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不要说话,我们上床吧

【一】

“你在啊,你是不是每天都过来这边?”

“是的,我每天都会过来这边。因为我渴望每天都能看到你。”

我这样回答时,她不再言语,只是在微微地笑着。

望着她春天般的笑容,我也不再言语,安静地陶醉在她迷人的笑容里。

虽然有四天没看到她了,但她的穿着和过往一样。依然是素面朝天,一双粉红色拖鞋,一条大喇叭形状的黑色休闲裤,一件猪肝红的T恤,乌黑的长发简简单单地束在脑后。

她活得如此地朴素,却依然掩盖不了她倾城的漂亮。

她熄灭笑容后,才问我:“你为什么想每天都能看到我?”

“如果我说我已经爱上了你,你会不会上头得找根面条上吊?”

“不会,反而挺高兴的。这证明我有魅力。”

“可是你已经有四天没过来了。”

“有四天了吗?我不记得了。你怎么记得这么清楚啊。”

“这个公园人流虽多,但我眼里只装得下你,所以我自然清楚地记得你已经有四天没过来了。”


【二】

夜色如潮澎湃地涌来,人流已经凋零得所剩无几,而她还是没有出现,我的心情瞬间跌进谷底。

她今晚又不会过来了。

她已经连续四天没有过来这边了。

很想知道她为什么连续四天没过来这边。是因为最近天气异常闷热吗?还是因工作的忙碌没空过来?或者她觉得过来这边乏味以后都不会再来了?

如果她连续四天没过来的原因在我猜测中,我希望是前面两个原因。

因为天气闷热只是一时,迟早会转凉的。

因为工作忙碌也只是一时,总有空下来的时候。

就怕她是觉得过来这边无聊,这样她以后真的就不会过来这边了。

我猜她可能真的是因为过来这边无聊才不过来了。因为她每次过来都不同别人般跑步。她每次过来都是坐上一个钟左右就回去了。

如果她以后真的都不过来了,那么我恨透了自己的矜持。曾经有那么多机会摆在我的面前,我明明想搭讪却不敢主动找她搭讪。

我知道,她对我是有好感的。

因为我留意到我们每次擦肩而过时,她也如同我偷望她般偷望着我。


【三】

如果我说我每次过来这边也是为了能看到你,你会怎样?

她说完后,我高兴得什么都不说立刻将她紧紧地抱在我怀中。

那一刻,语言是苍白无力的。我只想沉默地感受着她身体带来的感觉和温度,只想感受着她的体香和发香。

也不知道抱了多久,她说:“好了,你都抱了我这么久了,该松开了。以后有的是机会抱的。”

“你可能不知道,抱你抱得再久,我都是不愿意松开的。我害怕我一松开,你就如同阳光下的露水般在我的世界里蒸发了。”

“不会的,我不会像阳光下的露水般在你的世界里蒸发的。你只需记住一点,我爱你,我要永远陪在你的身边。哪怕是以悲伤的姿势。”

就在我还要说什么时,她接着说:“乖,夜色就要追来了,你快去跑步。我喜欢看你跑步的样子,超帅。”

“那你不跟我一起跑吗?”

“我就不跑了。因为我实在是跑不动。我像往常般坐在石凳上看着你跑就好。”

我拗不过她,所以只能独自跑步去了。

在她的注视下,我跑起来一点都不觉得累。一圈圈地跑着,仿佛只要不停下来,她就马上嫁给我似的。

直到城市完全黑了下来后,我和她手牵着手地离开了。


【四】

确定她今晚又不会过来后,我痛苦地拿出手机打开播放器,然后给两耳塞了耳机听起蒋敦豪在中国新歌声上唱李志的《天空之城》这歌。

一直都超爱这首歌,尤其是这首歌词。恰好这歌有几句歌词很贴近我最近的心情:

“此刻我在

异乡的夜里

感觉着你

忽明忽暗

此刻我在

异乡的夜里

想念着你

越来越远。”


音乐响起,我也跑起了步。

只是,我怎么也专注不了跑步。

耳边响着伤感的歌曲,而我满脑海都是她素面朝天,穿着一双粉红色拖鞋,一条大喇叭形状的黑色休闲裤,一件猪肝红的T恤,乌黑的长发简简单单地束在脑后的样子。

她活得如此地朴素,却依然掩盖不了她倾国的漂亮。

很想知道她此刻在做些什么,更想知道她此刻会不会也如我想她般在汹涌地想着我。


【五】

当我梦到我和她手牵着手离开时,我突然醒了。

原来我只是做了一场美丽的梦。

醒来后,我立刻踩着透过窗户照进来的月光来到了窗边。

望着高高在上的月亮,我想到了遥不可及的她。我突然明白我和她是两个世界的人,此生注定不会有任何的交集。

只是,我多么地希望刚才那场美丽的梦是真实的。

如果刚才那场美丽的梦是真实的,我想我不会跟她说那么多话,只会跟她说:“姑娘,不要说话,我们上床吧。”

因为我一厢情愿地觉得,只要她和我上了床,她从今往后就只属于我的女人,然后我们守着柴米油盐平平淡淡并幸福地过一辈子。

就像在她连续四天不来的日子里,我每次跑完步在回家前,我都会安静地坐在她每次过来都坐在的石凳上听会《天空之城》才回家。

仿佛坐在她曾经坐过的石凳上,我就拥有了她似的。

我爱得如此卑微,我多希望她立刻出现在我的面前。哪怕她只是远远地站着,我看上一眼都心满意足。

我渴望回到她过来这边独自地坐在石凳上的日子,正如李志在《天空之城》中所唱到一样:“我想回到过去,沉默着欢喜。”

也如我每次在她坐过的石凳上稍坐上一会,我的难过就如同厚重的夜色压得我喘不过气来,然后我迅速地关掉音乐摘下耳机起身回家去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