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关将至

把过年当成一个通关游戏,其实挺可悲的,可鉴于我已经无法感受过年的喜悦,这其实已经成为一个不得不过的关。

只是以前难免愤世嫉俗,我不好过,别人也别想好过,现在我已经学会把这种难受的心情藏起来。

成年人的喜怒哀乐一点也不重要,只要娃听话,不让我闹心,不管在哪里做什么都挺好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