的,便直接当作大名用了。

有工友告诉张国庆,李建军此人性情粗野,但不乏豪爽之气。她心想,这样的人倒不至于有什么坏心眼,自己不去接触他招惹他,恐怕他也不会无端地前来纠缠或惹事生非的。

然而,在这样一个只有千来名职工的厂里,见面的机会多着呢。到食堂打饭时,经常会与李建军相遇。每次碰面,李建军都是又耸眉毛又清嗓子,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神情。若与她的目光交接,他便毫不避讳地直勾勾盯着她,直看得她耳根一红,有些慌乱地躲避他的目光。

还有令她更难堪和惊奇的事情。她不大看电影,但只要是去了影院,李建军毫无例外地会出现在她附近的座位上。起初李建军不是坐在她的前排,便是坐在她后面一排,后来竟然坐到她左右两侧的位子上了。

先前她也没太在意,只当是巧合,但两次、三次……之后,她不禁心生疑窦。要说是他与别人调换了座位也不太象,他不可能每次都做到顺顺畅畅、自然而然,那样的难度系数也太大了吧?后来一想便明白了,定然是他与电影院的工作人员“通力合作”,于是才会出现这样的效果。

又是一个新片放映之夜,李建军和李明再次坐到了张国庆旁边的座位上。李建军摸出两包瓜子来对张国庆及她的女伴道:“美女们,能不能盛情邀请你们微启芳唇,小嗑瓜子!”

张国庆不满地白了他一眼:“没看到吗~‘请勿吸烟,请勿零食’?”

“那对于我并不生效。”李建军满不在乎地道。

“什么?对于你并不生效?你有什么了不起的?就你比别人高一等?”张国庆几乎是气愤地质问道。

“何必如此大呼小叫的?这里是电影院,我又没犯什么法,电影院的弟兄不会对我咋个样。”李建军觍着脸笑道。

张国庆却以一种威严的目光紧盯着他:“你是没犯什么法,但违反了影院的规定!这是人人应该遵守的社会公德,你与影院的人关系不错就可以带头破坏公共场所的规矩了?”

“好吧,今天就算是我的错,但瓜子也买了,那就下不为例吧。我的嘴现在要用来嗑瓜子了,没空和你争辩。”李建军虽承认错了,却自顾自地嗑起了瓜子。

看着李建军一副满无所谓的样子,张国庆一时之间也拿他毫无办法,只能是送给他一个白眼,再“哼”上一声,然后与两位女伴迅速调换了座位,把李建军隔到了一边去。

李建军冷哼一声之后,抓了一把瓜子往他身边的女孩手里一塞,道:“来,嗑瓜子,不要客气!”

“不要嗑他的瓜子!”张国庆喊道。

那女伴要把瓜子塞还李建军,他却笑着推让道:“何必如此较真?不吃白不吃啊!”

正在僵持间,只见影院的管理员~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向他们走来,对张国庆的女伴说:“噢,在影院里公然嗑瓜子,违反了我们的管理条例,对不起了,罚款五元!”

“我没嗑瓜子呀!”那女伴急忙辩解。

“手捧瓜子还说自己没嗑,这该如何解释?”管理员咄咄逼人地问道。

那女伴一指李建军:“是他硬要塞给我的啊!”

李建军在一旁笑嘻嘻地说:“我给你的瓜子是不假,但我没让你现在嗑,你咋不装兜里带回去夜里嗑?那样的话还能躺在床上边嗑瓜子边想着我!现在还是乖乖地交罚款吧!”

“你……”那女伴气得一时说不出话来,只是将手中的瓜子猛的泼向地面去。张国庆也气愤难当,正欲发话,却听得李建军开口了:

“大勇,念她还是初犯,看在我的薄面上,这次是不是就算了?”

那管理员似乎与李建军关系匪浅,故作为难地沉吟了片刻后才道:“那好吧,这一次就算了,下不为例!”之后便转身离去。

张国庆在一侧听了看了后,简直是又好气又好笑,愠怒地质问李建军:“这么说,我们不但被你戏耍了,还得要感谢你这份天大的人情?”

“我咋敢戏耍二位?只不过是开个玩笑而已,以免生活太过于枯燥乏味!”

“你不觉得你的玩笑开得一点都不高明吗?”张国庆嘲讽道。

“你不觉得该是我帮你们这些女同胞放放傲气的时候了吗?”李建军也反唇相讥。

“可还不至于把我当你的活靶子吧?”那女伴怒冲冲地插了一句。张国庆示意女伴别说了,又对李建军道:

“我们有没有傲气不需要你操心,我倒是觉得你那张嘴需要进行一下大扫除!”

“不会那样严重吧?”李建军说话间捅了捅李明,“你说呢?”

“是啊是啊,我们男同胞会对女同胞说出什么性质的话来,完全取决于说话的对象!”李明故作神秘状。

张国庆也装作不解地问道:“真的是这样吗?可我记得我第一次见到你们时,也没听你们说出什么动听的话语呀?”

“那些都是玩笑话而已,本来也就没想要你们认真听,只不过是为了让你们注意到我们的存在罢了!”

此时,电影已经开映,大家于是不再喧嚷,都转而认真地观看影片。

这晚放映的是新片《快乐的单身汉》,很对李建军的口味,让他又有了热血沸腾的感觉,很想说点或写点观后感什么的。后来,憋了几天,他终于写出了以下几句感想:

你们快乐地生活着,

你们是一群单身小伙。

你们都有各自的烦恼,

单身所拥有的快乐,

从来不比烦恼多,

但你们还是无比快活,

日日都唱着热情的歌。

一颗颗年轻的心;

一团团燃烧的火!

还有 75% 的精彩内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一章 1. 张浩天悄悄起床,从枕头下摸出火车票,取下墙上的吉他。弟弟张浩然一翻身坐起来,问他干什么。张浩天紧紧抱...
    文秋陈阅读 59,727评论 128 227
  • 原创:长篇小说 沐浴阳光 ...
    雅贤阅读 5,405评论 0 12
  • Add a New, Positive Habit to Actually Keep Your New Years...
    爱做梦的Abbie阅读 215评论 0 0
  • 星星已经入睡 大地母亲也已闭上眼睛 你却睁着双眼 在黑夜中寻找不眠的精灵 是谁偷走了你的睡眠 让你把黑夜当白天 一...
    丁_香阅读 133评论 48 24
  • 你时好时坏, 把我左右, 让我矛盾。 你时好时坏, 让我相思, 却又“逼”我忘怀。 你时好时坏, 让我欢声笑语, ...
    蝴蝶花间舞阅读 102评论 2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