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华凤九同人之九心九结,靡不思君(80)

东华将凤九平放于床榻后慢慢起身,想着替凤九出去打一盆水来擦洗身上的血污。

这里的水凉得惊人,可是东华却无甚感觉,只是刻板的舀水,也察觉不到从手心里流淌过的究竟是什么。或许是水,或许是泪,或许是自己的血,又或许是凤九的血。一切早已融为一体了不是么?如何能分的出因何伤心,又该为何开怀?

东华打得一盆水后,即刻发现水里含着不少沙子。这也难怪,连荒遍地沙漠,水里有沙子那是再正常不过,因此东华只得将打上来的那盆水放着镇一镇。

水里面印出来的那个人如此憔悴,从来冷峻的面部此刻倒像是打破了平日的情绪武装,眼底溢满了悲哀,看着绝望得很。东华越瞧着这人越觉得他那脸伤痛活该得很,可憎的很,恐怕今生都无人能将他救赎。东华又苦笑,从此,可不就是行尸走肉了吗?

等东华端着那盆镇好的水回房时,却突然发现床榻上少了那个人。床榻仍旧一片血色,但是也已少了一抹丽色。

东华失神的松手,水盆也应声砸落。想到那个可能性,整个人更是觉得站也站不稳。

难道凤九是灰飞烟灭了吗?东华虽知道凡是自尽而死的神仙,仙身多半是不能得善终的,因辜负了这身身份带来的荣誉与使命,但凤九……凤九是逼不得已的,为何上天要如此残忍,连个以后思念凤九、凭吊凤九的念想都不肯留给她?凤九若真就此灰飞烟灭,自己岂不是连倘若凤九轮回转世、今生犹有可能再见的微渺可能都无法自欺了?

东华缓缓的坐于榻上,眼睛酸疼得快要睁不开,只能双手撑额,低垂着脑袋任心痛将自己侵袭。

也不知就此呆坐了多久,正怅塞抱憾间,似乎有一个人走到他面前,又有一个今生都不可能忘记的声音在唤他:“帝君,你哭了么?”

东华顺势循声望去,就见凤九俏生生的站在自己眼前,头发拜自己先前所赐,如瀑布一般披散,倒衬得那张小脸更为可人。凤九身上仍旧穿着头先的那套衫子,只不过布满大片血迹的外衫不见了,她此刻只着单薄的内衫,身上的血污也都清洗干净了。

“九儿,真的是你吗?你回来看本君了吗?”东华快速起身,一个大力抱住眼前的凤九:“本君知道,你舍不得本君……九儿不要走……再给本君一次机会……”

凤九也抱住帝君腰身,不住应道:“九儿不走,这一生一世帝君在哪里,九儿便在哪里……”

帝君察觉到凤九在耳畔吐气如兰,更是觉得天可怜见,虽则凤九已经仙逝,但仍然拼劲最后一丝力气来见他一面,此刻或许是梦吧?凤九舍不得就此离开,所以干脆入梦来找他。他的凤九,从来都是自己在何处,她便在何处的。

东华微移开脸颊,又重盯着凤九这张柔弱的小脸,料想她必是心有不甘才会回来寻他,而凤九不甘的又能是何事?不外乎是自己极少流露的爱恋。

东华抬起凤九的下巴,不再遮掩眉目间的情绪,而是尽显相思:“你是为了我欠你的那句话而来吗?”

凤九的不舍还挂在脸上,眼神中偏又露出一丝疑惑,估摸着是不明白东华所说的话是何含义。

“如果我不说,你是否永远不会离开?”东华又紧盯着凤九续道:“那便让我一直欠着你吧……”

“你欠我的又是何事?”凤九边说边轻抚上东华的背脊,誓要问个明白。

东华却不欲再解释,只是轻轻吻上她的双唇。

或许,这个吻勾得他们彼此想回忆起了最后一刻的那个吻,是以东华虽轻轻的吻着,凤九却热情的回应着,还一把将东华压到了榻上。东华一时不备,也在梦里发出了一声闷哼。

凤九急忙收回吻势,稍稍撤离开身子,担忧道:“你的伤……”

岂料东华一个回身,将凤九压在身下,重又亲吻上去,还越吻越大力。

还有这么大的力气,那应该也是无事吧,凤九脸红的想道,也重新与东华唇舌追逐。

东华原本只是想简单的吻吻凤九便作罢,可现下她就在身下,而这样的机会,今生都不会再有,甚至连梦里,或许都不会再有,是以东华根本不想放开她。

东华的吻一路蔓延到脖颈,锁骨,终还是解开了凤九身上的薄衫。眼前的这一副美景远超东华的所有想象,他忍不住伸手握住了那团绵软。凤九轻呼一声,却也并未出言阻止。东华放下心来,又细细的抚摸、掐弄。原来凤九的身体是这样的软,不比自己,硬得要命。可是这梦,怎能如此真实?

东华又顺着向下探索,凤九除了任他为所欲为外,只能发出情动的声音。东华在那声音的勾颤下,也解了衣衫,严丝合缝的贴上凤九,让凤九搂上他。

当东华终于大汗淋漓的找到去处时,凤九整个人已是嫣红得不像话,还不停发出撩人的叫唤。东华再也忍不住向前挺身,只听凤九一声痛呼,双腿不自觉夹紧了东华不让他再动作,嘴里也哼哼道:“不要……”

东华此时才懂所谓春宵一刻值千金是何滋味,只可惜还未来得及感知这滋味就察觉到凤九的不舒服,因此只得压抑住想要尽情驰骋的渴望,硬是僵直了身子,动也不敢动。

凤九本来咿咿呀呀的喊疼,偶然一个撇眼,瞧见上方的东华双眼赤红,额头青筋爆出,汗水也布满整张脸,才发觉他也忍得很辛苦。凤九不由得心疼起东华,伸手想拭干他脸上的汗水,到了这种时刻,他还在顾念自己。

于是凤九强忍着身体的不适,微微抬高双腿迎向他,声音里带着缠绵:“我可以……我想和你永远在一起……”

东湖闻言震动,可是自己如何能与凤九永远在一起,又如何能有明天?或许醒来凤九就会消失,或许她再也不会入梦,或许床榻旁根本不是她,而自己只不过是做了一场春梦却了无痕迹……这般想着,东华更不想与凤九分开,只想和她尽享这一刻的欢畅。

一时之间床榻凌乱,春情无限。

——————

先船再说。。。

九心九结,靡不思君目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